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矾

@阿矾

躺尸中。……

© 阿矾

Powered by LOFTER

[L月][Into the Grey] Chapter 07 To Mix a Mocha

译者声明:无授权渣翻。不妥删。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045845/navigate
作者:Kratos_Aurion (Velvet_Crowe)


第六章被lofter 吞了,吐出来之前先看这里吧:

http://wx3.sinaimg.cn/mw690/64abad8dgy1fk8gfa6zwsj20dr70q4qq.jpg


Chapter 07 To Mix a Mocha 调一杯摩卡[1]

 

章节简介:L 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而月不得不漫天扯谎。

 

***

 

L 仔细研究着 Omega 的反应。他没有一丝惊慌。有趣……但是瞳孔的微微扩张说明了一切。

 

侦探不曾计划透露自己的身份,甚至不曾试图说服 Omega 协助这个案子,但夜神月……和他预期的并不相同。他最初的敌意是显而易见的,如此有针对性,激得 L 想与他一争高下。Omega 在他们间开启了一场口头的网球比赛,并迫使 L 每一次都全力回击。Omega 们难道不该腼腆一些吗?月?还是说,所有这些直截了当是某种误导?你在掩盖什么?无论如何,他需要 Omega 信任他,而夜神月太聪明了,一个随便的 NPA 助理的身份无法消除他的怀疑。

 

很简单,L 要求这个 Omega 去冒生命危险;而揭示自己的身份,证明了他愿意做同样的事情。

 

“你说你是 L?那个 L?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褐发青年问,半信半疑。

 

不,你根本就不相信我,对吗?

 

“是。我是那个 L。”

 

Omega 深深呼气,摇头。这个动作搅动了空气中的可可味,L 无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

 

这又是一个问题。

 

这个褐发的 Omega 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展现出更强的吸引力。(他闻起来像巧克力,看在上帝的份上,他的档案应该贴上生物性危害的标签)。L 已经明白他必须和生物的本能赛跑。在他 Alpha 的本性开始作用且拒绝危及一个 Omega 的性命前,他需要取得月的同意,并制定计划。

 

在 Yggdrassill 家族的爪牙触及另一个受害者之前。

 

“很好,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莱姆把你塞进了我的日程里……”月几乎是自言自语。Omega 琥珀色的眼睛亮了起来,牢牢盯住了他。“我父亲能够确认你的身份吗?”

 

“你父亲正和我,L,一起进行调查。他认为我的助理,也就是 L 的助理龙崎会在日本处理具体的事务,包括今天晚上把你送到安全的地点。”

 

“嗯,所以如果我现在要给他发短信,问有关龙崎的事,你会阻止我吗?”

 

L 皱眉,对这个男人的意在必得有点烦躁。何况,这个 Omega 是在蓄意,且小心地挑衅他。如果是别的 Alpha 现在已经勒令你服从了。你在有意识地试探我的底线吗?把恼人的 Alpha 的本能推到一旁,他意识到月的小心谨慎是明智的。

 

“不,事实上请这么做。如果你对我的身份有疑问,那最好先解决掉。不过我会要求你不要泄露 L 和龙崎是同一个人。”

 

Omega 点头,拿出手机。快速键入然后按下发送。接着他把手机放在桌上,旋转,以便 L 看到他发送的消息:

 

我 08:42:发生了什么事?

 

聪明的问题……此时月的头脑中有三种可能的情况:Alpha 确实是 L; Alpha 为了消遣他撒了谎;Alpha 有预谋地撒了谎。如果他在月的位置,他会这么思考问题。问题越模糊,夜神总一郎的回答便会越详细,以证明侦探并非冒名顶替。非常聪明的问题。

 

他们坐在那里,盯着手机,等待着答案。L 注意到月褐色的头发落在了脸上,遮住了他的眼睛,以及任何可能会流露的情绪。

 

父亲 08:43:龙崎会在那里保护你,月

 

父亲 08:43:他到了吗?

 

月拿回手机。

 

我 08:44:是的。面谈结束后我会打电话

 

Omega 抬起头。“你是你声称的那个人。”

 

L 皱眉。是的,他确实是他声称的身份,但也有可能他是别的什么人,并控制了夜神总一郎的手机。Omega 注意到了他的不以为然和嘴角的轻笑。

 

“‘逗号’、‘月’。只有我父亲会这样发消息。我觉得我们现在要想一个新的挑战/回应了。”

 

Alpha 恢复了他之前的评价。聪明……

 

“这节省了我们的时间。”

 

Omega 缓缓点头,十指交握放在桌上,不再迎合 L 的凝视。你在想什么,月?侦探的锐利的眼睛注意到月的姿势略有转变,Omega 似乎正蜷成一团。

 

“有没有可能,Yggdrassill 的人试图在这里抓住我?”月问道,语气迟疑,“我的意思是说,面谈对 Omega 是必须的。他们可能知道我的日程安排……”

 

他听上去比之前忧心了很多。L 察觉褐发青年身上正散发出极微弱的苦恼的信息素。他压下了嘴边的抱怨。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和别人合作。人都会害怕。除非是 Kira,闯入一个高度警戒的黑帮地盘,闪电一般救出了 Omega,堪堪逃脱了。如果是他,L 可以考虑合作……假设他们可以就行动的合法性达成某种协议……呃,专注。

 

Kira 以后再说,现在是诱饵的事……

 

侦探抑制住对 Omega 的厌烦,并承认对方害怕 Yggdrassill 是完全正常的反应。但是……呃……有东西在内心咬啮着他。非常不起眼,但 L 发现,正是这点让他恼火:月之前没有显示出任何一丝恐惧,直到刚刚……

 

“这些配偶中介机构的安全措施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L 指出,合情合理,“最有可能的是 Yggdrassill 派人前往你的公寓,尤其是你独自生活和白天在家里工作时,公寓大楼大多是空的。不过,派人来这里也并非不能理解。”

 

Omega 咬了咬嘴唇。

 

“我今晚的日程是莱姆临时拼凑的。我猜部分是因为你,但我只认出了一个我本打算见的 Alpha 的名字。“

 

L 叹了口气,一点都不想查看他的 Omega 的追求者名单。等一下。他在内心及时纠正:是他的诱饵的追求者名单。Omega 的信息素愈发让人烦躁,而 L 只想好好思考。无论如何……Yggdrassill 的组织能存活到现在,靠的就是出其不意。那最好检查一下。

 

“我认为我们可以看一下名单。虽然我怀疑并不能找到什么。你已经见过其中的三名 Alpha 了?“ L 不清楚为什么这一点很重要,但确实值得强调。

 

“是。弥海砂——“

 

“那个超模?”L 插话,印象深刻。她光芒四射,是个 Alpha。你们俩的孩子会很好看……他注意到 Omega 正瞪着他。小心一些,月。你现在不该感到害怕吗?

 

“她和我定期面谈过一段时间了……”月承认,然后犹豫了一下,“其他人都是新的。”

 

很好,你突然对其他这些 Alpha 产生了被害妄想。我同意他们可能有问题,但为什么这样认为? L 依旧没有特别的兴趣去打听谁正在讨好他的诱饵。“他们的名字?”

 

“嗯,……Teiji Yokoyama, Raku Nakanoi,R·龙崎,又名 L,很显然,”月停顿了一下,表情戏谑。“以及 Koko Shintaro。”

 

也许并非妄想…… L 的眼睛睁大了。 “Koko Shintaro?”

 

“是?你认识她吗?”

 

事实上,据我所知,死在她手上的执法人员比其他任何人都多。除了还有一个人……如果 Yggdrassill 把她派到这里,这个 Omega 毫无疑问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灵光一闪。

 

月早就认出了 Shintaro 的名字;Omega 的父亲是警察局长,他有无数方式可以打听到这名“私人助理”。所以褐发青年又一次在考验他,看看侦探是否认出这个名字,如果他认出来了,那么 L 确实是来帮助他的。依然不信任我,是吗?

 

侦探思考了一遍所有可能性。他单枪匹马前来(即便他拥有一套随时待命的军事班底)。没有用……如果那个女人已经计划好了,月有可能陷入真正的危险。他的眼睛闪回到 Omega 身上。十八个小时前他们刚刚救出了 Haru Hayashida,事态升级如此剧烈。对方的时间可能不够了?

 

这些不重要。所有可能性:她在这里杀掉夜神总一郎的儿子;不太可能。她在这里绑架一个新的试验对象;一些可能。她在这里侦察上述选项;有可能。她来这里想追求 Omega;完全不可能。

 

Yggdrassill 从不费心追求;他们直接绑架。很好,很高兴得知他拥有的诱饵具有被绑架的价值。

 

但是侦探对前两种可能性完全没有准备,尽管它们的概率很小。他们可能要错失这个机会了。但如果没有任何备用方案,或者事先指点过月关于他扮演的角色,这样的机会实在太危险了。

 

“她为 Shishio Yggdrassill 工作。看来他们决定今晚把目标转移到你身上。没有备用方案,也没时间让你做好准备应对这样遭遇,我们必须让你离开这里。现在。”

 

Alpha 站起来,向 Omega 伸出手。

 

褐发男子没有接受。相反,他双手交握,优雅地放在膝盖上,盯着面前的桌子,若有所思。

 

“我认为,关键在于让我放手去做。她不可能就从这张桌子这里绑走我。尤其是在你的监视下。”月的眼睛闪烁,迎上了侦探的眼神。“我不该和她会面,并试图做些什么吗?”

 

L 低叹,他被 Omega 惊到了,对方显然忘记了房间里还有一个 Alpha。但是这个年轻人没有退缩。有趣……月,转眼之前,你还表现地很害怕;现在,你就要去和杀手面谈?你的前后行为如此不一……但是,这并没有改变目前 Shintaro 对我们拥有的绝对优势。

 

但是,年轻人没有停下。

 

“重启摄像头。观看并且监听。我的 Beta 会在这间房间里。我会做一般的配偶面谈那些调情的事,看看能否让她透露她在这里的原因。如果她为 Shishio Yggdrassill 本人工作,那么她会非常精于她的任务。我只是一个寻找伴侣的 Omega。如果我假装被她吸引,我也许能让她同意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与我会面。比起任由他们选择时间和方式来抓我,这将是一个更好的选项。

 

侦探惊掉了下巴。这个人是谁?仅仅是一小时之前,L 仍在摇摆不定,要采取哪种方法说服年轻的 Omega 冒着生命危险去抓捕 Yggdrassill,但是,现在,他在这里,自愿把头搁在砧板上。以一个相当合适的,也许是丧心病狂的,主意……

 

褐发青年没有等他同意;他流畅地起身,走到门口,为 Alpha 拉开门。L 的拇指在嘴唇上摩挲着,权衡着利弊。全盘考虑,要和整个家族对抗,这是他们能够找到的最好掌控的环境。

 

“离下一次面谈还有十二分钟。如果你真的是 L,那我确定这些时间足够你进入角色,”褐发青年亲切地说。Alpha 笑了。你喜欢不停地丢给我挑战,不是吗夜神月?因为你知道我会欣然应对?还是因为你喜欢这样的比赛?

 

侦探起身出门,Omega 在一旁等待。

 

当他经过时,他掩饰住自己在 Omega 醉人的气味中轻微的颤栗,他听到月在他背后低声说,“如果你对我撒谎,或者并非你所说的那么好,那在接下来人生里,我保证会找到并杀了你。“

 

哦不小夜神,从没人对我说过类似这样的话。 L 回头轻笑。

 

“我相信你会。但我是 L,我确实这么好。先活过接下来的半小时,然后我会向你证明。“

 

***

 

月摔上门,思索着挥拳击穿它,要不是他的肋骨更紧要,他说不定就这么干了。

 

L?

 

这并非一个潜藏的见义者最糟糕的情形,但也很接近了。幸运的是,Omega 已经在前三次面谈中制定了应对杀手的计划。(他已经没有机会改进了,他本想在第四次面谈时这么做。)而现在,他必须为两位不请自来的不同的客人表演。月讨厌说那些老掉牙的台词,但他只能扮作一个紧张而害羞的 Omega,希望可以掩盖所有失误。

 

那么 L 他妈的在这里做什么?

 

月知道他在面谈中有一些失误;他没有时间用更自然的方式给出杀手的信息,同时 L 可能会质疑他为何要假装惊慌。好吧为了消遣你,侦探,因为我确实吓了一跳。他讨厌这样。不过如果侦探确实抓住了这个错误,月知道他会的,他大概会认为这个名字是月从父亲那里辗转得知的。

 

但现在,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正在背后注视着 Kira。Alpha 按下了他拥有的全部按钮,好歹令人感到安慰的是,他不再是唯一清楚发生了什么的人。

 

他拿出手机,瞥了一眼时间。他与 R·龙崎的这轮面谈时间刚刚到点。

 

五分钟。

 

敲门声响起。他打开门,Kite 闪了进来。

 

“我想这和你父亲打给我的电话有关?” Beta 盯着褐发青年看,好像这个 Omega 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堆棘手的破事。

 

好吧,技术层面上说他一直就知道……

 

月假装说不出话,声音飘忽。“我不知道。之前那场面谈,龙崎,他说他和我的父亲正在合作一个案子,说我或许已经成为了目标。”哦,绝对不是“也许”,毫无疑问是肯定。但 Kite 不需要知道这个。

 

Beta 是个前军人,对任何威胁他职责的因素零容忍。“这和下一轮面谈有关吗?你以前从没要求我在场。”

 

再一次,月淡化了事实,试图把它当作一个偶发的可疑事件,而非它实际的那样。 “我不知道。可能就是个巧合,但是龙崎认为她可能和父亲的调查对象有关。如果真的很严重,他们不会让我和她见面的。他们只是比较谨慎。”

 

Kite 扔给他一个严厉的眼神。“月,你并非一定要和她面谈。”

 

哟。

 

“他说得没错月。”莱姆突然杀进了房间。“我冲着 NPA 的人吼了半小时,为什么他们允许你一个人,不带监视,就这么和他们的一个 Alpha 呆了整整二十三分钟。然后,那个混蛋过来告诉我,我重新启动监控系统,以及他要坐在那里观察你的下一次面谈。管他是不是执法人员,我不能允许一个 Alpha 这样尾随我的 Omega。我们可以重新安排下面这场面谈,但现在,我们必须让你远离龙崎。不管他跟你说了什么,你没有义务服从他,你明白吗?”

 

哦老天,这并不……真的吗?月好整以暇地看着 Beta 暴跳如雷,他此时有点更乐意于说出真相把他的代理人吓到惊惶失措。现在不该考虑这个。

 

“莱姆,他没有试图控制我。他只是希望在一个案子上得到我的帮助。”月试图安抚他们,并坚定、清楚地表明他正执行着他的自由意志。

 

可惜,代理人老练地看出她该好好管管这种滥用关系的做法,这样贸然把 Alpha 塞进来,很容易把 Omega 置于危险的境地。

 

“月,你不必听从他,你没有责任帮他。没关系……”

 

月看出还有两秒莱姆就要把他拖出门,然后扔到 Alpha 戒断中心。又名在家乖乖蹲着别出门瞎混。(如果他是别的 Omega,面对的是别的什么 Alpha,如果莱姆没有这么干,月反而会不满。)

 

“莱姆!我很好——”并不,但这事关杀手而非……哦操,这不重要……“——我知道这非常少见——”好听的总结,夜神“——但这能帮助我父亲的调查——”还有 Kira 的……“给他打电话,他会跟你说龙崎只是来这里保护我而已——”哪怕他并不清楚龙崎的真实身份……“——没事的。”

 

无论莱姆还是 Kite 都不相信月的话,他们互相交流着眼神,把月视作空气,月终于发火了。这两个 Beta 纯属浪费时间;现在必须把他们搞定。

 

“你们两个,严肃一些!他妈的都给我冷静下来!”他转向他的男性保镖,首先集火他。“Kite ,这是我作为一名负责的日本公民应该做的。这和 NPA 的案子本来就没太大关系。”他瞥向莱姆,应付她的问题。“你自己说过她通过了背景调查;NPA 只是想确认这一点。”又面向 Kite。“如果他们认为她确实是严重的威胁,根本就不会提出这样的提议。”再回到莱姆。“龙崎是个偏执的工作狂,但他没有想要尾随我。”最后他面向两个人。“我。很。好。”

 

到了最后,这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理直气壮地要为自己刚刚展现的高超的说谎技巧自豪了。他几乎把自己都说服了。几乎。

 

他怀疑那个咖啡味的 Alpha 是否已经开始监视了。Omega 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当意识到他刚刚将 L,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称作一个偏执的工作狂时,他的意识像被抽离出来了,而 L 就在他眼前。哦,我真希望他听见了那句。

 

莱姆端详了他很长时间,他宝贵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在需要全力应对下一轮面谈前。月发现她正查看他的脖子,确认上面没有任何标记,月忍住了没有翻白眼。行了,在杀手到来之前赶紧离开,否则对方会发现不对劲。

 

“好吧,月,”她忿忿,“这一次我相信你。但龙崎是一个 Alpha;无论他是不是个侦探,他都很容易对你产生不当的想法。你有权自己决定。”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莱姆别提这个了。所有这些面谈的目的不就是产生不当的想法?她怒气冲冲地穿过了门,在月有更多机会为 Alpha 辩解之前。等等,见鬼,他是怎么站在了 Alpha 的立场上还为他辩解的?对,世界上最伟大的混蛋决定碾平那帮犯罪团伙,让他们下地狱…… Omega 摇了摇头,事情发生得太多、太快了…… Kira 必须更快速地工作。

 

“Alpha 和 Omega 之间能够进行没有性暗示的专业对话的。”月向 Kite 扔出一句。

 

他的 Beta 扁着嘴,翻了翻眼睛,背靠在墙上。“你是我的职责所在,但你也不要乱来,你知道的。我就在那里。记得我教你练习的那些暗号。”

 

“我是你仅有的职责,”月低语,“我知道。Kite,你们反应过度了。不会有事的。”

 

话音落下,月调整到一个正座的跪姿,由衷希望他告诉 Beta 的绝非谎言。

 

***

译者注: 

[1]摩卡,添加了巧克力的咖啡。


评论(2)
热度(58)
2017-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