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中。……

[恺楚]Until the Day (02)

章节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Chapter 02 身份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是谁?”

 

发烫的枪管抵在向导的太阳穴上,车厢内是呛人的硝烟味。但出乎恺撒的意料,眼前的向导没有丝毫惊慌,眼神沉着而镇定。汽车行驶在年久失修的州际公路。窗外是绵延不断的荒漠,点缀着零星干枯而低矮的植物。

 

“楚子航。D级向导。”向导回答,语气平缓,“以及开枪的话,我可以保证侧翻的概率是95%以上。”

 

恺撒眯起眼,像是在评估对方的威胁性。他持枪的左手保持静止,右手从车底捡起一根银色的金属链条,是之前倒车时从储物柜里一并掉落的。链子的尾部坠着一块银色的金属铭牌。大写的“GUIDE”。

 

向导铭牌。

 

恺撒拨动铭牌,翻到背面,扫过姓名、等级、觉醒时间……“你是去年才觉醒的?”

 

“确切地说,是十六个月之前。”楚子航回答。

 

作为向导,楚子航觉醒的年龄非常晚。通常情况下,哨兵和向导们15岁之前就会觉醒。而20岁以后才觉醒的向导……简直闻所未闻。战前,刚觉醒的哨兵向导们都会参加既定流程的培训,训练他们使用各自的能力,并为他们定级。而第三次全面战争打响后,一切非必要的组织机构都飞速瘫痪。 

 

恺撒心中升起了疑惑,但他没有纠缠,转向下一个更关心的问题,“跟了我两天,目的?”

 

“我需要你帮忙。”

 

“理由?因为我是哨兵?”

 

“部分原因。你是我任务的一部分,但我目前还不能透露。”

 

这种理由怎么听怎么可疑。恺撒脑中一转,类似的事情他也不是没遇到过,毕竟对任何向导来说,和A的哨兵结合都极具诱惑力。

 

“所以你其实——” 他眯起眼,“是来睡我的?”

 

楚子航眼中的光亮终于跳了跳,“不。”

 

对话中断,气氛变得有点冷。恺撒垂下握枪的手,简单地扫视车内,这是一辆改装过的越野。只有两座,后部堆满了方形塑料桶和板条箱,大约是汽油、水、食物还有弹药,经过一番暴力驾驶,早就一片零乱;驾驶台附近装载了各式仪器,盖革计数器的数值时不时地跳动。

 

恺撒将子弹退膛,手法熟练,“没什么不好承认的,想睡我的人一直只多不少。” 

 

楚子航冷冷答道:“那你大可放心,我唯独对这个没兴趣。”

 

“帮你有对我什么好处吗?”

 

“目前来看,”楚子航顿了顿,“没有。”

 

“那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恺撒耸肩,“路过下一个休息点麻烦停车。”

 

话毕,恺撒打开车载收音机,一副结束对话的姿态。

 

楚子航对恺撒的要求未置可否。根据以往的经验,恺撒将这类反应理解为默认。

 

一片电流的沙沙声后,低沉的女声响起,上世纪流行的爵士乐开始在车内流淌。恺撒拍出柏莱塔的弹匣,十五发的弹匣,还余三发。恺撒接触过不少向导,但很少有选择用枪的;更别说赌场里那一记漂亮的掷刀……他又侧头扫了一眼楚子航。对方依旧沉默着,只是专心地开车。

 

他忽然就很有兴趣了。

 

“不试图说服我吗?”恺撒突然说。

 

“我不认为有必要。你目前身无分文,就算我现在停车,没有食物、水、武器及交通工具,很难讲是先渴死、还是被路过的帮派打死。”

 

话说到这份上,就有点胁迫的味道了。而一个A级别的哨兵被一个D级的向导胁迫……

 

“你未免太小看我了。”恺撒冷笑,但心里却清楚,楚子航说得并没错。他的车和武器都遗落在了赌场外面,强行离开基本只有死路一条,再加上身无分文……

 

收音机里的爵士乐渐渐轻了,电流的噼啪声开始充斥在车内,大约是驶出了信号范围。恺撒干脆关了车载收音机。

 

“在自家持有三分之一股份的赌场作弊,很有成就感吗?”楚子航冷不丁地问道。

 

“你对我调查得很清楚。”恺撒意识到,这个向导永远知道要怎么直击要害。

 

“恺撒·加图索,加图索现任家主庞贝·加图索的独生子,哨兵,等级A,12岁觉醒,未结合。你是我目前为止所接触过的等级最高的哨兵,我不得不谨慎一些;不过没料到,局面会突然变得这么……” 他斟酌了一下用词,“戏剧化。”

 

话音落下,恺撒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如果你找我是因为加图索这个姓,那就找错人了。”他弯腰,把之前散落在地的东西一一捡起,扔回副驾储物箱。“我跟家族至少三年没联系了。他们找不到我,我更不会去主动找他们。我巴不得那帮老家伙以为我死了。不过他们最近倒是有点脑子了,停了我的银行账户和信用卡,这你大概也知道。”

 

“有没有找错人,不是你和我能断言的。但你报复家族的思路……很有意思。”楚子航不咸不淡地评价。

 

“赌场这时候大概已经发现我的车和枪了。可惜运气不好——”恺撒从胸前的口袋中抽出那张叠起的纸币,并着楚子航的向导铭牌,夹在指缝间递过去,“利是彻底黄了;本金还给你。” 

 

楚子航单手接过,将金属铭牌挂回脖子上。

 

“任务完成之后记得寄账单给我,我会赔偿你的损失。”恺撒回头看了眼一片狼藉的越野车。

 

“我需要你的帮助才能完成任务。”

 

“我当然清楚。”恺撒挠了挠眉毛,“我会帮你完成任务。”

 

变相地承认自己被胁迫实在是太挫了,恺撒觉得这时候需要一些酒精来安慰一下自己。他把伯莱塔扔回储物箱,侧身,从后方一个翻倒的板条箱里抽出一只棕色的玻璃瓶,没看标签,用牙齿咬开瓶盖,仰头喝了一口。

 

和预料中完全不同的味道,恺撒差点一口喷在挡风玻璃上,“这是什么?”

 

“姜汁汽水。”楚子航答道。

 

“甜得黏牙……”

 

***

 

楚子航一路向北,两个半小时后,然后将车停在了一个废弃的村落。只有零零散散的几间屋子,年久失修,在漫天的风沙中嘎吱作响,瑟瑟发抖。

 

楚子航熄火,然后指向不远处一个破旧的电话亭,“去那里。”

 

GPS系统和无线电通信早就被军方彻底征用或严格限制,对于普通人来说,信息传递的方式几乎退回一个世纪前的状态。于是街边的电话亭倒是成了如今信息传递便捷的方式。楚子航打开门,熟练地投币,拨出一串数字。

 

恺撒没有挤进去,只是站在外面;这种距离,任何隔音措施对A级的哨兵来说都是徒劳,于是楚子航干脆连门都没关。几声等待声后,听筒中传来一个机械的女声:“请输入专员编号。”

 

楚子航伸出右手,在锈迹斑斑的键盘上按下一个6位数字。

 

“专员身份确认。请输入任务编号。”

 

又是一串数字。

 

数十秒的沉默后,那个机械的声音再次出现,“任务进度确认。下一阶段计划的密钥为——”女声突然一个不自然的停顿,一串字母夹杂数字被逐个念出。

 

然后是断路后的忙音。

 

楚子航挂上电话。抬头看向远处的地平线,“目的地就在那里,不远了。”

 

恺撒顺着相同的方向看过去,一片低矮而起伏的山峦,草木枯黄。依据哨兵的视力,似乎能看到一层层铁丝网和野蛮生长的杂草树木,零星地点缀着几幢平楼。

 

像是某个已经被废弃的军事基地。

 

“那是什么地方?”恺撒问。

 

“任务的收尾;想必也是‘学院’认为我需要你协助的原因。”

 

恺撒紧跟着楚子航回到越野车上。向导从驾驶座下抽出一只加密的金属箱,指纹锁验证打开,里面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开机后进入命令行界面,输入指令,然后逐键敲入从那通电话中获得的密钥。

 

屏幕上弹出验证成功的提示,一个图案闪过,哨兵敏锐地捕捉到了,是一棵巨大的、枯萎的树的剪影。解密进度开始读条,终于在100%的数字停下。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表突然充斥在屏幕上。

 

“这就是你的任务?”

 

“是。”楚子航快速地浏览屏幕。

 

“你来找我之前,也是这样的步骤吗?”恺撒问。

 

“是。”

 

“听着可真瘆人。”

 

楚子航依旧注视着屏幕,“明早开始行动。根据资料,基地已经被当地的帮派占领,好在成员中没有哨兵或向导,我们被同类发现的几率并不高。”

 

“需要多久?”

 

“顺利的话半天就能返回。”

 

“我的任务是什么?”恺撒大概也猜到了。

 

“协助我,避开一切武装人员及感应装置的注意。”楚子航确认。

 

“任务目的呢?”恺撒问出了最关键的部分,尽管他不觉得楚子航会告诉他。

 

“你很清楚,我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楚子航淡淡地说。

 

恺撒耸肩,“我还挺喜欢你这种说话的语气。”

 

***

 

接近傍晚,太阳缓慢地滑向西边。

 

楚子航终于看完了全部的任务资料,挑选了几个页面,将笔记本电脑交给一旁百无聊赖的恺撒,“这些,你可以先熟悉一下。”

 

他下车,开始清点中午“戏剧化”事故造成的损失。黑色的车身平白多了几个弹坑,堆叠的箱子和汽油桶东倒西歪。他找出防水布,将碎裂的后车玻璃暂时遮住,然后动手整理那些东倒西歪的箱子和塑料方桶。大致地清理完毕之后,楚子航找出便携燃气炉和几个食品罐头。

 

“这是晚饭?”恺撒皱眉。

 

“你可以选,鸡肉或鱼肉。”

 

“你是在问我这两坨屎哪一坨更香一点吗……”,恺撒看了一眼楚子航手里的罐头,“你先选吧。对我来说都一样。”低头继续浏览楚子航给他的资料。

 

确实是一个几乎废弃的军事基地。这样的基地并不少见,“诸神黄昏”核爆之后,各国的军事力量都遭受了毁灭性打击,大量军事设施不得不被裁撤或减员,有些连基本的运营都无法维持,甚至不少还被当地新兴的帮派组织洗劫强占。恺撒重点看了基地的平面图,某个三层的建筑被标上了记号。还有一则五年前小型飞机降落过程中在附近深山失事的报道,包括飞行员在内,三人当场罹难,恺撒注意了一下日期,是在那场著名的“诸神黄昏”核爆前五天。

 

晚饭准备好了,楚子航将吞拿鱼的罐头递给他;恺撒咬了一口,又干又柴,像是在嚼木头。

 

向导捕捉到了来自哨兵的不悦,提醒道,“明天的行动需要大量的能量,我建议你补充足够的蛋白质。”

 

恺撒觉得从和这个向导搭话的那一刻起他就没遇过什么好事。哨兵敏感的味觉更是把这种糟糕的口感放大了百倍。他完全不记得他是怎么把那一整罐吞拿鱼配着同样毫无滋味的罐头芦笋咽下去的。

 

艰难的晚饭毕,他们挨个搜查了村落仅存的建筑,大多早已被洗劫一空,布满蛛网灰尘,卫生间更是污水横流。最后总算找到了勉强凑合一晚的栖身之处;恺撒松了口气,好歹不用睡在室外了。

 

他在一张干瘪的弹簧床架上坐下,锈蚀的金属弹簧发出难听的嘎吱声,一蓬飞灰应声而起。楚子航将睡袋和洗漱用品放在床边,转身便走;向导给自己找的房间在走廊另一端。

 

“我以为你好歹会跟我说句晚安?”恺撒掸了掸睡袋上的灰尘。

 

楚子航在房间门口停下,转身,向导的能力让他很清楚,恺撒还有下文。

 

“我的观察,除非必要,你总是在尽量避免和我交谈或接触。”

 

楚子航没有回答。

 

“看来我说得没错。”

 

“任务结束后你就可以离开了。”楚子航说,“有什么问题吗?”

 

“不。”恺撒笑了,“我只是以为向导一般都还挺喜欢我的。”

 

“我看不出这和任务有什么关系。没事的话我走了。”楚子航皱眉。

 

“晚安。向导。”恺撒说。

 

楚子航轻轻带上了门。

 

***

 

楚子航回到自己栖身的房间。紧绷的精神终于得以放松。

 

他把睡袋扔在塌了一半的弹簧床垫上,略一思索,还是返回越野车,打开后车厢,取出一只便携药箱。

 

他和恺撒的运气不错,都没在中午那场荒诞的突围行动受伤,这使得他们能以完全的、充沛的精力应对明天的行动。恺撒没有说错,除非必要,他确实是在避免更多的接触。这是他第一次和别人合作任务,而这个“别人”恰恰还是一个A哨兵。从资料描述来看,只是一个简单的潜入任务,只要足够谨慎小心,他完全可以独自完成。他不理解为什么来自“学院”的任务指示,会特地让一个哨兵掺和了进来。

 

如果没有结合,向导并不能阅读哨兵的想法;但无论如何,向导总是能被动地感知周围人的情绪波动。觉醒以来,他一直都被杂乱纷扰的信息所包围,心底的焦虑感也长期挥之不去。

 

他走进浴室,拧开锈蚀的水龙头,金属水管发出嗡嗡的震动声,陈年积水带着黄锈色从淋浴喷头里坠落,等待许久后终于清澈起来;他快速地抹上肥皂,然后站在冷水中,冲掉身上的泡沫。水流流入干涸已久的地漏,发出呜咽一般的声响。

 

冰冷的水浇在脸上,耳边仿佛再次响起第一次看到恺撒的双眼时清晰而汹涌的海浪声。

 

恺撒的等级是A,高于一切他迄今为止接触过的哨兵。普通人的情绪波动在他耳中只是雨滴滴落在地;级别较低的哨兵大约是涓涓的细流;再向上一些是宽阔的江河,而身为A级别的恺撒,就是海。

 

当一片海出现在你的面前时,你绕不过,越不去。无论如何都会注意到他。

 

他花了将近两天的时间习惯了在海浪声中行走;他的导师并没有给予他太多这方面的指导,一切都需要他自己摸索。

 

冲洗完毕,他关上水龙头,擦干头发,换上换洗的衣物。他用手指摩挲着胸前的铭牌,然后打开那只便携药箱,取出里面的药剂。

 

杨氏酮,适用于哨兵及向导体质的稳定剂,在一定程度上能维持这类人的精神稳定。出发前,楚子航仔细评估了自身状态和任务合作者的等级,向医师索要了两支杨氏酮。第一支在找到恺撒的当天就注射了;手里拿着的是第二支。

 

应急灯惨白的灯光照亮他一半的脸,他伸出左手臂;酒精棉片消毒后,将针管刺入手肘内侧的静脉血管。

 

深色的液体被全部推入,楚子航拔出注射器,长长地呼气。

 

一切处理完毕,向导钻进睡袋,闭上了眼睛。

 

***

 

恺撒好不容易在睡袋里安顿下来,对于一个睡惯了高级酒店的人来说,这破玩意实在太憋屈了。生活质量大幅下降;到手的两百万美元不翼而飞;还被一个陌生的向导半道劫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恺撒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只有“见鬼”两个字能形容了。他灵敏地捕捉到走廊尽头的房间中发出的声音,脑中开始思考有关这个向导的事。

 

向导搞的这一出和胁迫无异,恺撒却不觉得讨厌(除了吃的太差);相反,他想起初见时楚子航时炯然明亮的眼神,对这个扑朔迷离的D等向导充满好奇。

 

哨兵和向导之间的合作很常见,但多数存在于相近的等级之间;而级别越高的哨兵越挑剔,毕竟一不合拍,扯后腿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

 

他小心地翻身。除了向导,还有那个所谓的“学院”,以及至今不清楚内容的任务……

 

窗外的风倏然作响,扬起的尘沙击打在玻璃窗上,噼啪声伴随着脑中盘旋的无数问号……哨兵沉入了梦乡。

 

***

 

楚子航发现自己站在长长的海堤上。湿润的水汽扑在他的脸上,面前是漆黑的大海;这是一个没有风的晚上,水面反射着月光,细碎的浪花打在海堤上。

 

是一个安静的夜晚,一个安静的梦。

 

>>>

* 杨氏酮,《蝴蝶风暴》中帮助费尔南斯的试验品们保持活性的药物,需要长期服用。这里借用了名字。


TBC


叨叨:

上一章所有的留言我都看啦!但是回复苦手于是就、就没怎么回orz。《协奏曲》已经是五年前的文了,当时写的时候依据的是龙1、2以及3的连载版(然后连载版被吃了……)现在回想一下情节里满地的bug……。谢谢大家还记得它!!无以为报,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填这篇!


这文篇幅预计12~14章,字数6~7w字,主要就是个谈恋爱的公路文;哨向设定没有太多(复杂的我自己也搞不清),大纲差不多了(虽然很尬);一直都在努力写(日,卡文一个月了……);梦想是上半年搞完(做梦!)。


总之就叨这么多!再次谢谢大家!有虫的话帮忙捉一下!我真不记得自己都写了啥orz……


 
评论(32)
热度(378)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