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矾

@阿矾

躺尸中。……

© 阿矾

Powered by LOFTER

[L月][Into the Grey] Chapter 09 Ninety Six Minutes

译者声明:无授权渣翻。不妥删。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045845/navigate
作者:Kratos_Aurion (Velvet_Crowe)


Chapter 09 Ninety Six Minutes 九十六分钟

 

章节简介:谜语:谁高大而郁郁,不该坐在方向盘后面?


***

 

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正开车载我回去……

 

Omega 急切地把手机拿在膝盖上;月已经浪费了整整二十分钟好让他的父亲确信,他对单独乘坐 Alpha 的车回城感到足够安全。不过这并没有削弱 L 正坐在他旁边的事实。如假包换:那个 L

 

我是一个被通缉的犯罪分子,L 羁押了我。保护性的羁押,本质上还是羁押……哦,这可真棒……

 

今晚要做的事可真多……

 

月做了一些简单的计算:理论上讲,此时 Kira 从警方的雷达中消失不会有任何问题。即使 NPA 怀疑这位正义的伙伴需要对码头事件负责,他们也不会来找他。在今天晚上之前,他本可以轻易地抽身而退,直到事情变得如此切及他本人。

 

直到 L 卷入。

 

仅仅依靠极少的证据就能作出完整的推论,这是 L 扬名的原因。所以 Kira 如果这时候从案件中消失,而月同时出现,他身旁这个衣着乱糟糟的侦探必然会注意到。这是 L 一贯的方式。

 

所以……我要尽一切可能在 L 的鼻子底下冒险发出至少一条信息……无论用什么狗屁又危险的借口。这意味着 Kira 必须获得值得发送的内部消息。但从现在开始,他得到的任何讯息,L 也一并了解。

 

一点人生建议:下一次你跌跌撞撞回到家里,哪怕浑身湿透筋疲力尽,也要上闹钟。

 

夜神月变换了一下姿势,好减轻肋部刻骨的疼痛。(如果他直接放低座椅靠背,L 毫无疑问会注意到。)

 

如果 L 发现他是 Kira 会发生什么?

 

他可能会被捕,即便他没有被起诉,他也会被禁止接触电脑。这不是他愿意遭遇的。

 

但对他的同伴多一点了解没什么坏处。

 

“所以……你是 L?”

 

“我想这点已经证明过了,”著名的侦探回答,心不在焉。

 

面谈过程中目睹黑发的 Alpha 蹲在椅子上已经够奇怪了,但更奇怪的是看着他正用一种极为正常、却无精打采的姿势开着车。同时把方向盘捏在拇指和食指之间……

 

夜神月回头,从自己一侧的车窗探头向外看,无视车辆行进中这种行为的危险性。“有人径直走过来,跟你说他就是 L 本人,哪怕得到了 NPA 的确认,这也不是一个正常的周四晚上。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个问题也回答过了,”L 说,“Yggdrassill 的人在东京地区的活跃程度很高,同时你被确认为他们的目标。”

 

“这个我知道,”月紧接着,对他无动于衷的语气有些不悦。“为什么在这里?亲自出马。L 本人?你通常不会派代理人做这种跑腿的工作吗?“

 

从车窗的反射中,月看到黑色的眼睛滑向车内自己的一侧。“你怎么知道我通常会怎么做,夜神月?”

 

月咬牙,吝于看向侦探。“一堆 L 的冒充者在街头小报上鼓吹自己的事迹,你本人的成果也时不时出现在新闻里,何况你之前就曾与我父亲合作。为什么你现在在这辆车上,而不是呆在电脑屏幕后面?“

 

Alpha 点点头,谢天谢地他转过身去看路了。

 

“每年都有那么两到三个案件我会亲自出马。”

 

“那你多久会参加一次配偶面谈,出于你的某些目的招募 Omega?”当月意识到 L 会因为某些意图出现在配偶面谈时,他还是略微有些惊讶的。他试图隐藏他的笑意。你对多少 Omega 示过好,侦探?你可真的很不擅长这个……

 

“目前为止,三十年一次。”

 

啊哈?“你三十岁了?”月在心里快速计算。根据 L 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时间,他开始解决案件时至少十五岁了。引人注目,不管怎么说。

 

“没有,” Alpha 否认。

 

Omega 无法辨别 Alpha 有没有撒谎。老奸巨猾。

 

月又向父亲发送了一条“一切顺利”的短信,路面像是黑色的绸缎,带走了他的烦躁,他开始思考。思绪纷飞,所有 Kira 以及 L 以及 Yggdrassill 的情形穿过他的脑海。我们可能陷入了一个僵局……而“夜神月”,无论他是否愿意,都是其中的关键。

 

不幸的是,无论他采取哪种假设和策略,一个压倒一切的真相浸染了他的思绪:

 

有人要抓我……

 

又一次。

 

“通常来说,我没有时间花在陪 Omega 上。”L 打断了他。

 

月吓了一跳,Alpha 低沉的声音带跑了他的思路。他咬了咬牙。哦?为什么?我们只是挨操的玩具,不值得你花时间,是么? Omega 在出言不逊前忍住了。冗长的沉默,但是月知道,L 在等他回应。

 

他完全可以不去理睬 Alpha;可惜,他的父母给他灌输了做人的基本礼貌。他深呼一口气,看着热气在冰冷的车窗上凝成一片白色的水汽。

 

“为什么?因为你要等到三十岁才会考虑家庭的事?

 

“不。”

 

月有一种明显的感觉,黑发侦探很愉快。再次重复,老奸巨猾。

 

沉默如水一般流渗回车内。几公里后,Alpha 再次扰乱了它。

 

“夜神月,你为什么讨厌我?

 

月猛得将头转过来,侦探从挡风玻璃上挪开的视线,月盯住他黑玛瑙般的眼睛。“什么?”

 

Alpha 依然面无表情,只是嘲弄地斜过头,然后又将视线转回前方。

 

“你与 Koko Shintaro 的互动表现出了相当的表演才能。你完全有能力表现地彬彬有礼。所以要么本身就很不爽,或者是为了让我产生某种印象。无论是哪种情况,你都非常有针对性地表现出不喜欢我。是因为我否决了你和潜在伴侣见面的机会?“

 

月将身体完全转向 Alpha。毫无廉耻的洞察力加上荒谬的指责?这真的是你最好的一招?侦探看上去并不关心 Omega 对他的想法,他看上去只是……好奇。或许他只想惹毛我。很好,你真的想这么干,Alpha?

 

“因为你尽可能地屏住呼吸,”Omega 快速地反击,“因为你哪怕看着我时也眼神散涣。以及,因为你蓄意使用舒缓的信息素试图控制我。”以上,以及一旦被你发现了身份,你会试图逮捕我。

 

月说完了,侦探点了点头,这些指责似乎对他毫无影响。“我明白了。”

 

“就这样?”月怒了。这人完全没有感到内疚。

 

“是的,”L 毫不掩饰地说,“你回答了这个问题,你的推理基于准确而敏锐的观察。”

 

要不是我遇到的每个该死的 Alpha 都有同样的问题,我的观察会更敏锐(除非用了气味阻隔剂。)“所以你承认你想操我?

 

“嗯?不,完全没有。如果我想样,我根本不会费心去控制呼吸,也不用把目光从你身上移开。为了让你安稳下来,你现在很激动,本着把你当做一个理性的人对待的兴趣,我希望你能平静下来。”

 

月几乎要目瞪口呆。(好在教养没让他失态)。

 

L 没给他机会反应过来。“你在服用什么处方?”

 

操。

 

他的骨折是能把他和码头事件联系起来的一项证据。如果那个保安人员提及了这点(他当然会),警方会去排查带有类似创伤的人。

 

好吧 L,我要服用奥施康定来减轻我肋骨的疼痛它在我闯入时不幸碎裂了并且确确实实和你现在带着我转移的案子有关。

 

不幸的是,他无法在要服用的药物上撒谎而不被拆穿。通过和莱姆交谈,侦探甚至可能早就知道了。比起可疑的巧合,被拆穿的谎言更糟糕。

 

“这有关系吗?”月停顿了一下。

 

“几个原因。如果我把你带到现场,高剂量药物可能会损害你的判断力。即使它是无害的,你也可能处于无法按时服药的处境。“

 

月叹了口气。毫无疑问,针对他的问题,侦探总能有一个完美而理性的解释。

 

“有两个处方。止痛药,还有……发情期的抑制剂。“

 

Alpha 觉察到了月的犹豫,正如月知道他能。尽管他想把对方的注意力从奥施康定上转移,但褐发青年由衷希望有什么比起发情期抑制剂不那么尴尬的东西。提醒 L 他的在第二性别上的局限,会导致 Alpha 轻视他吗?这有助于隐藏他的秘密身份,但是,如果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是一个性别歧视者,这世界就比他能想象的还要烂透了。

 

“如果不服用抑制剂,你发情期预计什么时候开始?”L 问。

 

月感到脸颊烧了起来,“这真的有必要?”

 

“是的,”侦探回答,毫无犹疑。他怎么能这么无耻?发情期是绝对的个人隐私。

 

月瞥了一眼窗外,感到更多的血液涌上他的脸。但是,如果 L 可以从纯医学的角度看待它,那么他也可以。“不服用抑制剂,根据我的正常周期,应该是下周三开始。我的预热通常是三天。我会在这个星期天,或者星期六晚上开始服用抑制剂,。”

 

“嗯……我今天晚上会简短地向你介绍一下这个案子,你大概能睡八个小时,我们有明天大部分的时间。 Koko Shintaro 的行动表明,Yggdrassill 的人可能会在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内向你出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将在星期六一早重新评估状况,所以你的发情期不会干扰目前的计划。止痛药是做什么的?

 

月花了几秒钟时间从 L 给他的周末安排上回到原先的思路。他需要深呼吸。是时候亮出这个了……

 

“今天早上我去洗衣服,然后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Omega 致力于让谎言显得可信,不过,只要他没有搞砸,就没有办法证伪他的故事。

 

“你没事吧?”

 

褐发青年翻了翻眼睛。“你这么问,是因为你担心我在现场的表现,还是因为你的 Alpha 本能告诉你要照顾我这个无助的、受了伤了 Omega?”

 

“前者。”

 

至少我们彼此都不怎么诚实。但是 L 是对的,Yggdrassill 的人才不在乎他的肋骨是怎么断的,只要有助于把他拖进他们的白色面包车。

 

“我没事。”

 

话虽如此,可他如果恰巧和某个涉案人有完全一致的创伤,一切仍相当可疑。船务公司的保安最终还是会提到他的伤。该死,他们可能会把整件事都扣到他头上。

 

那个和与之搏斗的保安知道给他扎了一剂的是个 Omega 吗?当那个 Alpha 想支配他时,他有过片刻的退缩。L 已经知道了多少?我必须假定他知道所有事情……

 

***

 

L 研究着 Omega 在挡风玻璃上的倒影。极强的戒备心,但却可以合作;罕见的组合。通常只有当他插手别人管辖的案子时,在案件的负责警官身上看到过这种特质。月受伤的事实也许能解释他的一些敌意。

 

“你哪里受伤了?”

 

“身体右侧着地。肩膀和臀部擦伤,以及部分肋骨瘀伤。莱姆说它们可能断了,但她不能肯定。我有服用阿司匹林,过去的六小时里还算有效。”

 

L 试图控制自己的反应,但在他身旁有一个顽固的、受了伤的 Omega。你就不能每周把同一件衣服穿两次吗?

 

这条着装策略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褐发青年的衣着上,他粗略扫过乘客瘦削的身形。哦真该死……

 

Kira 会怎么做?

 

穿回过去,把你从楼梯上救下来?大概吧。(侦探试着无视车内弥漫的诱人气味。沉浸于 Kira 的思考变成了他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无论如何,到达安全屋后,L 打算让 Matt 对 Omega 的健康状况做一次独立评估。他需要明确地知道月的行动能力。

 

不过现在:“如果不得不跑,你行吗?”

 

Omega 仔细思考着答案。“大概可以。我没法达到我最快的速度,耐力也不如平时。如果不得不奔跑,我的身体大概会在短时间内产生大量的肾上腺素作为补偿。“

 

L 正要问 Omega 接受过多少自卫训练,手机开始振动。他把手机捏在拇指和食指之间,暂时搁置了他对夜神月的盘问。

 

“他没有为 Yggdrassill 效力,” Matt 在他耳边确认,语气差劲。

 

他比以前快多了。 L 已经习惯了他唯一的 Beta 接班人能在未告知原因的前提下理解他的任务。Mello 可能要再提点一下……

 

侦探收回了看向车内另一侧乘客的目光。“你确定?”

 

“对。我抓取了所有 NPA 警员的电脑数据,试图找到任何提及‘夜神月’的内容,然后我想到就算他和任何犯罪行为有牵连,因为他父亲的层级,它们也可能被讨好地放过了,果不其然,你真该给我升职,我在别的地方找到了一些有关你的小 Omega 未被归档的记录。“

 

Beta 听上去发自内心地愉快。很走运,夜神月并非严重的安全隐患,这个好消息让 L 愿意听他的继承者继续说。

 

“几年前他写了一篇文章,概述了 Ferid-Kolen 之间的交易是如何构成的,仅仅根据媒体的报告就细致到了人头数。之后他父亲把这篇概述提交给了案子的调查负责人,Ferid Yggdrassill 与希腊大使馆内暗杀活动之间的联系也浮出水面。这导致了 Yggdrassill 和 Altina 家族的大批成员被捕。由于这是一起跨国案件,NPA 不愿将案件的突破归功于一个大学生,因此,他的名字从来没出现在这个案子里。万幸,否则他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错……所以他并未为 Yggdrassill 家族效力……他也有可能为家族的对手效力。但可能性低于2%。“还有别的吗?”

 

“好吧,这张纸上的标题是‘日本当代有组织犯罪的演变,作业 6’,我翻了翻,找到了前面的 1 到 5。”

 

“还有呢?”

 

“他比 Mello 还固执己见。”

 

Alpha 冒险瞄了一眼身旁的年轻人,月非常固执地没有看向他的方向。意料之中。我有点好奇,如果把他俩放在一个房间里……

 

“含义?” L 问。

 

“能当他的治疗师的人一定很可怕。”

 

L 轻哼一声表示赞同。“那些保密文件有进展吗?”

 

他注意到一旁的座位上明显的僵硬。是的,我们在谈论你的那些档案,夜神月。褐发青年也许有点敏感过度,但黑发并不打算顾及或安抚任何受伤的感受。嗯……这样说不定更有用,让他知道我在审查他,听听他要怎么为自己辩解。

 

“还没有,” Matt 抱怨,“因为卷入了至少一个 Omega,所以那些档案没有存放在 NPA 的服务器上。必须经由法官批准,然后 Omega 个人安全和隐私管理局才能放出记录,因为你是 L,这些大约会在明天上午 10 点左右搞定。通常,整个流程要两个星期。”

 

Alpha 发出一声低微的咆哮,让月更加不适,L 的意识中产生了一些不必要的内疚。呃。高度自控。当他仅仅呆电脑后面的时候,侦探可以用声音肆意表达不满。(他的变声软件会把它们高效地过滤掉。)不过他仍没有被吓到……

 

“做得好,”L 回复,“一旦有别的发现,及时告诉我。”

 

通话结束了,他让手机落回了杯架。

 

“你在调查我,”月指责。“为什么没在告诉我你是 L 前做这些事?”

 

好问题。虽然在技术层面,今晚侦探是阅读完 Omega 的完整背景调查后才前往中介机构的。嗯,让我们看看你有多大的嫌疑。含沙射影应该能让你说出些什么。

 

“你的官方记录很干净。不过,不少罪犯也是如此。”

 

“你认为我谋划了和 Koko Shintaro 的会面,”褐发青年愤怒了,“你觉得我可能在他们!”听起来他极其恶心这个暗示。

 

固执己见,毫无疑问。极其快速地领会了我的意思。我本以为我需要把这些暗示说得更明确些……

 

L 感觉月的视线要在他身上盯出洞来。“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那你就犯了一个严重错误,你泄露了你的身份。你怎么知道 Koko 和我没有设计某种暗号,而我告诉了她关于你的一切?”

 

你听起来很无辜,除了最后那段。

 

L 接触过的大部分高智商罪犯,都热爱指出执法机构的低劣之处,对比自己的聪明才智。他们也喜欢说一些如果他们有罪说出来就显得特别蠢的话,好看上去更无辜。实际上,这只是逆向心理学最简单的应用之一。你很走运,我已经知道你没有和他们合作。

 

“如果你要继续供认……”

 

“这不是供认!我正在严重质疑你的智商。”

 

听起来更有嫌疑了,月……请不要让我逮捕你。把你铐起来的想法有点太吸引人了。该死!Kira!不过,L 很坦诚,他被从 Omega 那里获得的激烈反应愉悦到了。比起月对他造成的分心,这还算公平的补偿。

 

“那或许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名下涉及了两个保密案件。”

 

“我很确定你之后就会阅读它们并找到原因,”月回击,冲 Alpha 背过身。

 

L 着实惊讶了。所以他是清白的……一个有罪的人会忍不住讲述整个故事来解释身上的所有疑点。

 

然而,这个话题显然地让褐发青年情绪低落。这意味着,当 L 解封这些文档时,他很可能会发现夜神月是某个案子的受害者。并非意料之外,Omega 通常都是受害者。

 

但月的行为方式显而易见并不像……(也算是帮了忙,否则 L 大概会觉得必须安慰他。)

 

他在 Omega 身上取得了不错的进展。

 

“你——”

 

他的手机再次振动。不……

 

***

 

“渡?…………我知道了…………好的,就那样做吧……我会告诉他的。”

 

月转过身去研究 Alpha 的脸,依然愤怒于 L 刚刚暗示了他是这帮恶棍的帮凶并深入了根本跟他无关的事情。扬声器的声音很轻,月无法听到另一半谈话,而那双眨也不眨的黑眼睛也没有给出任何信息。

 

褐发被晾在一边,他开始研究黑发男人轻轻握着手机的奇怪的方式。同时用他另外的拇指和食指保持着对车辆的控制……究竟是谁给你发的驾照?

 

但,更重要的是,渡不会为了月在这时候给 L 打电话,除非是坏消息。他的内脏紧缩成一团。

 

我们遗漏了什么东西……

 

L 花了比平时多几秒的时间结束通话。

 

“告诉我什么?”月询问,不愿一无所知。

 

值得称赞的是,Alpha 并未犹豫。

 

“你的 Beta 驾驶的 SUV 被另一辆车辆撞击,导致了翻滚事故。交通监控系统和目击证人都确认有一名男子跑向 SUV 并翻查了车辆内部,然后乘坐另一辆车和司机一同逃离了现场。救护车之后到达,从车辆残骸里就拖出了 Kite Gingsu。他还活着,但有生命危险,目前正被送往东轮医院。”

 

操……

 

夜神月呆住了,操……事情发展成这样只有一种可能。

 

“她在他身上装了发信器。”

 

“嗯?”

 

月闭上眼睛,描绘出当时大致的情形。“Shintaro。我们太专注于我和她之间的互动了,没有注意到当时在那个房间里她还做了什么。Beta 们会与 Alpha 们交谈,寻找和提防任何可疑的行为,同时让他们保持镇静和愉快,防止激起他们的竞争意识和焦虑感。她把跟踪器放在了他身上。这个计划从没打算在机构里绑架我。而是等目标移动的时候。这是最简单的办法。她前来面谈的唯一原因,就是确认我适合绑架。”

 

我遗漏了这点……我他妈早该想到。

 

Alpha 沉默,显然在对目前的情形进行自己的评判。

 

“我相信你大部分是正确的。但是,有 72% 的可能性,另外一个 Yggdrassill 的成员放置了这个发信器。我仔细观看了 Shintaro 在配偶机构的每一分钟。她从未和你的 Beta 有直接接触。”

 

所以他们动用了第二个杀手。

 

Yggdrassill 家族中的很多人从未露过面。家族的追随者甚至可能由一整代以前被绑架的 Omega 繁育并抚养长大。对于这么小的任务,甚至用不着动用一个家族成员。这项简单的工作只需要一个小角色。说不定仅仅是机构本身的工作人员……

 

这不重要。

 

我早该想到。

 

“他能挺过来吗?”月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通常这种时候,Alpha 会带着安慰将手放在 Omega 的肩膀上,说“不要担心”,显示出简单粗暴的同情,不停重复“别担心,会好起来的。”月用手臂圈住自己,祈祷侦探不会靠边停车,然后拥抱他。这极有可能发生,一旦侦探解密了他的过去,当然,这会让他看上去像一个无辜的 Omega,L 会认为他……很无助。

 

至少他不会再认为我是 Kira……但代价高昂……

 

“他们也不知道。”L 回答。

 

月猛地抬起头,带着不敢置信的神情盯着他。侦探还在看着路,沉浸于自己的思考中。他似乎不打算说任何其他事情………这显得有点……怪异。

 

“谢谢你,”月轻声说,视线转向一旁。

 

“嗯?”

 

“因为没有说谎。也没有试图粉饰太平。”来自这个城市的灯光模糊地照进来。

 

月本该在那辆 SUV 上;如果 L 未曾在那个准确的时刻出现,他今晚就会和 Kite 一起开车回家。

 

“现在他们知道你已经察觉他们的计划了。”

 

Yggdrassill 的人会发现警察已经来找过他了。

 

“我的结论也是这样,”侦探喃喃,“渡已经指示你的父亲,对符合目标条件的其他 Omega 们实施保护性羁押,立即。但是,我更担心对方会放宽搜寻的条件。”

 

“这些条件究竟是什么?”究竟是什么,让那些人谋杀和绑架像我这样的 Omega?告诉我 L,告诉我。

 

“Omega。二十到二十五岁。日本籍男性。血型 A+。未交配。异常早期的呈现。他们也在寻找不同种族背景、并符合其他所有标准女性受害人。你是完美的受害者,不仅因为你符合所有的要求,绑架你更是对 NPA 逮捕 Shishio Yggdrassill 的报复。”

 

月对侦探闪过一丝钦佩:这是一组极其细致的特征描述。在这个城市里,只有极少数的 Omega 与它完全吻合。以及,L 的担心不无道理。Yggdrassill 的人真的会在意他们抓到的 Omega 是十八还是二十八岁?如果是这样,处于危险中的 Omega 会远远多于 NPA 可以保护的。

 

“还有多远?……你在把我带去安全地点吗?”

 

“这么说吧。我们会呆在一个公寓里,是我在东京工作时的行动基地。还有十二分钟。“

 

月点头,陷入了沉默。第一次,侦探没有搅乱这份安静。Omega 收拾好情绪,用他即将实施的反击将它们包裹起来。Yggdrassill 家族将付出代价。高昂的代价。

 

L 的行动基地,哈? Kira 能搞定。


评论(14)
热度(80)
2017-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