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矾

@阿矾

躺尸中。……

© 阿矾

Powered by LOFTER

[L月][Into the Grey]Chapter14 A Necessary Distracti

译者声明:无授权渣翻。不妥删。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045845/navigate
作者:Kratos_Aurion (Velvet_Crowe)


Chapter 14 A Necessary Distraction 必要的混乱

 

章节简介: 怒不可遏的时候,人都会这么干。

 

***

 

月的拳头撞到了他的下巴,力道把 Alpha 摔回了墙上。

 

[哈……出乎意料。]

 

侦探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冲着大口喘气的袭击者眨了眨眼,试图理解刚刚发生的事情。 [一个 Omega……揍了我……]惊喜得让人麻木。

 

大约十六秒后。

 

[呃……真的很痛。]

 

L 尝到了鲜血。金属的味道混着钝痛,Alpha 的怒意升腾。他用舌头舔过微张嘴唇,感觉到唾液带来的刺痛。他蜷起修长的四肢,反撑在墙上。

 

“有力的右拳钩,夜神月。我希望你准备好迎接后果。”

 

那双焦糖色眼睛眯起,愤怒满溢。

 

L 突然向前,借助墙壁的反推力冲向冒犯他的 Omega。最后一秒时,他扭身飞踢,砸中了月的肩膀。

 

Alpha 满意地看着对手滚落在地板上。一来一回,两者间力量的悬殊显而易见。[现在,任何一个理智的生物都会选择道歉,并请求宽恕……]

 

但这个 Omega 似乎并没有把自己归入这一类。

 

“我推测你想生育孩子,你认为这是某种侮辱?”黑发的 Alpha 缓缓道,同时大步走向趴在地上的年轻人,“对,我能想到。但无论如何你攻击了我,我必须以牙还牙。”

 

“操你!”Omega 咆哮着,调整狼狈的姿势。他从地上爬起,向着那个比他更强壮的人冲了过去。

 

L 预料月可能会用身体对付他,或者再一次挥舞拳头,但……距离还剩半米的时候,褐发突然跌倒在地,单腿横扫。侦探不曾想到要保护自己的腿胫,于是……

 

[操……哦。]

 

L 伸出双手,仅仅为了不让脸砸在实木地板上,然后和地上的 Omega 滚作一团。

 

[作弊。这不是你的风格,月。]

 

一串野兽般的低吼从他的喉咙里冒出,本能正勒令他彻底歼灭那个胆敢袭击他两次的对手。(L 的理智并没有太大的异议)

 

侦探翻身,抓住了褐发青年的手臂,然后挪动到那具瘦削的身体上方。

 

准确无误地,L 的牙齿锁定了月的喉咙。年轻的男人颤抖着,脆弱的姿态昭示着畏缩。Alpha 将全部的重量压在月的身上,从头至脚按住了他,并最终,毫无疑问地、宣示了对这个讨厌的 Omega 的支配。

 

但半秒后,月又重新掌控了自己,极力挣脱、并攻击一切他可以够到的 Alpha 的部位。侦探用双腿缠住 Omega 的下半身,死死控制住月腰部以下的身体。

 

他抵住月的脖子低吼。[你不可能赢得这场战斗。你够聪明也明白这点。现在,投降。]

 

脚不能踢,月用手摸索着抓向侦探的喉咙和眼睛,试图迫使脖子上的牙齿离开。L 嘶吼着,愈发用力地咬下,并抓住了袭向下颚的拳头。

 

别无选择,月。

 

[你。]

 

[要。]

 

[服从。]

 

从最初的那拳不过两分钟,Alpha 已经把 Omega 掌控在身下,死死摁住了袭击者的四肢,锁住了攻击者的喉咙,用自己压倒性的信息素彻底洗刷了月的樱花巧克力气味的愤怒。

 

然而,Omega 仍在反抗。

 

L 能察觉到对手的耐力正在逐渐流失,挣扎也变得愈发微弱。

 

但,月仍在反抗。

 

直到……

 

“龙崎!”

 

***

 

“龙崎!!”

 

月从未听闻渡的声音如此愤怒。诚然,他认识这个 Alpha 老人不过二十四个小时,但……[我敢打赌,他很多年没这样大喊大叫了。]

 

Omega 能感到自身的怒火随着肾上腺素的耗尽而消散,以及,随着的愤怒殆尽,来自身体的悸痛重又发作。[操他妈的 Alpha…… ]

 

世界上最好的侦探的正压制着他,而月此刻唯一的使命,就是尽可能地在对方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伤痕。但令 Omega 无比恼怒的是,正如性别歧视的傻逼们所宣扬的,L 天生就比他更为强壮。

 

[但是他仍然要我服从……]即便月的骄傲默许这样的事发生,但现在服从,只能让侦探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月很乐意生育几个 Alpha 的小崽子。[所以,很高兴我要让你失望了,L。]

 

很好,当他彻底脱离极度的疼痛后,他大概会更高兴。随着每个瞬间的流逝,他的思维变得越来越模糊。

 

“放开他!现在!”

 

[渡一定更近了……行动真迅速,作为老人……]

 

老 Alpha 并未冒险强行干预,以免事态进一步恶化。

 

月感到喉咙上的压力减轻了,立即缩起下巴护住这处弱点。明天那里会有一个齿形的瘀痕。[Rem 下周可有趾高气昂的一天了……]

 

[哈……也许这能让我翘掉面谈……]

 

渡的干扰似乎让 L 短暂地分心,但那股怒火,来自上方的那具纠缠着的躯体每一寸地方,并没有淡化。月被封死在不折不扣的、咖啡味信息素的空气泡中,而 Alpha 仍在源源不断地倾泻着他的气味。

 

它们绵绵不息低吟着[服从……]

 

月连贯的思路飘散了。

 

[奇怪……通常它们听起来像在尖叫……但……他妈的绝无可能……]

 

Omega 试图利用侦探的犹豫,拽出自己的双手,向困住他的生物发起又一串攻击。但他的挥拳没有任何真正的力量,疼痛涌入大脑,他的肌肉开始无法控制地颤抖,。

 

L 在他的脸上嘶吼,对他坚决的不服从作出本能的反应。[除非我失去意识,否则你不会停手,对吗?]

 

很好,如你所愿……

 

漆黑的乱点,衬着 L 的眸子,纷乱地涌过他的视线。

 

[……向你……]

 

黑点。越来越多了。

 

[……服从。]

 

黑暗彻底降临前,月脑海中的最后一件事:

 

[看?我早跟你说。]

 

***

 

侦探这一切的目的,归根结底,是迫使 Omega 尊重他的权威;L 并未料到身下会有一具毫无反应、受伤的身体。[终于!]Alpha 发出低沉而愉快的声音,以及,伴随着胜利,侦探的理性回归了。

 

他慢慢地松开了月双腿上的钳制,但仍抓着 Omega 的手腕,以防万一。否则他会像之前那样试图制造更多伤口。

 

[哈。争强好胜的小混蛋……]

 

但这让月最终的服从更令人心满意足。

 

黑发抬起上身,俯视月的脸。那双好看的焦糖色的眼睛合上了,但他的呼吸,作为一个刚刚还在奋力搏斗的人来说未免也太浅了。

 

“月?”

 

没有反应。

 

L 睁大眼睛。[你一直挣扎直到失去意识?为什么?]侦探迅速从 Omega 无力的身体上滑下,抵抗的消失缓解了他对支配的渴望,但也使他的焦虑指数般上升。渡冲了过来,跪在他们一旁。

 

“他失去了意识,”渡说,抓起一只无力的手腕检查了脉搏。“怎么回事?”

 

“他打了我,”L 单调地回答,托住月的脸,试图得到任何形式的回应。[我就只踢了他一下……]

 

“L!”

 

渡的声音罕见地焦躁不安,但是年轻的 Alpha 暂时还毫无悔意。他的管家摇了摇头,手指小心地触摸月的身体右侧。

 

“算了。我们需要给他做X光。现在。”

 

L 黑玛瑙般的眼睛睁大了。[很好,我马上就要后悔了。]

 

[该死……他的肋骨。]即便是月突然的袭击带给他的震惊都未及此刻。他慌乱地站起来。[你不再挣扎仅仅是因为你晕了过去……你痛到晕了过去?那是作弊。]

 

侦探重新计算了他的 Omega-智力 系数。[负十五点三。还在加重。]但,他快速地回顾,也许仅仅适用于这个 Omega。[这个浑身散发的巧克力味的闭门不出者让一切清晰起来……]他轻柔地摇了摇月的肩膀。

 

“月?”

 

没有反应。

 

“把他放到床上,”渡下令,抽出手机。 “我让 Matt 向东轮医院要一台X光机。”

 

侦探茫然地点点头,俯身,将 Omega 从地上捞起。他比 L 猜测的更重,算是后见之明,肌肉给了他给总是扬着下巴的底气;被从地上拉起时,Omega 没有丝毫动静,L 皱起了眉头。

 

[快醒过来,该死!]

 

但和以往一样,月没有和他取笑。

 

这种事从来就没在计划里;这个 Omega 的行为已被证明完全无法预料。L 需要重新评估让月接近 Yggdrassill 的方案。那帮 Alpha(或者,真诚地讲,任何地方的 Alpha)绝不会容忍这个 Omega 所秉持的连绵不断的抗争。[也许我应该把他搬去另一个安全屋,让 Aiber 看着他……]

 

但是……

 

他并不乐意。

 

丝毫都不。

 

因为,这意味着放过手里唯一的 Kira 嫌疑人。

 

褐发今晚和一个 Alpha 发生了搏斗。任何有关月并非 Kira 的疑虑,都基于 Omega 和安保人员发生争斗的不合理性;而现在,这种不合理性已经破产了。

 

[这让夜神月是 Kira 的可能性上升至百分之八……我想虽然挨了一拳,但也有些收获。]

 

L 承认,他是故意激怒他的对手,但 Omega 会主动挑起身体攻击,这样的事闻所未闻。何况对方是一个 Alpha。[眼泪就不错。或者沉默以对、道歉、大喊大叫……]这些都有可能,但绝不是冲着对方的脸来上一拳。

 

他瞥了一眼蜷缩在胸口昏迷不醒的人。月的档案显示他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学生,出自一个幸福的家庭,时不时会针对他父亲的案子向 NPA 提供一些来自 Omega 的建议。但靠在他臂膀上的这张脸并不属于这样的一个人。同样,也不属于一个曾经被拐卖、奴役了四个月的 Omega。

 

他小心翼翼地把月放在客房的床上,站直身体,从高处研究他迷雾重重的共事者。

 

不,这是属于会挥出第一拳的 Omega 的脸。强健有力。[如果你没去洗那筐衣服,说不定能与我势均力敌?至少持续三分钟?]毋庸置疑,无论 Omega 的健康状况如何,Alpha 最后都会赢,但……

 

渡的声音从大厅飘来,有些失真,但 L 断断续续地听出他正从夜神月的交配中介机构那里获得 Omega 的完整病历。L 扁了扁嘴;月八成会情愿这个意外可以不用发展到这种地步。

 

小小的幸灾乐祸迅速消逝。[仍然昏迷……] L 将手放在 Omega 的脖子上,感受着在那一处伤口下急速跳动的脉搏。

 

电梯的发出叮的声响,Matt 离开了。[无监护状态。]

 

[又一次。]

 

侦探以前从未操心过这条特定的法律会适用于自己。在性别分化之前,他就已经离开了孤儿院,但即便在当时的孤儿院,那些不容于世、天赋异禀的孩子中的 Omega 也被安全地保护着。显然,日本作为一个国家在这方面更为保守,超过一个反常的英国大家庭。

 

L 将另一只手放到嘴边,啃了啃拇指尖。[不对……]

 

目前,夜神月在侦探至最直接接触的人中排第六。[十八小时与清醒的你为伴,夜神月。总计二十四小时。]换做以前,牵连更少的犯罪迹象,L 也早把人扔进审讯室了。

 

Alpha 动了动手,拇指抚过 Omega 尖锐的下颚线。[我希望你就是 Kira……]但似乎并不可能……

 

“你为什么想杀死他?”

 

L 让他的手落下,瞥见了身后站在门口的白发 Omega。[他变高了……]虽然,上一次侦探与他最苍白的继任者处于同一个空间,还是在八年前的孤儿院。Near 的 Beta 正在厨房里叮叮当当。

 

[家里真是够挤的。]

 

Alpha 转向床上。

 

“我没有杀死他的意愿。”

 

Near 向房间内探身,有些好奇,研究着昏迷中的 Omega。“他很痛苦。我在这里就能闻到。”

 

“我清楚,Near。”[因为我就是肇事者……]

 

白发的少年小心地进入房间,用一种顺应的姿态向 L 微微低头([月最好能学着点……]),然后握住了褐发的手腕,自行评估着月的状况。

 

“你可以抱抱他。”

 

“这个方案的不可行性已经被充分讨论过了,”Alpha 干巴巴地说。

 

“他符合那些条件。”

 

这并非一个问句,L 没有回答。夜神月符合 Omega 非法du品试验的目标类型。

 

“他为什么打你?

 

“我暗示他迎合了某种 Omega 的刻板印象。”

 

“那他是吗?”

 

“不。”

 

“那我推测你曾希望用某种方式向他施压。你得到答案了吗?”

 

“是的,”[我想我成功证明了夜神月极度神经质。五星级的。]

 

“他的肋骨受伤了?”小 Omega 问道,伸手解开月的衬衫查看伤口。L 想移开视线,以月的保守,大概并不想让人看到他的胸廓。但月被暗秽的红色覆盖的右半边躯干还是映入了 L 的视线。[操。]

 

Near 轻轻触碰伤口的边缘;床上的 Omega 毫无反应。

 

“哪怕疼痛得失去意识,他的气味依旧非常消沉,他可能长期处在极大的压力下。这个案子只会雪上加霜。他撑得住吗?”

 

“是。”

 

“你有证据支持吗?”

 

“他之前经历过。”

 

“你希望他成为 Yggdrassill 家族的目标。”

 

“已经是了。NPA 的内线已经报告了他明天返回医院的计划。在十八个小时内他们有87%的机会向他出手。虽然我仍有疑虑,他们为什么还没有更换目标。“

 

“你也准备好拦截那帮暴徒的袭击了。”

 

“是。”

 

“如果他们绑架了他?”

 

“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

 

月在心率监视器富有节奏的滴滴声中突然睁眼。出乎意料,全身的疼痛消失了。[我服药了?]

 

他挣扎着试图坐起,感觉到手臂上的重量。褐发模模糊糊地转过身去看是什么阻碍了他,看到自己的手正被另一只苍白的手握住。他眨了几次眼,确定这是真实的。他的视线沿着手臂上移,落在了坐在身旁、白发的 Omega 身上。

 

[好的,现在我醒了……]

 

“我能把手收回来吗?”月问道,语气冰冷。

 

“可以,”这个男人似乎并不在意月对在一个陌生人身边醒来颇有微词;那个陌生人正坐在他的床上,握着他的手。

 

[这他妈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后他记起来了。

 

[我揍了 L。]

 

Omega 感到一个满足的笑容在脸上绽开。[我打了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也许并非我最明智的时刻,但完完全全值得……]Alpha 毫无疑问地活该,但攻击一名警员(或者著名的侦探)是一个无法否认的愚蠢举动。

 

但这并不能解释,一个傲慢的、蓝眼睛的 Omega 为什么会出现在他身边的床上。

 

他拉下笑容。“你是谁?”

 

蓝眸从侧面瞥了他一眼。“你可以叫我 Near。你是夜神月。”

 

“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为什么抓着我的手?”

 

“你受伤了。”

 

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眯起。真的?[我并没有感觉到。]月摸索着扯下套在手臂上的绑带,终于让心率监视器闭上了嘴。

 

“这没有回答任何一个问题。”褐发青年表示。

 

“实际上两个都回答了。你是一个 Omega,在治疗过程中辅以身体接触会加快伤愈。因此,我在这里,是因为你受伤了;我握着你的手,是因为你受伤了。不过,如果你想要一个更明确的答案,龙崎告知我,你曾要求避免一切身体接触;所以我将治疗调整到有效的最小接触。我们现在都客房里,因为我们要睡在一张床上。”

 

这段简短的发言后月得出结论,他非常不喜欢 Near。

 

[哈。不。绝对不……]

 

[所以你就找了一些其他的倒霉蛋来满足你收留 Omega 过夜的幻想,L。]

 

“抱歉,”月出声,维持着冷淡的、最低限度的礼貌,“不会有用的。我要去睡沙发。”

 

褐发青年第二次试着坐起来,发现身体中的药品剂量带来的阻碍比 Near 的手还沉。

 

苍白的 Omega 瞥了他一眼。“你有两根断裂的骨头。现在移动并不明智。以及,在受伤的情况挑起与 Alpha 的身体对抗也不怎么明智。”

 

[这个人也是你那种气死我的风格,L?]

 

“并无冒犯,”月回道,带着礼貌,“但是龙崎说了实话。我不喜欢和别人接触,以及我很确定,我不会和一个陌生人睡在一张床上。几点了?”

 

“十一点十七。”

 

[我揍 L 时是八点三十……该死的 Alpha。]

 

“过去三小时发生了什么?”

 

“Matt 定位了袭击你的 Beta 的嫌犯用于逃离现场的车辆,以及,通过交通监控,我们确认了三名嫌犯中的两名。L 正在指挥 NPA 对他们最后出现的地点实施突袭。”

 

“那你之前一直在做什么?”

 

“审阅 Bianca Pillay 的尸检报告。”

 

“还有?”

 

那个 Omega 蓝色的眸子眯起,然后移开了视线。[哇哦,大学毕业后我就没见过这样的表情了……看来你也不喜欢我。]

 

“医院里另外那四个 Omega 会好吗?”月追问。

 

“未知,”Near 回答,并未抬头。“你现在该睡觉了,因为你要在明天早上前往医院,再次实施你的伪装。”

 

[你没错,但我不会在这里睡觉……]

 

“我说了,餐厅里有一个沙发,我睡那个就很好。”(沙发大概已经被挪开了,为了给 L 的指挥中心腾出空间,但还是柔软舒适。)

 

褐发终于迫使自己挺直了身体。然后意识到这为什么不是个好主意。月咬牙,希望房间能停止旋转。

 

“如果你还想试试走路,就能再摔一跤,” Near 冷漠地评价,继续敲击笔记本电脑的键盘。

 

月真的不愿承认这个 Omega 言之有理。但房间仍顽固地倾斜着。

 

“你们给我注射了什么?”

 

“渡的应急箱里有一支静脉注射的止痛剂,与你正在服用的处方可兼用;这种情况下你清醒后会需要更高的剂量。他在九点二十分时给你注射,所以你大概会感到眩晕、方向感混乱和恶心,会持续约六个小时。“

 

月放低视线,至少希望地板能保持静止。[这帮人认真的?不要拿针扎我了。]

 

“我看了你的血液检测报告,” Near 说。

 

[你当然看了。]月下定决心一定要去沙发,爬也要爬过去。

 

“你的伤势加剧了你自暴自弃的症状。没有你的 Alpha 在身边——”

 

“我没有 Alpha”,月的凶狠地嘶声。他暂时还无法勒死这个白发的怪胎,哪怕这个想法多么引人入胜。“我。很。好。”

 

“你的身体并不这么认为。这次你可能痊愈,但接下来的十年,身体自愈的机能将逐步减弱。如果你不想在四十岁的时候因为一个纸割的伤口就失血过多身亡,你需要学会接受身体接触。”

 

月快速地(更准确地说,慢悠悠地,尽管他想快速)转过头,瞪着那个更年轻的 Omega。

 

“他妈不要碰我。”

 

只要他能通过 Rem 的检查,他们就不能再强迫他接受更多的治疗。就算他发现自己快要完蛋了,给他提供气味消除剂的卖家那里还有不少高端货可以帮助他平衡体内的激素。

 

Near 耸耸肩。“你的焦虑症状可以理解,但它不会改变现状。根据你的档案记录,我期待在这件事上你会变得比现在更明智。”

 

[不会有用的。]房间危险地倾斜,月突然发现到自己的头砸进了床尾的毯子里。[我是怎么倒在这的?]

 

“你大概会经历一些短暂的晕眩,可能是混用药物引起的。你介意我把你挪回正常的姿势吗?我认为头朝下睡不太好。”

 

[不要碰我……]

 

但说话声越过了他,高度的突然变化搅乱了他的感知。[至少渡给我打的东西压过了疼痛。]

 

一段无法感知长短的时间后,月发现自己回到了的枕头上,面朝着躺在身旁的白发的 Omega,笔记本电脑已经收起来了。

 

月瞥了一眼他们之间紧握的手,试图把自己的抽走。Near 翻了翻他蓝色的眼睛。

 

“如果 L 让龙崎把你带回这里,他一定对你有很高的期望,”Near 说,“我觉得,如果你能让我们的性别看起来没那么弱小,而不是太顽固、或者太恐惧于照顾好自己,会好不少。”

 

月很想骂人。[你他妈走运,今天我针对一切身体建议的挥拳份额已经用完了。] Near 靠近了。

 

“所以你这是在跟我说 Omega 们为什么非得贴在一起?”

 

“不,我只是在对你实施强制治疗,这样哪天你把自己折腾死了,L 不会因为觉得自己促成了你的死亡而自责。”

 

没等月有机会反驳,那个 Omega 凑近了,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了月的上面。

 

[哦,该死……]褐发想要放任自己,因为事实上感觉还不错。不掺杂着性欲、紧迫、或者任何想要更进一步的压迫感。很好的感觉。

 

[你们这帮人真是热爱践踏规则……我还以为我是这个公寓里唯一的犯罪分子……]

 

这种 Omega-Omega 间的抚慰已经算公共猥亵级别的了,被认定为色情行为,尤其在 Omega 信息素的融合可能会被任意一个 Alpha(比如 L)闻到的场所。在东京,惩罚措施包括了 Omega 互相间的禁制令、巨额罚款,以及任何受到影响的 Alpha 都有权直接和其中任何一个甚至两个 Omega 进行配偶面谈。这种行为唯一合法的情形,是当双方都处于发情期并待在安全屋中,或者濒临死亡时。

 

即使被药效搞得头脑昏沉,月也非常肯定,绝对不是现在的情况。

 

由于月的行动功能接近于零,Near 对于他们之间的姿势有着全然的责任。褐发等待着白化病人靠得更近,将他们四肢纠缠在一起(真若如此,月会全力谋杀掉这个小鬼),但是 Near 并没有。他只是握着月的双手,断断续续地亲吻他,直到药效和疲惫再次笼罩他们。

 

[你最好之前把门从里面闩上了。]


评论(8)
热度(67)
2017-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