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矾

@阿矾

躺尸中。……

© 阿矾

Powered by LOFTER

怼天怼地楚甜甜(2)


前文:怼天怼地楚甜甜(1)

 

> 4000粉点梗。粮食向。三发完结。

> 恺撒年龄比原作时间线大四岁。

> OOC都是我的😖

 

楚子航坐进了黑色的迈巴赫。他等得有点累,心里又憋了气,男人的话在他耳朵里就是嗡嗡的噪音。后座的车门关上,他脱下书包扔到一旁,抬头就看见副驾驶上坐了个陌生人,顶着一头耀眼的金色头发。

 

楚子航心里了然,第一印象直接打了个不及格。

 

副驾驶的陌生人回头,“晚上好。”

 

“你是谁?”楚子航没好气地问。

 

“恺撒·加图索。”恺撒皱眉,他被怼得有点莫名其妙,但仍解释道:“卡塞尔集团的投资顾问,对黑太子集团的某些业务很有兴趣,过来商务洽谈的。”

 

“我儿子,楚子航。”楚天骄回到迈巴赫里,关上车门,对着恺撒一脸“你看我真是来接儿子的”,然后转头对后座楚子航说:“跟加图索先生打个招呼。”

 

“你好。”楚子航面无表情,一副点到为止的样子。

 

楚天骄有点头疼。他这个儿子平日里是个标准的“别人家小孩”,长得帅成绩好有礼貌,随时随地拿出来都很给家长长脸。今天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犟地像根沉年老木头。

 

迈巴赫启动,中控台的亮了起来,楚天骄麻利地油门换挡,六米长地巨兽低吼着再次融入车流。

 

“不错吧,V12的发动机。”楚天骄忍不住拍了拍迈巴赫方向盘。

 

“呵。”楚子航在心里发出一声冷笑,心想又不是你自己的车,有什么好向别人炫耀的。

 

恺撒点点头,内心还是觉得自己那辆布加迪威龙更威风些。

 

“所以你今天就是接待他去了?”楚子航冷冷地问。车内的隔音很好,好到前排的两个人都清晰地听出了楚子航的不满。

 

“不,我这不没……”楚天骄否认,意思是接待个毛,我压根不想接待他。

 

“是我找的楚先生。”恺撒接过话头。他已经意识到掺和太多这对父子的私事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但他已经坐在车里了,总不能装作没听见。

 

楚子航抱着手往后一靠,“行吧,所以把我送回家后你们接下来打算干嘛?吃饭洗澡再去KTV开个卡座?最后是不是还要来顿烧烤啊?”

 

“这是什么?”恺撒觉得自己遭遇了知识的盲区。

 

“别装蒜了。”楚子航冷笑。他又不傻,都有同学跑来说“我上次看见你家那辆迈巴赫停在那个洗澡城门口”了,他爹那套他能猜不到吗?

 

楚天骄忍不住辩解:“我这不都是工作吗?”同时冲着恺撒挤了挤眼,希望这家伙赶紧帮忙澄清一下,他老爹可从来没跟远道而来的投资顾问说过这么一套流程。

 

“听着挺有意思的。”恺撒明显会错了意。

 

“哈?”楚子航简直要被气笑了,“那你的意思是不如我们按这个流程来一遍?”

 

“不不不。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再送他回酒店,今天就算完了。什么吃喝烧烤洗澡城,没有的事。你不是还有个乐高模型没拼完吗?那个什么法拉利赛车的。”楚天骄连忙否认,“还有你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跟别人说话呢。”

 

楚子航不吭声了,一个人气哼哼地坐在后面,像一头炸毛的小豹子。

 

“我觉得那个什么流程听着不错。”恺撒继续一本正经地表示。

 

楚天骄怀疑这货是不是听不懂中文……昂热派的都是什么不着调的人过来中国办事……

 

没等楚天骄腹诽完毕,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意大利人再次语出惊人,“所以不如我们三个一起去。”

 

车里其他两个人一愣,都被恺撒的脑回路震惊了。

 

“行啊。”楚子航淡淡地说,拿出手机,给他没心没肺的亲妈发了条晚归报备短信。“难得的机会,见识见识你的工作。”

 

于是在恺撒的号召下,事情朝着奇怪的地方滑过去了……晚饭楚天骄挑了一家常去的本帮菜馆。车里那出火药味十足的驴唇不对马嘴后,席间三个人都没怎么吭声,点菜什么的全靠楚天骄一人搞定。之后恺撒忙着和中华美食搏斗,吃得兴味盎然;楚子航低着气压专心吃饭,谁都不搭理。一个是恰逢青春期的亲生儿子,一个是听不懂中文的意大利鬼佬,楚天骄哪怕再没心眼也觉一个头两个大。

 

还好晚饭没给他闹出什么事来……吃完饭楚天骄把迈巴赫停在了洗澡城门口。车还没挺稳,穿着短裙的前台小妹就扭着小腰过来了,“诶哟楚大哥又来光顾我们生意啦,今天您打算怎么安排,我们最近又新推出了……”

 

楚天骄连忙打断了她:“今天就是带我家人来放松一下,呵呵。”

 

前台小妹“哦”了一声,一边扫了眼楚天骄身后的两人,有点搞不清这奇怪的组合是怎么组队成功还挂了“家人”的标签的。

 

三个人拿了钥匙牌,各自进了淋浴单间上了一遍肥皂,然后一人围了条浴巾进了楚大哥开的桑拿间。

 

“所以你看根本就没什么嘛,不就洗个澡嘛?苦逼的中年男人平日里工作累趴了,出来洗个澡嘛……放松放松……”恺撒一边听着楚天骄忙着跟自己儿子解释,一边抬手往热腾腾的火山石上浇了瓢水。

 

蒸汽“腾——”地一下就起来了。桑拿室里白茫茫一片。

 

楚天骄本以为恺撒一个初来乍到外国人可能不乐意跟陌生人一起蒸桑拿,没想到恺撒还挺习惯。桑拿间里可以点饮料。楚天骄开车不喝酒;楚子航未成年禁止饮酒;恺撒想来瓶冰啤酒,被楚天骄以“别带坏我儿子”的理由坚决扼死了。于是最后变成了三个人人手一瓶冰红茶,闷声不吭对着喝。

 

“加图索先生觉得怎么样?”楚天骄想起来恺撒还演着个不着调的的投资顾问。

 

“挺好啊。”恺撒耸耸肩,感觉适应良好并乐在其中。“就是桑拿间有点小,而且没窗;我之前在芬兰旅游的时候,桑拿房外面就是白茫茫的雪地,还能看见高山和湖泊。”

 

“你妹。”楚天骄暗自咕哝了一声,不过恺撒这壕之又壕的经历倒是提醒他了。他拍了拍楚子航的背,“恺撒刚从美国过来,难得的机会。你们这学期是不是有英语口语考试,要不要跟他练练口语?”

 

楚子航对着恺撒露出一脸怀疑的表情,也不想练什么英语口语。

 

“你是投资顾问?”

 

“是。”

 

“我怎么看你也没比我大几岁。”楚子航皱眉。

 

“二十岁。”恺撒主动交代年龄。

 

“你大学毕业了吗?”楚子航开始往下查户口。

 

“没有。”

 

“没毕业就工作了?”

 

“家族企业,我叔叔和我爸都没空,让我过来先看看。”恺撒糊弄地滴水不漏,反正他也不是全盘瞎说……

 

楚子航冷冷地说:“原来是家族企业捡漏的,还以为你有多厉害。”

 

一旁的楚天骄简直日了狗了,“你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一边看了眼恺撒。后者倒是一脸的无所谓,跟个酒都不能喝的小鬼有什么好计较的。

 

楚子航不说话了,捏着瓶盖,继续一口一口地喝他的冰红茶。他有种直觉,眼前的这个美国佬从头到尾都非常可疑。表面的毫无破绽只不过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但隐藏在水下的部分,才是它真正的实体。

 

话题创建失败,三个人在腾云驾雾的桑拿房里大眼瞪小眼。其实主要是楚家俩父子;毕竟恺撒是个局外人,还总不动声色的把组合往沟里带……楚天骄已经后悔了,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吹牛打屁欢声笑语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景象……见了鬼了,倒像个奇怪的团建活动。

 

你家团建跑桑拿房里干瞪眼啊?比谁胸肌大还是怎么的?楚天骄心想;他下意识地看了一圈,觉得这轮还是恺撒赢了。

 

“我先出去了。”蒸汽略微散了些。楚子航从干木板上起身,拎着冰红茶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恺撒也站起身。

 

“我十五岁的时候可比这混蛋多了。”他淡淡地说,跟着推开了桑拿间的门。

 

- TBC -

评论(21)
热度(389)
2018-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