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矾

@阿矾

躺尸中。……

© 阿矾

Powered by LOFTER

怼天怼地楚甜甜(1)

> 4000粉点梗。粮食向。三发完结。

> 恺撒年龄比原作时间线大四岁。

> OOC都是我的😖
 

离放课铃响还有不到五分钟,楚子航坐在教室后方,心不在焉地听着习题讲解。窗外的阳光很好,从这里能够远远地看到仕兰中学的校门。黑色的栏杆外,各类私家车挤挤攘攘地在路边排成长龙,到处都是等着接孩子的家长和司机。

 

口袋里突然传来轻微的震动,楚子航摸出手机,低头摁亮了屏幕。是家里的司机发来的,大意是出了点突发情况,女儿生病进了医院,可能没办法来接楚子航了。

 

他捏着屏幕思索了一瞬,低头快速地回复司机:“没关系。我自己可以回去。”

 

教室里乱哄哄的,学生们像即将出栏的羊群,东张西望,躁动不安。楚子航按下发送键,在脑中规划着归家漫长而曲折的公交线路,不由地感到微微头痛。

 

他左手撑着头,另一只手闲闲地搭在课桌里,手指摩挲着实体键盘,轻微地叹了口气,然后点开短信功能,在课桌里盲敲出一串数字,接着是确认键……他在脑海中想象出那个暗绿色手机屏幕上现在的界面,拇指摸索着按键,一个字一个字地按出:“司机有事。能来接我么?”

 

手指最终停在了左上方的发送键上,犹豫了一瞬,点击“发送。”

 

回复来地很快,半分钟后手机震动,楚子航低头,一条新短信:“好啊好啊没问题。这就来,等我。”

 

他呼出一口气,嘴角微微上扬。

 

***

 

恺撒·加图索下了飞机,打了辆出租车直奔CBD。

 

这位卡塞尔学院年轻的临时校董、兼执行部实习专员、兼社团领袖和大三学生,此行来到中国是为了一个秘密任务。这么一堆头衔同时堆在一个人头上显得华而不实,像个卖大力丸的……不过在恺撒身上还算和谐……他本身就不是什么特别循规蹈矩的家伙。

 

他翻了翻任务概述,内容是定期联络某位在中国执行S级任务的秘密执行官……以往都是由昂热负责;但此时校长滞留欧洲不归,这件事本身在学院又是个秘密项目,关系重大。于是十六个小时前,他在餐桌上接到了昂热的一通电话。

 

“你是临时校董,这件事你早晚都会知道。先去机场,诺玛会把资料发给你。”昂热在越洋电话的另一端表示。

 

离开机场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CBD的某个办公楼前,恺撒进了楼,没上电梯,直接左拐推开楼梯间的门,下到地下一层车库,找到了司机休息室。

 

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双手飞快地打字,脸上跃动着淡淡的笑意。恺撒将他和资料上的人物画像对比,知道八九不离十了。

 

“您好,请问卡塞尔中国基金会是在这座楼吗?”恺撒随口编了个公司名,推开休息室的门,操着一口河南味的普通话说出了开场白。

 

***

 

“你到底还来不来。”楚子航握着手机冷冷地问。他举目扫视,放学铃已经响过半个小时,硕大的校园空空荡荡,只剩下他一个人,像一只被遗弃了的小动物。

 

电话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闪烁其词,“唉临时来了一个合作伙伴,我这不也没办法吗?儿子,你等一等我,我一定……”

 

“所以是不来了?”楚子航说,“上次也是也是差不多的理由和借口,这次又是。”

 

“这次这个是美国来的嘛,”楚天骄费力地解释。

 

“所以呢?”楚子航简直要气笑了,他看不出这和男人再次毁约有什么关联;美国来的特别高贵?比亲生儿子还重要?还是特别有钱特别帅?大家不都是两只眼睛两条腿吗?

 

“喂喂喂,儿子你等等。”对面的声音嘈杂起来,电流的杂音掺杂了其它陌生口音的说话声,吵得楚子航脑仁疼。过了一会儿,电话里再次传来楚天骄的声音:“我这就来接你,一定来,再等我二十分钟。”

 

***

 

时间倒回半个多小时前。

 

“好啊好啊没问题。这就来,等我。”楚天骄按下发送键。

 

“您好,请问卡塞尔中国基金会是在这座楼吗?”

 

楚天骄猛地抬头,双眼眯起,像一头警觉的狼。一个金发的外国人刚刚进入休息室,大夏天里一身挺括的西装,操着一口奇怪的普通话。

 

“不太清楚?要不您出门左转上楼去大厅的前台问问?”楚天骄收起手机,起身离开,与这个来路不明的外国人擦肩而过。他还有宝贝儿子要接,什么卡塞尔,不知道,不清楚,没听说过。

 

对方突然抬起手臂,想要拦下他。楚天骄脚步不停,一猫腰钻了过去。但对方同样眼疾手快,一转身又搭上了他的肩膀。

 

“卡塞尔学院S级高阶秘密执行官楚天骄先生。”恺撒一脚踢上了休息室的门。

 

楚天骄叹了口气,“行吧赶紧说,找我什么事。”

 

“我是卡塞尔学院执行部的……”

 

“等等……是昂热让你过来的?”楚天骄摆摆手,制止了恺撒的自我介绍。“你这个程序不对吧?”

 

恺撒皱眉,诺玛给他的剧本确实不是这样的。按照诺玛的剧本,恺撒是卡塞尔学院旗下某个皮包公司的投资顾问,对黑太子集团的某些业务很有兴趣,前来中国洽谈商业合作。表面上和黑太子的老板共商发财大计,实际上是和披着马甲的老板司机勾勾搭搭交换情报。

 

“小兄弟,你按套路来行不行?”楚天骄看这个金发小伙还没想明白,无奈地搓了搓手,“你这样直接杀过来找我,我怎么接待你?不接待吧,千里迢迢的不太好意思;接待吧……谁给我报销接待费?”

 

“什么?”恺撒被问懵了。

 

“你看,本来你装作投资顾问过来,和老板谈一谈画画饼;老板这么忙,最后肯定还是我来接待你;我俩吃好喝好玩好,一切规格都按最高级的来,反正商业合作这种事哪有那么容易成功嘛,最后账全记他头上,这不是很好吗?”楚天骄两手一摊,一副这位兄弟你行行好的口气,即使恺撒的年龄比他小了快一轮半。

 

恺撒满头黑线。这个真不怪他没经验。他长到二十岁,什么时候是个蹭合作伙伴接待费的画风。他在飞机上看过诺玛给他编的人设,当时的感想是莫名其妙:不就碰个头交换个近况,需要这么复杂吗?现在他知道原因了,敢情是因为S级的任务执行官自己要打秋风……

 

“完事后你打个报告,学院帮你报。”恺撒说,“反正执行部有的是钱,从来不缺任务经费。”

 

“那就好那就好。”楚天骄放下心来,接着脸色一变,“但我今天还是不能招待你。”

 

“原因?”

 

“大哥,我要去接我的宝贝儿子放学啊!”楚天骄瞅准机会一把推开恺撒,飞一般冲了出了休息室。

 

***

 

楚天骄觉得今天真是日了狗了,他在CBD的地下停车库里被一个中文都说不利索年轻鬼佬抓着不放,经历了你追我跑、左突右奔、纠缠不清,最后还是输给了年龄,被反剪了双手摁在墙上气喘吁吁,墙灰蹭了满脸。

 

“你再这么下去,我要跟学院汇报你已叛变,请求执行清除程序了。”恺撒警告。他很清楚楚天骄的言灵,知道一旦松手这事就彻底没戏了。

 

“我是真的有事……”楚天骄的口袋里传来一阵铃声,他艰难地朝恺撒晃了晃脑袋,“我接个电话。我真的没想跟学院对着干。”

 

恺撒略一犹疑,点了点头松开了手。楚天骄急忙摁下了接听键。

 

恺撒的听力很好,扬声器里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有着某个年龄段特有的外厉内荏,听起来凶巴巴的:“你到底还来不来。”

 

楚天骄一脸“都是你干的好事”,眼刀刷刷插在恺撒身上,嘴上却是另一番光景:“唉临时来了一个合作伙伴,我这不也没办法吗?乖儿子,你等一等我,我一定……”

 

“所以是不来了?”扬声器里的声音继续问。恺撒突然想起了诺玛给的资料,有关楚天骄怎么做着做着任务就多了个儿子出来……算算时间这孩子好像还挺大了。

 

“这次这个是美国来的嘛。”楚天骄挠挠头,有心无力地解释,继续恶狠狠地剜了恺撒几眼。

 

“所以呢?”

 

“喂喂喂,儿子你等等。”楚天骄捂上了话筒,对着恺撒一串流畅的嘴炮:“我今天必须去接我家孩子放学;我管你诺玛昂热卡塞尔还是别的什么鬼,统统改天再来。”

 

“等等。”恺撒心里一动,他之前是确实以为楚天骄所谓的接孩子放学不过是个借口,“所以你真的是去接儿子?”

 

“对啊。”楚天骄快被这个话都说不通的小年轻气死了。

 

“那我也去。”恺撒提议。

 

“什么?”楚天骄一脸你搞个毛的表情。

 

“这样总行了。”恺撒耸耸肩,“你父爱如山我拦不住;可万一你真的叛变了,学院也不会放过我。不如我跟着你去接你儿子放学。”

 

楚天骄思考了一瞬,“行吧。”然后松开了捂在手机底端的手:“我这就来接你,一定来,再等我二十分钟。”

 

***

 

迈巴赫里,司机冷下脸来,向副驾驶的恺撒伸出三根手指,“约法三章:第一、不许和我儿子说任何与学院有关的事;第二、不许说任何与我的任务有关的事;第三、不许提及你此行的目的。”

 

恺撒表示同意。这三条符合学院的保密条例,没有问题。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楚天骄问。

 

“恺撒·加图索。”恺撒回答。

 

楚天骄皱眉,“是我知道的那个加图索吗?”

 

“是。”

 

之后两个人都再没有说话。晚风习习,楚天骄一连串的熟练的插线并道再超车,六米长的车身像一条敏捷的鱼在车流中穿行。

 

十八分钟后,迈巴赫在仕兰中学的校门前缓缓减速。黑色的铁门已经关上了,里面空无一人,只有校门口一侧的路灯下还有个孤单的身影,像在等待着什么。

 

楚天骄缓缓地把车停在路灯前,推门下车,嘴里念叨着“你看我这不来了吗?”向那个身影走了过去。

 

恺撒从车内打量了那个孩子一眼,是个学生,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眼神凶巴巴的,像一头炸了毛的小动物。他对楚天骄在任务期间搞出来的家室没什么兴趣;只是之前地下停车场里的那一通电话,让他有点好奇人世间其他父子相处时的样子。

 

楚天骄替男孩拉开迈巴赫的车门。男孩丝毫没有理会父亲的殷勤,闷声不响地上了后座;即刻发现了副驾驶上还坐着别人,眉头一皱。

 

恺撒一向不吝于展示自己的礼貌和风度,何况对方还是个未成年人,那更是要以身作则、展示一下榜样的力量了;他微微侧身,开口道:“晚上好。”

 

男孩撇过脸,乜了恺撒一眼,“你是谁?”

 

- TBC -

 

下章看怼天怼地楚甜甜一怼二。

评论(23)
热度(480)
2018-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