阿矾

@阿矾

躺尸中。……

© 阿矾

Powered by LOFTER

[L月][Into the Grey] Chapter 01 Coffee and Cake

译者声明:无授权渣翻。不妥删。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045845/navigate
作者:Kratos_Aurion (Velvet_Crowe)


Chapter 01 Coffee and Cake 咖啡和蛋糕


章节简介:

夜神月是一个年轻、性感、深居简出的 Omega,他遵循所有的规则,行为无可挑剔;除了那些作为抓捕犯罪行为、匡扶正义的 Kira 的隐藏时刻。L 一直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不过在关东地区,这个 Alpha 遭遇了一些小小的竞争。 

在一个 Omega 不再被压迫的世界里,两个天才相遇,开始了与时间以及彼此赛跑。


***


二十年前,以彻底改善 Omega 的待遇和保护为诉求的 Omega 权利运动在日本及世界各地席卷开来。在此之前,贩卖年轻、童贞的 Omega 已成为某种普遍、尽管遮遮掩掩的通识。对 Omega 们来说,无论结合与否,被当众绑架并贩卖到色情场所被并不罕见;而当一个孩子显现为 Omega 后,一般在15岁左右,他通常会被移送回家上学,以避免引发青少年 Alpha 之间的争斗。大学毕业的 Omega 极其少见。20岁之前,只有少于 7% 的 Omega 仍未结合。

 

为了应付国内外与日俱增的舆论压力,日本政府对基于第二性别的公共行为准则进行了改革。派出警方对贩卖人口组织和卖淫场所进行了有力的打击,实施针对第二性别的教育培训的新课程。同时,许多新的安全措施也一并启用,以保证 Omega 的人身安全和权利平等。法律法规纷纷出台,三个最大的被写入 Omega 生活的变化如下:

 

* 如果没有持许可证的 Beta 监护者的监护,未结合的 Omega 禁止出入公共场合。

* 没有伴侣的成年 Omega,必须在认证的居留处度过发情期。

* 没有伴侣的 Omega,无论年龄,都必须在中介机构注册,每周和潜在的 Alpha 配偶候选人面谈。

 

对于世界上大多数的 Omega 来说,这些变化和规定,极大地改善了生活的选择和机会。当然,以往针对 Omega 的惯常恶劣行径,只是逐渐转移到地下。随着 Omega 的失踪案逐渐减少,渐渐地,公众忘了 Omega 曾被仅仅视作生育资源。而大多数新一代的 Omega 从未担心当众被绑架,也不再刻意采取保护措施。

 

夜神月并非其中之一。

 

***

 

月抿了一口咖啡,小心地倾斜报纸,好看清底部的那一小块后续报道。没有新进展。

 

他之前已经从父亲的卷宗里知道 NPA 遇到了阻碍。不过新闻界总能找到新热点,或者说,制造新热点。过去几年,这帮人对故事的创造性解读曾多次证明非常有用;他们用准确细致的报道描述鸡毛蒜皮的事件,同时,另一部分则语焉不详或故意遗漏。

 

月叠起报纸,将咖啡一饮而尽。起身离开他近期最喜欢的这家小餐馆,前往他的“办公室”。

 

技术层面看,月在家工作,每周找两三次他的 Beta 保姆,Kite。鉴于他的公开住址位于东京错综复杂的 Omega 公寓区,Kite 并不觉得足不出户的月有任何异常。通常,他们的外出行程包括购物,拜访月的家人,时不时在外面的餐厅用餐,以及,理所当然的,参加寻找配偶的面谈。Kite 很满意自己这份轻松的工作,从没想到月在地下室有一个秘密通道。(技术上说,这是公寓修建时发现的一个被遗忘的防空洞。这也是月当即租下这间公寓的全部原因。)

 

月觉得这透着股陈年的欧洲堡垒的味道,不过很有用。

 

他向街道走去,正是午餐时间,几双目光被他轻盈优雅的身形吸引;好在他身上并没有 Omega 的气味,那些目光迅速离开了他。月笑了,他买的 Omega 信息素抑制剂非常昂贵(且非法),但物有所值。

 

这个东応大学的毕业生(第一个Omega毕业生)在毕业后发挥了他的惊人才智,进行了一些关键的投资,确保了他的经济独立性。他每天早上都会检查他的投资,时不时进行调整。由此在 Kite 看来,毫无疑问,月在家工作。不过这份正式工作只占用月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

 

他的非正式工作,则需要更多的精力。

 

月低头走过门禁,进入了 Nonaka 大厦。如果不经过适当的审查和一些安全设施,像他这样的 Omega 想拥有、或在这样的空间工作是违法的。大多数 Omega 发现这个流程太麻烦了,所以,几乎所有位于市中心的商业活动仅仅是由大量的 Alpha 和 Beta 完成的。月忿忿地质疑政府是否有意识到,公共规则的改革会导致这样的人口隔离。

 

他挤入了人满为患的电梯,向来自 7 层的秘书眨了眨眼。然后按下 18 层的按钮,同时对来自 25 层的律师点头。

 

“嘿 Killua,” 深色头发的人招呼道。月的脑海中列出他的名字, Victor。“你想来我们在獾类俱乐部的保龄球之夜吗?”

 

“Miku 提醒过我,说你试图赢遍整座楼。” 月假惺惺地说,“我可得把钱收好了。”

 

“唉哟,我就赢那么一点钱。哪天我要是能把你脱光了,那帮人愿意付你10倍。”

 

“真要能这么算,我想我得走了,先生们。”

 

月向他们虚虚挥手,低头走出电梯,消失在18层的门厅里。他对这幢楼里所有的人都进行过背景调查,清楚地知道 Victor 保龄球之夜的最后一站,通常是光顾 Omega 脱衣舞俱乐部。这不违法,但对一个倾向于避免激起自身气味的 Omega 来说没什么吸引力。毕竟,那些地方就是用来大声呼唤*性*的。

 

不过,如果是 Alpha 脱衣舞俱乐部的话……好吧,月说不定早已冒险一看了。当眼前有一个强势的 Alpha 不停地摇晃屁股时,如果只是控制着不要失态,他的信息素抑制剂还不会被过度消耗。

 

Freecss 和 Netero 金融有限公司里透出的灯光闪烁在月的眼睛里,他叹了口气。众所周知,公司的合伙人 Freecss 和 Netero 从未出现在他们在日本的小分公司(但更少的人、或者说只有月知道,这两位合伙人从来不存在),但里面的灯光使得外界相信,公司的会计 Killua Zolduck 工作热情高涨、出勤可靠。于是大家都知道,合伙人们差遣着这个可怜的 Beta,经营公司日复一日的差事。

 

月低调地回到门厅,爬上一层楼梯。藏在19层门厅拐角处的办公室极少有人光临,这里被一个深入简出艺术家租用为工作室,并幸运地找到了有钱的赞助人买单。它在一堆金融和法律机构中显得格格不入,却是符合大楼鼓励各类商业行为的宗旨。

 

好在有大楼二层的陶瓷工作室和三层的牙医诊所,谢天谢地,行业混杂让潜行的 Omega 混入更加方便。

 

通往 Morow 工作室的门常年 24 小时上锁,也没什么人会跑去那个小角落查看。甚至连维修人员都曾被要求,不要去打扰艺术家营造的氛围。偶尔,那个男人会把他的一幅新画挂在这一层的电梯大厅里。

 

月想起他和 20 层的老板的对话,笑了。那个戴假发的男人斩钉截铁地表示这个艺术家迟早完蛋,而他的赞助人就是个冤大头。月当时有些不悦,好歹那些画花费了他不少精力。

 

好吧,算是不少精力。

 

月轻手轻脚进入工作室,小心翼翼地卸除门后的感应,以免触发精心布置的画廊墙壁后的监控系统的机关。这个系统的设计乍一看像一个艺术装置;即使不能长时间骗过别人,但一旦工作室遭到入侵,至少能争取到一些时间和机会。

 

Omega 步入他真正的办公室,满足地轻声叹息。房间里配备了意式咖啡机和巨大的软面的扶手椅。(有时,月纵容自己沉溺在 Omega 的本性里,虽然只有一点点。) 

 

他并非轻视法律的规定,他必须有 Kite 这样的 Beta 时刻陪伴。只不过要在政府人员面前干这种非法的勾当,困难了不是一点。

 

那么,开始工作。

 

第一步,打开咖啡机。(月大方地承认他对咖啡上瘾,并愉悦地将这归罪于他在东応的最后一个学期。他意识到这让他看起来更有人味,一直保留着这一点小小的放纵。)

 

他坐进椅子,着手开始工作。他需要找出 Yggdrassill 家族运送走私的货物出入城市的路线。月明白,他不该将与他同样第二性别的绑架案受害者称为“货物”,但他有过太多的经历,仅仅因为晚了一小会儿,一天之后,就在他父亲的卷宗里,看到他无法挽救的受害者们的尸体。所以,他拒绝将受害者们看作活生生的人,直到他确认他们能够存活。

 

这着实令人抑郁。而月非常痛恨失败。

 

根据数据统计,关东地区是 Omega 生活的绝佳去处。大多数的地方都十分现代化,但月毕竟以警视厅局长儿子的身份长大,也非常熟悉对 Omega 来说显而易见的危险的方面。

 

比如,Yggdrassill 家族。

 

这是一个国际化的组织,通过某些方式在东京经营非法运输。武器、毒品、人口,都是 Yggdrassill 的备忘录上的储备。他们专门向富有的买家出售 Omaga ,也包含一部分好驾驭的 Beta ,都是为了色情和武力。

 

黑暗中,月对着显示器笑了,他想起 NPA 突然降临在 Shishio Yggdrassill 的机动基地并逮捕他和他的儿子时,Shishio 脸上的样子。过程中,NPA 从后备箱中救出了三个十几岁的 Omega 。那张大头照被设置成了月现在的桌面背景。

 

所有这些可能,归于一个在 Yggdrassill 家族眼里仅仅是无助的生育机器,所汇集的无数小时的电子侦察和现场工作。

 

当然是匿名。

 

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Omega 被禁止进入国家执法机关。他曾见过他父亲辖区里的两个 Omega 职员 —— 光荣的秘书职位。即便他们有过尝试,却仍被调离在真实的案件之外。所有的这些,不过是为了保护他们作为 Omaga 的纯洁。

 

因此,比起在百来个警察同僚的注视下毫无进展的工作,这个天赋极佳的褐发青年决定自力更生,成为了一名私人调查员。他能够承受这些。犯罪案件解谜是为数不多的,能让他投入全部智慧的活动。更何况,摧毁 Yggdrassill 家族这样、造成对 Omega 的歧视根本性无法消除的 Alpha 们的生活,对他来说更是一种奖励。

 

月活动了一下肩膀,准备迎接充满了调查和追踪的漫长一天。他今晚需要出门跟进他手里最有价值的线索,要是 Yggdrassill 剩下的成员被放跑了,他可是会遭天谴。

 

他举着咖啡杯笑了,他的私人系统问候到.

 

“欢迎回来,Kira。”

 

***

 

L注视着城市在机翼下缓缓蔓延开来 —— 东京缺少他在巴黎时习惯的丰富的法式糕点店。侦探坐在座椅靠垫上,时不时地品尝一口放在膝盖上的红丝绒蛋糕,在脑中画出机场周围的航视地图。

 

几近黄昏,飞机开始缓缓向私人跑道降落。

 

“L,夜神总督察。”

 

“谢谢你,渡。接进来吧。”

 

他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张年长的 Alpha 的脸庞,挺拔地坐在 NPA 总部办公桌的后面。L 可以听到另一端无法辨别的嗡嗡杂音,*忙碌的一天?* L 注意到了督查眼下的憔悴的眼圈。

 

*欢迎来到我的领域,夜神先生。*

 

“夜神长官”,L开口,清楚对方只能看到那个巨大的哥特体 L,“有任何进展吗?有关定位那些失踪的Omega?”

 

L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原本期望的是在巴黎的度假公寓里侦破它。

 

但是,XoXo 的发布者非常狡猾。L 既恼怒又乐在其中,这个案件如此棘手,诱使他远离了安吉丽娜做的绝赞的马卡龙。

 

这个案子的发展,从最初简单地定位最有嫌疑的综合实验室,到追踪相当数量的、用作孵化器测试对象的失踪 Omega,从解构犯罪想法的角度看,是一种极尽诗意的操作。侦探很高兴迎接新挑战;即使这个案子会使他和 Omega 产生更多不情愿的接触。

 

L 计算过,Omega 本身的味道会使他的演绎推理能力降低 8%。如果再加上情绪消沉或发情时的气味,这个百分比会增加四倍。当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只想单纯解决问题时,Omegas 是不折不扣的累赘。

 

幸运的是,他的大部分工作是在电脑屏幕后完成的,所以这名 Alpha 很少因为与人互动而导致智力降低。但这个案子正在迅速成为一个恼人的例外。

 

L 又吃了一口蛋糕。

 

“是的,今天下午早些时候,我们在市内成功解救了两名通过某些私人渠道运送的 Omega 受害人。”

 

侦探的叉子啪地掉在了地上。*他们怎么找到受害人的?哦对了,叉子……*他咬了咬手指,随着嘴里的蛋糕吞下了不满的咕哝。

 

“你们是如何找到的?”

 

“我们收到了又一条匿名情报……”长官犹豫了一下,L 眯起眼睛。那个人很清楚事件的发展。

 

“是 Kira,鉴于之前类似的通信。跟随这条线索,我们拦截了两辆载有 Omega 的卡车。我们找到两名受害人,确认身份为 Marisella Figueroa 和 Natalia Krasko。”

 

“他们现在在哪?”

 

“嫌疑人正在羁押并等待审问。受害人被安置在高轮医院。我们安排了心理创伤治疗专家,以便他们醒后接受治疗。”

 

“把受害人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立即。在我指示之前,不要对嫌疑人开始审问。”

 

L 的拇指摩挲着嘴唇,看着长官将指令传达下去。*所以说,Kira 再次插手了,嗯哼?*终于,年长的 Alpha 将目光转回屏幕上巨大的 “L”。

 

“夜神长官,你对 Kira 有怎样的印象?”

 

另一端的男人微微睁大眼睛,咳嗽了一声。

 

“他很聪明。基于他通常提供的信息的类型,Kira 更像一个手段不太光彩的黑客,藏身在假名之后。不过,他也提供过一些只能亲自采样的照片。所以他可能会进行一些自己的现场调查。他和警方之间的通信总是十分简短且难以追踪,但意图很明显。他似乎站在我们这边”。警官吞咽了一下,“我的个人意见是,他是一个聪明的侦探。”

 

L 扬起嘴角。*想玩我的游戏吗?Kira?小心,这个游戏很危险……*

 

“夜神督查,75% 的可能性 Kira 是一个在黑社会内部的重要成员。他提供的很多‘匿名’情报,包含了只有犯罪集团高层才能接触的信息。”

 

“那他为什么要持续不断地联系警方?”显示屏上的人质疑道,手臂交叉。礼貌一些。L翻了翻眼睛。

 

看来 Kira 在 NPA 里还挺受欢迎。*有趣……*

 

但是,L 相当程度上地自信,Kira 并非警方所认为的那种人,一个“好人”。鉴于这个判断和 Kira 所提供的那些情报,Kira 一定有堪比 L 的聪慧。有这样的可能,但不完全一样。

 

“最明显的原因,他希望麻痹竞争对手。尽管不可思议,但也有可能 Kira 患有精神分裂障碍,使得他偶尔需要将他知道的信息传递到警方。他留下写有 ‘Kira’ 的卡片,暗示他寻求对他努力的承认和区别于别人的认可,像是来源于对被崇拜感的渴求。无论如何,Kira 和黑社会没有任何关联的可能性低于 5%,而且正如我之前所说,他很有可能是其中的实权人物。”

 

屏幕里的警官显得很不自在,L 愉悦地哼了一声。

 

“不过,我顾虑的是 Yggdrassill 制造的 XoXo,而非 Kira。我希望能收到一份你掌握的潜在嫌疑人的活动报告。家族的首领身陷囹圄,必然有别的什么人出面实施这些行动。”

 

“很好。” 年长的 Alpha 点头, “明天早上之前我会发给你。”

 

“谢谢你夜神长官。请确认不要泄露涉及 Omega 附带毒品运输的任何一个字。不要在你的报告中或文件中提及。我们可不想给黑社会组织做这个广告。”

 

夜神长官再次点头,L 切断了通话。他察觉到起落架已经放下,飞机已做好降落日本的准备。

 

他想知道,Kira 会怎么看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前来他的城市。尽管 L 对夜神警官那么说,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要忽视那 5% 的可能性,Kira 只是一个杰出的正义匡扶者。

 

*如果有时间,我一定要看看你能有多聪明,* L 想,同时吃完了他剩下的蛋糕。

评论(15)
热度(99)
  1. 洛球球阿矾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