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矾

@阿矾

躺尸中。……

© 阿矾

Powered by LOFTER

[L月][Into the Grey] Chapter 08 Playing with Sake

译者声明:无授权渣翻。不妥删。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045845/navigate
作者:Kratos_Aurion (Velvet_Crowe)


Chapter 08 Playing with Sake 清酒之幕

 

章节简介:等待已久的第五轮面谈。月没有喝马丁尼。又一次。


***

 

她很高,哪怕对 Alpha 来说。黑色长发,异域情调的长相。她给了月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引发一阵颤栗沿着脊椎下行。如果未曾知道正向他走来的人是谁,只是在路上偶遇,Omega 觉得他会忍不住停下来和她交谈。他吃这一套。

 

他有点恼火。

 

第一眼见到龙崎的时候,月很不喜欢他。今晚的惊喜真是接连不断。

 

“夜神先生,请容许我介绍 Koko Shintaro。Shintaro 小姐,请容许我介绍,这位是夜神月。”

 

她在门口略作停顿,向 Kite 微微点头问候,随后,便对旁听面谈的 Beta 视若无睹。很好……她不介意有目击者在场。

 

“你好,我可以叫你月吗?”她问道,彬彬有礼。如果不是有准备,即便是月,也不会注意到提问时她 Alpha 的音色中柔和的层次感。

 

褐发青年从座位上起身,微微鞠了一躬。“当然,我该称呼您什么?

 

Alpha 走到桌子对面站定,月认出了那种毫无遮掩的的气息。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信念,这个房间里她是绝对的主宰。她伸出手;月微笑着握住。

 

“Koko 感到很荣幸。谢谢你能和我会面。“

 

“当然,”月回到他的座位坐下,微微转过四分之一个身位,越过一小部分肩膀看向她,露出他颀长的未标记的脖子。他注意到 Alpha 的手微微颤抖,他微妙的姿态开始奏效了。让她认为我像别的 Omega 一样。这样我就更容易操纵她……

 

他有三十分钟的时间尽可能地挖掘信息,诱惑着她,并被监视着,并要努力活下来。很好,就是这样。

 

当然,还有一个模糊的可能性,她怀疑他是 Kira,他需要话里有话地绕开(最坏的情况,直接横加驳斥),在她的怀疑影响到 L 之前……完美。

 

细致而缓慢一些。Omega 开始布置桌子。他必须放弃他习惯性的饮料,因为它会传递完全错误的信息。但是,如果 Yggdrassill 的人事前对他进行了研究,偏离地太多也是一种风险。

 

***

 

“他以前从没有过这样。”Beta 代理人小声嘀咕。

 

“嗯?夜神月从没有过什么?“L 问,并未从显示器上挪开视线。

 

依据三十八分钟前自己与 Omega 的面谈,侦探可以指认出夜神月问候 Alpha 追求者时,与自己的所有不同之处。像是观看一名演技精湛的演员拍摄同一条广告,在导演说完:“再性感一点”后的再来一条。(L 审慎地怀疑,究竟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夜神月。)

 

黑发青年已经决定,针对这个特别的 Omega 必须进行更全方位的背景调查。包括解档那些非同寻常的保密文件。他给 Matt 发了一条短信,要求尽快完成。(在接连遭遇了由 Kira 诱发的系统崩溃,香港前往东京的紧急航班,以及即将到来的 Omega 的保姆扮演后,Beta 对另一个命令的回应,情有可原地,没那么好声气)。

 

莱姆小声抱怨,在椅子上坐立不安,显然不喜欢这个陌生的 Alpha 对她的 Omega 表示出兴趣。

 

“月在面谈时只喝伏特加马丁尼。”

 

L 看着月给自己和 Shintaro 斟上清酒,以更换酒瓶为托词,身体前倾,展示着他全部 Omega 的风度和姿态。侦探在心中快速地计算。如果月通常在两个半小时内喝五杯马丁尼,那么,基于他的瘦削的体型和他的酒量,褐发青年在接近结束时想必已是醉意熏然了。

 

Alpha 磨牙;月在他们的面谈期间没有喝任何东西,不过他最不想要的就是一个醉醺醺的 Omega 坐在面前。他其次不想要的,就是一会儿在车里,一个醉醺醺的 Omega 坐在旁边。

 

L 的手徘徊在无声的警报按钮上,一旦按下,面谈就会立即终止。

 

“他今晚喝了几杯了?”

 

莱姆叹了口气。“四杯。”

 

侦探犹豫了,专注地观察在屏幕上人影的晃动。 Omega 看起来正很好地控制着自己,遵循着自己的脚本。侦探把手收回膝盖。

 

月和 Koko 都很擅长演出自己的部分。他似乎很害羞,但又很有兴趣。她似乎很有信心,但又很有素养。他们看起来非常好。完美的配合……

 

谁会犯第一个错误? L 皱眉,看着他们小酌几口,互相凝视对方的眼睛——有好几次,Omega 都期待着遇上 Alpha 凝视的目光。

 

对褐发青年来说,任何错误都意味着昂贵的代价。月能处理好吗?这是 L 无法回答的少有的问题之一。他的手又向着终止的按钮滑去。他以为这会是个好主意……直到他意识到自己正目睹着一部恐怖电影的开场……他对他的诱饵究竟了解多少?档案里的夜神月,和这个正对着女性 Alpha 微笑的 Omega,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告诉我,如果感到被威胁,月会做什么?”

 

莱姆甩了一下头,瞪着他右脸。L 听到了她磨牙的声音。你的 Beta 非常忠于你,月。我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但既然 Alpha NPA 官员问了问题,她不得不应付回答。

 

“每个 Omega 都有一系列信号,如果他们觉得 Alpha 越界了,或者强迫他们服从,Omega 可以使用它们。月从没使用过任何一个。”

 

“所以他在之前面谈中从没觉得自己被威胁?”

 

“是他从没使用过这些信号,”莱姆清楚地纠正,“他非常有吸引力,哪怕作为一个 Omega……曾有过一些过于攻击性的 Alpha,但是月从不害怕和他们打交道。”

 

她没有做更详细的说明,但一旁的安保人员笑了起来。L 瞥了他一眼,然后再次盯着显示器。你觉得我是一个有问题的 Alpha 吗,月?但更重要的是,当你需要帮助时,你真的会开口吗?

 

这个 Omega 和固有印象间的巨大差别,让他在感到有趣和不安之间摇摆不定。Alpha 用拇指摩挲着嘴唇,内心激烈地辩论,他是否要在一切都来得及之前,制止过分自信的夜神月。

 

如果在房间里的是一个 Beta,我会这么担心吗?

 

他把手收了回来,远离了按钮。

 

***

 

Koko 愉快地笑了,将她的杯子放回桌子,左手按在一旁的桌面上,一个 Alpha 的手势,意味着希望能询问更多的私人问题。

 

“谢谢你同意和我会面。我知道这些面谈很尴尬,”Alpha 开始了。

 

月低下目光,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杯子,他的双手在后面交叠。只要她愿意说,他就会让她推动谈话——这样他就能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您对我有兴趣,我深感荣幸,”他承认。

 

“你如此款待,我也感到荣幸。”

 

他闻到了,非常微弱,微弱到完全能认为仅仅是一个意外。Alpha 的信息素。

 

服从。

 

这个婊子。 Omega 强迫自己不要作出任何反应。这是她计划的一部分吗?还是 Shintaro 早就习惯了下意识地去控制主宰她周围的人。但无论哪种情况,她会注意到他没有显示出服从的迹象。

 

但如果他照做了,莱姆会注意到。

 

嗯……他可以骗过他的代理人……但他能骗过 L 吗?

 

月抬头迎上她的目光,然后慢慢地落下。它掺杂着服从、挑衅、调情、欲拒还迎的回绝。

 

他察觉到 Koko 的微笑加深了,Alpha 和 Omega 都沉默了一会儿。莱姆和 L 没有闯进来,所以它奏效了。Omega 得一分……如果一切顺利,接着她就会开始询问有关他的事;他可以利用这点。她的问题对于 L 的案子可能没什么帮助,但一定能告诉他,Yggdrassill 家族是否怀疑他是 Kira。

 

“当然,” Alpha 说,“也许我可以问问你的兴趣?

 

一切都太容易了。

 

***

 

L 看着两个人自然地来回交换着问题和答案。都是一些无用的寒喧。他不情愿地把月的演技又打高了一些。Koko 的所有台词都完成地非常完美,以致于她似乎忘了,在第一次遇见一个人时,一些尴尬的停顿是在所难免的。月比她更自然,掺杂着些许不情愿、轻浮和犹豫的默许。

 

但是……有什么不太对。几乎就像……Omega 每隔几秒钟就微微停顿,然后透过嘴巴深吸一口气。一切进展顺利,为什么他?

 

哦。

 

“我认为 Koko Shintaro 正试图强迫夜神月服从,”L 宣布。

 

Beta 代理人猛地把脸贴到屏幕上,差点撞倒了他。“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月没有发出任何信号。Kite 也没有。”

 

侦探,得益于自身的反应能力没有摔到地上,他扶起椅子,对于被赶出绝佳的观察位置感到严重不满。

 

“他的呼吸方式是不规律的,”L 指出,用椅子把冒失的 Beta 推了出去。“他没有中毒的迹象,所以可能是一种带香味的东西。她刚进门那段时间,他也没有因为闻到奇怪的味道而吸鼻子;夜神月可能正在对 Alpha 信息素的变化做出反应,仅仅用嘴巴吸气、并尽可能地屏住呼吸。“

 

L 强行让自己回到屏幕前,以便更清楚地看到月的举动。Omega 依然完全控制着自己,他的所有细微的手势都清晰地经由计算,看上去他几乎要把持不住了。我很好奇,究竟什么会让你真正地服从?尽管这个问题揭示了一系列有趣实验的可能性,L 衷心地希望它的答案都要比 Omega 现在正经受的微妙的试探要好一些。

 

莱姆确认了侦探的观察,紧紧抿住嘴。

 

“我们必须停止面谈,现在。在寻找潜在的伴侣过程中,这种行为是不被接受的。”

 

Beta 接近他,伸出手去想要触发警报并激活房间的安全措施。L 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目光甚至没有离开屏幕。

 

L 也认同 Beta 的想法,他并不惊讶于这点。但这个案子牵涉太大了;我不会仅仅因为一个孤身的 Omega 而丧失理性。月正在做他该做的事,如果就因为观众不能忍受紧张的局面,这对 Omega 冒的巨大风险来说是极大的侮辱。尤其当一切都看起来很顺利。

 

“他仍控制着自己。他没有显示任何典型的服从的迹象。谈话仍在继续,他们也都保持着适当的、符合礼仪的距离。跟他一起 Beta 没有反应,看起来 Alpha 并未特别卖力。”

 

这带出了另一个侦探无法回答的问题。他究竟了解这个 Beta 多少?Kite Gingsu 值得信任吗?仅仅是不到一个小时的相识,Alpha 已然确定,月是太珍贵的资产,绝不可以拿他轻易冒险。一个凭借一己之力对抗一个极具侵略性的 Alpha 的 Omega?毋庸置疑地罕见。

 

他向 Matt 发送了另一条信息,要求获得 Beta 的完整卷宗。

 

“当他露出他的脖子时,一切就太晚了。我们需要现在就停止。”莱姆争辩。

 

“你信任 Kite Gingsu 吗?” Alpha 问,注意到她的另一只手伸到了半空中,她在认真考虑揍他了。来啊。

 

“什么?”莱姆的意图被打断了,她退了回去。“当然。他是我合作过的所有监护人中最好的。“

 

极高的赞扬……从一个显而易见关心 Omega 本身的幸福的人嘴里…… L 放开了她的手腕,拇指摩挲着嘴唇。好的,月。我们继续按照你的方式。

 

( Matt 09:14:混蛋,我又不是你的秘书,我要烧光所有的蛋糕)

 

( Matt 09:14:见附件)

 

“我们要让面谈继续。如果月露出了他的脖子,深呼吸,或发生身体接触,我们将停止面谈。否则,我们依然假设,月和他的 Beta 仍然控制着局面。“

 

莱姆喘着粗气叫骂,L 翻了翻眼睛。现在不是向 Beta 展示正确抗议方式的时候。

 

月和 Koko 显然不曾了解摄像头背后发生的争执,闲聊继续进行着。L 重新开始关心谈话的内容。女士对 Omega 的日常工作表示了兴趣。而 Omega 回答问题时,巧妙地回避了透露出任何实际信息。

 

月很好。

 

非常好。

 

太好了。

 

侦探眯起黑色的眼睛。哪怕是他,也无法训练出更好的行动人员。而恰恰就有这样一个人,毫无预警地出现,万事俱备?这样的可能性就跟渡喝醉了在卡拉OK 唱 My Fair Lady 相当。此时那个 Omega 看起来顺从而略带轻浮,但实际上,他驱使目标不停地说话,未曾明显地违抗对方而又保持着镇定。

 

L 咬了咬嘴唇。如果他们顺利地完成了面谈,没有任何意外。他打算用之后九十分钟的车程,去探究警察局长儿子身上的谜团。

 

如果他们顺利地完成了面谈……

 

***

 

“我可以问你一个相当私人的问题吗?

 

月,抿了一口清酒,考虑着 Alpha 的要求。就是这个……这就是她到这里来的目的……他放下了杯子,并把它向内滑动了几寸,不想让自己看起来似乎期待已久。

 

“当然,虽然我不能保证答案。”

 

他放低视线,试图不去考虑她可能要问他是否秘密促成了对她老板的抓捕。他看着她的手向前滑到桌子上,手掌向下。带着礼貌的好奇?嗯,我相信你很好奇,至少是……

 

“你对结合(bonding)[1]有什么想法?”

 

他惊讶地抬起他琥珀色的眼睛。好吧我认为这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方向……之前她提到私人问题时,她不是在开玩笑。结合的问题通常仅仅存在于交配过、或几乎配对成功的伴侣之间。(或者是非常尴尬的 Omega 性知识课上,他们警告你,除非极其确定,否则永远都不要考虑这个)。

 

为什么 Yggdrassill 的杀手会关心一个 Omega 对结合的看法?

 

“是我对这种现象的一般看法,还是对牵涉到自身的结合的看法?

 

她微笑着把手放回到腿上。你不会用冠冕堂皇的废话糊弄我,对吧?

 

“都有,如果你觉得方便回答,”她说,神情微微得意。

 

Koko,人生还有五十年的时间,我认为现在就考虑和你结合未免太快了……

 

事实上,Omega 曾经在心理学课上写过一篇题为“联邦政策对结合伴侣中的 Omega 个人之不利影响”的论文。现行的法律将结合的夫妇视为单一实体,比已婚夫妇更甚。如果结合双方中单方被认定为有罪,则另一方同罪,不论情况如何。在实践中,许多 Omega 最终为 Alpha 的罪恶行径付出了代价。月用了四十页的精密的语言,驳斥了 Omega 不再是一个理性自由人仅仅因为他和一个白痴结合了的观点。(Alpha 教授想给他判不及格;然后月目睹他因为歧视被解雇了。)

 

但你觉得我是一个愚蠢的恋爱脑,好吧……

 

“我认为这是一段健康关系的良好指标。不是说未结合意味着不良的关系,只是从统计学上看,经过结合后的双方配偶,总体来看,更幸福也更成功。”

 

她笑得更深了,“你想找一个可以与之结合的伴侣吗?总的来说。”

 

不。“也许吧。一切都取决于我能不能遇到那个对的 Alpha,” Omega 狡猾地回答。他表现出的所有迹象,都在暗示也许就是那个 Alpha。

 

“当然,”她甜甜地笑了,“我觉得第一次面谈就讨论结合,有点太沉重了。但今天,我和我的同事刚好对这个话题有了非常强烈的分歧的,我就一直在思考。”

 

她向前探身,为两只杯子满上清酒。“无论如何,我觉得我该优雅地把谈话引向轻松一些的话题了。你去过大阪吗?“

 

为什么?你打算在那里抛置我的尸体?

 

***

 

经过三十分钟无与伦比的压力,月一个人坐在桌旁,想知道他妈的他究竟遗漏了什么。她没有试图做任何事。任何事。她没和他发生身体接触,她甚至从未尝试。她没有试图给他的饮料下毒,她没有刺探任何有用的消息,关于他的、Kira 的、哪怕是关于他的父亲。她都没看 Kite 第二眼。

 

她都没看 Kite 第二眼。

 

那很重要吗?她是否有意地忽视他,因为 Kite 的在场破坏了她的计划?没有事情发生,因为在开始之前她就中止了任务?

 

Omega 研究着空酒杯,想用手臂扫过桌面,任由它们摔个粉碎。她想要什么?更重要的是,她得到了吗?

 

“月?” Kite 问,毫无忧虑,“你可以了吗?”

 

月抑制住嗓音中的愤怒。“是的,但请等一下。在我们离开之前,莱姆应该有话要和我说。”

 

他遗漏了什么?她想要什么?

 

杀害他?并没有。

 

绑架他?并没有。甚至未曾接近。

 

从他这里获得信息?她现在知道他长什么样了,尽管她之前大概已经从多个渠道获知了。看看他是否符合 Yggdrassill 的其他要求?也许……

 

Omega 无意识地用手拂过肋骨,刺痛回来了。阿司匹林已经失效,而清酒太过温和,无法盖过疼痛。该死。也许 L 已经想到了,哦不,去他妈的。如果侦探可以解答这个问题,那么 Kira 也能。

 

月闭上眼睛,试图忽略身体的疼痛去寻找答案,在不得不面对另一个 Alpha 的质询之前。

 

如果我是 Yggdrassill 的人,我该怎么办?配偶中介机构是最不可能攻击 Omega 的地方,但却是 Omega 必然会出现的可靠场所。月不会妄想 Yggdrassill 还没搞到他的住址,即便有严格的安全规定保证每个 Omega 的私人住址不对外公开。为什么来参加面谈,却未加利用?除非她确实利用了,但他却遗漏了。不,他刚刚目睹了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

 

L 也是。

 

七分钟的等待,门开了,侦探走了进来。依旧闻起来像咖啡……月试图不要瞪着他,但对于目前毫无进展的情况,他很恼火。无法得知每个人究竟都知道些什么,无法推断 Yggdrassill 家族或 L 的下一步行动让他感到烦躁。

 

但他会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的。

 

“她走了吗?” Omega 问。

 

“是的,”L 确认,“她离开了这个房间,回到 Alpha 的休息室,拿了一杯茶,然后从前门离开了。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无论哪里。我找出了她到达时的监控录像以便稍后分析,但是快进显示还是这样,毫无可疑之处。”

 

好吧,至少侦探听起来和月一样懊恼。

 

“她给我留了一个电话号码,我可以用它安排一次见面,但我不认为这是她的目的,否则她会试图诱惑我。她对一个潜在的约会对象非常礼貌,表面上也很感兴趣,但是没有进一步的要求,尽管我给了她很多机会。”

 

黑发的侦探用拇指摩挲着下嘴唇,沉思。“确实。你给了她七次明显的机会,好之后和她见面。“

 

月在 L 的声音中觉察到了一丝烦躁,他忍住了没翻白眼。你在生气,因为我一次机会也没给你,对吗侦探?

 

但 Alpha 没有停下。“她没有理会这些机会,我认为我们可以确定地得出结论,她不打算再见到你。至少不是打着追求的幌子。”

 

“你知道她今晚见的另一个 Omega 是谁吗?”月问。她必须要参加另一次面谈;但这个事实也并不能让褐发青年理解这个健美的杀手想要什么……

 

呼。

 

***

 

L 被彻底无视了,此时 Beta 正对她的 Omega 执行她应尽的职责。它变得有点像一个固定套路了。月,至少,看上去已经习惯了这种不由分说行为,仅仅在忍住不要翻白眼,而她正抓着他的下巴检查他的瞳孔扩张。

 

“月!”

 

“嗯,莱姆?”目睹到 Omega 的脸皮之厚,L 憋回了笑。所以跟熟悉的人在一起时,你是这样不讲理吗?

 

“不要跟我‘嗯,莱姆’,”愤怒的代理人咆哮着。“那个 Alpha 有没有试图用信息素强迫你?”

 

“她——”

 

无论月一开始的回答可能是什么,都被 Beta 的愤怒打断了。她出乎意料地高,无论作为一个 Beta 或一名女性。Omega 不得不抬起下巴,迎上她黄色的眼睛。L 活动了一下脖子,压下了上前一步维护 Omega 的冲动( 并说 Omega 他这样做很好。)

 

“你别想骗我,”她扔出一句。

 

月的下巴收紧了一瞬。你不敢撒谎,你会吗夜神月? L 把嘴边的笑声化为咳嗽。不过,我不认为你会特别诚实……

 

Omega 叹了口气。“她说话的语调和气味有轻微的诱导,但我不认为她打算控制我,”月承认,“我猜测她的职业具有某种权威性,导致她在任何场合都会散发出同样的攻击性。”

 

莱姆转向另一个意见方。“Kite!他有说实话吗?”

 

男性 Beta 耸了耸肩,L 眯起眼睛。

 

“我注意到了那种气味,但她很有礼貌,从未表露出过度的侵略性。如果月有认为他自己无法处理,他会示意我的。”保镖总结。

 

L 咬了咬大拇指。*所以你听月的?他会把你领向何处?兜圈子? L 回过头去研究那个 Omega。他把他的不满藏得很好。Alpha 不得不再次承认让他恼火的这点:月做得非常好,哪怕面对很大的压力,他也没有失控。他……

 

一个新的想法让他浑身冰冷。

 

Omega 不可能为 Yggdrassills 效力……?可能吗?

 

他的手缓缓滑回口袋,黑色的眼睛跟随着警察局长的儿子。尽管身体里的 Alpha 不喜欢将褐发青年描绘成犯罪分子的想法,这依然是一种可能。也许这次面谈是他们传递信息的方式……也许夜神月不惧 Koko Shintaro,因为他们就躺在一张床上——比喻。也许…… L 维持着脸部的面无表情,手指在牛仔裤的口袋里轻轻敲击。

 

月绝对隐藏着……什么东西。他会找到答案的。他总是能。

 

莱姆低沉的声音把侦探拉回了当下。

 

“月……”

 

但 Kite 的赞同终结了 Omega 继续忍耐代理人说话的意愿。

 

“莱姆,够了。我很好。你看到了发生的一切。如果你还担心,在我的资料里拉黑她,不要让她出现在以后的面谈里。”月理性地说,然后把注意力折向 L,“我们要怎么离开?”

 

Alpha 耸了耸肩。“和其他 Omega 相同的黑色SUV。我们会借用一辆诱饵车辆。配偶中介机构的安全措施并非没有其它可用之处。“

 

褐发点点头,看了眼他的监护人。“走之前我会打电话给我的父亲,以及去一趟药房。Kite,你开车回到我的公寓,就像平时一样。”

 

侦探愣了一下……药房?月的病历并未显示有任何慢性疾病的迹象。请不要生病,这会非常不方便,哦真他妈该死,我开始担心他了,不是吗?呃。甩掉这个想法……Kira……蛋糕……正义……

 

L 提起脚跟转身离开房间,没有回头看。“我们应该去找车了。最好能和其余的车流混在一起。”他的声音越过肩膀传过来。

 

至少还没有人打算绑架他。

***

译者注:

[1]据作者,本文的 ABO 设定,AO 间的关系由生疏->紧密可分为五个阶段:Foreign, Prospective, Claimed, Mated, Bonded;本文第16章会有详细论述。


评论(2)
热度(64)
2017-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