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中。……

[恺楚]Until the Day 14

章节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 Chapter 14 极光


楚子航吃完晚饭后便洗漱完毕,坐在客房的床上翻看前往韦尼蒂的路线。恺撒还在楼下和屋子的主人说话,顺便和两条雪橇犬玩耍。度过最初适应期后,失明对他来说不算太大的障碍,一旦熟悉了环境,准确的方位感和敏锐的听觉足够让他游刃有余。


旅程即将结束,他有话想和恺撒单独说;但楼下的欢声笑语持续了很久,久到他最终抵挡不住疲惫,只好先行睡下了。


半梦半醒间楚子航察觉到有人回到了房间。他往一旁挪了挪,感觉到身旁的床垫有轻微的下陷,哨兵钻进了被子里。


“楚子航。”恺撒凑近他耳边轻声说话,“你睡着了吗?”


楚子航轻微地摇了摇头,表示还没有。


“就这么结束了吗?”恺撒的声音伴随着热气喷在他的耳廓上,有点痒。他微微地侧过头,睡梦中他并没有理解这句话语,翻了个身,便沉沉地睡去了。


***


半夜的时候楚子航莫名其妙地醒来。他摸了摸身旁,恺撒并不在那里。他起身,披上外套,有轻手轻脚地在屋子里搜寻了一遍,仍然没有看到哨兵的身影。但他知道哨兵并没有走远,他能感觉到恺撒的气息,就在附近。


狐疑之下楚子航出打开了通往室外的后门。一道清晰的脚印显现在雪地上。靠近后门的台阶部分甚至还有一个人形的大坑。楚子航了然,换上雪地靴,循着足迹向外走去。


***


恺撒摸索着出了门,烧退了后他的失去的视觉和味觉开始极其缓慢地恢复,至少能看见东西模糊的轮廓了。路过楼梯间时,名叫米娅和阿加塔的两只雪橇犬被他的脚步声惊醒,但很快又被安抚着入睡了。他小心地摸到后门——谢天谢地他的方向感还算不错,准确地绕过了沙发茶几以及女主人喝茶看书的小摇椅,打开了后院的门。


他涉过深及脚踝的雪,中途遭遇了一点波折,摸到了越野车的双开后门,打开,然后就这么坐在越野车的边沿,双腿垂在外面。


雪应该已经停了,风吹在脸上,坐了一会儿恺撒就觉得有些吃不消了,但他还不想回去。如今的他有一种无奈的感觉。旅途即将结束,但那个他期待已久的故事看起来却要腰斩了。


他伸手往在四下里摸了摸,摸到了楚子航的保温箱。之前楚子航总会在里面冰上一点饮料,偶尔甚至能搞到新鲜的果汁或者恺撒喜欢的高度数酒。但如今冰天雪地的,箱子里的冰早就清空了。恺撒抽出一支玻璃瓶,用手摩挲着玻璃瓶身,居然是一瓶的姜汁汽水。他咬开了瓶盖,喝了一口。默默感受着气泡在舌尖扑腾的感觉,


想起来他第一次见楚子航时,向导也是在喝这样一瓶姜汁汽水。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身上氤氲着很淡的机油和硝烟的味道,灯光在他的发梢上落下一圈薄晕,眼神沉静而坚定。


然后事情就发展成了现在这样。


后门忽然开了,有人出来了。


“怎么半夜跑出来了?”楚子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恺撒面前,皱着眉问。


“睡不着。“恺撒回答。


“不冷吗?”楚子航扫了恺撒一眼。哨兵只在睡衣外批了一件外套,沾满了白色的雪尘;光着脚套着雪地靴,裸露在外的一截脚踝的冻得发红。


“以及你这样单独行动很危险。”楚子航继续说。


恺撒有些恼火,楚子航总有一种自说自话的执拗。大多数时候恺撒对此感到着迷;但当这种特立独行和楚子航的婆妈结合在一起时,哨兵感受到的就只剩下恼火了。


“我这不是挺好的。”


“哦,后门雪地上的那个大坑大概是米娅或者阿加塔刨的。”楚子航从上到下扫了一眼恺撒。


被戳穿后的恺撒不说话了;他有点想发火,却又不知道这个火该从何发起。他有时候觉得楚子航心里其实明白只是装傻,有时候却又看不透他内心真正的想法。一路上以来他一直在试探,但楚子航就像一块石头。恺撒需要一个答案。当这趟旅途开始、楚子航返回来邀请他的时候,他带着无比的自信,一定能够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但如今,他开始怀疑,这个所谓的答案是不是从来没有存在过。


“你的味觉恢复了?”楚子航看到了恺撒手里的玻璃瓶。


“都能喝出姜味了。”恺撒没好气地回答。


“回去吧,小心又发烧。”楚子航低声说。


事到如今恺撒是真的没脾气了。飞蛾扑火尚有一瞬的光辉;他连飞蛾扑火都不如,是兔子一头撞在了树桩上,就差被人拎去炭烤了。


楚子航接过恺撒手里空了的玻璃瓶,拉着他起身,关上了越野车的背门。细雪随着动作钻进恺撒的雪地靴里,被体温融化,湿哒哒地黏在脚底;他觉得手脚冰冷,冷风簌簌地钻进大衣和贴身的睡衣里。


楚子航捏着他的手往前走了一步,不动了。


“怎么了?”恺撒很奇怪。


楚子航转过身,“你在生气?”


恺撒听到他这句后知后觉,更不想说话了。想当初自己还问“你的向导等级为什么只有D”,现在想来这不就是D吗……


“我……”楚子航斟酌着开口。


没等楚子航说下去,恺撒便反握住了他的手肘,然后就着肩膀略微翻转,把他抵在了越野车的车身上。有几秒两个人都没有出声。恺撒闭着眼睛,听着楚子航的心跳声,感觉到很暖的气息拂过自己的脸上。很奇怪,尽管看不见,但他能感受到向导落在他脸上的目光。


“在看什么?”恺撒问,伸手触到了楚子航的脸。向导没有躲开,让恺撒的手落在了自己的侧脸上。


“看你。”楚子航轻声说:“银河,星光,还有你。”


“好看吗?”恺撒叹了口气,问。


“嗯。”


这声“嗯”凑得极近,几乎吻在了恺撒裸露的手腕上;声音越过冰冷的空气,裹挟着暧昧的气流,最终振动了哨兵的耳膜。恺撒屏住呼吸,他突然觉得自己被卡死了,他想做些什么,但身体却忽然无法理解大脑的命令。他不由自主地低头,徇着那个声音去试探向导的嘴角。


楚子航安静地吻住了他。


像溺水的人在长久的缺氧后突然浮上的水面,他在瞬间的怔忪后回过神来,更加用力地回吻过去。


没有风,万千星辰在头顶闪耀,遍地是银色的雪光。


他用舌尖打开楚子航的唇,撬开牙齿,他想要完整地品尝向导的味道。急切之下他向前迈了半步,结果踩在了斑驳不平的雪堆上,接着是一个踉跄,连带怀里的楚子航摔在了雪地上。雪尘扑起,灌了两个人满头满身,钻进睡衣和松垮的外套里面。


恺撒在雪地里翻了个身,压着楚子航的肩膀,低下头,“这下你也一样了。”


“一样什么?”


“雪。”恺撒抓了把雪塞进楚子航的bo里,被楚子航捏着手腕洒了一半在自己身上。两个人都乱糟糟的,四肢摊开趴在雪地上;恺撒吸了口气,冰冷的空气冲入肺里,浑身的血液que'dou温暖了起来。


“甜的,还有点姜味。”楚子航轻声说。


“……你的向导等级果然是D……”恺撒无奈地说。


楚子航没有接话。恺撒听见他平缓的呼吸声在耳边起伏,忍不住翻了个身,凑到楚子航的身旁。


“极光。”楚子航低声说。


西侧的天空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紫色,随即慢慢变宽,开始在空中缓慢地舞动;接着更多的帷幕从天空中垂落,绚丽的色彩随着气流微微飘动。随之而来的还有低沉的、磁暴撕裂大气电场的轰鸣声。


银河、星光、还有大自然的奇迹……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都降落他们的头顶。


恺撒俯身去亲吻楚子航的唇角;他从不相信这类传说,却在此时祈愿着能够得到祝福。


***


楚子航把恺撒从雪地上拉了起来,两个人跌跌撞撞地着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打开越野车的车门,让哨兵回到温暖的一些的车内。


恺撒靠在副驾座上,满头满身的雪。他脱下半湿的外套塞到一旁,披着薄薄的睡衣等着楚子航去拿干爽的替换衣物。但意料中的关门声并没有响起,向导只是安静站在一旁,接着摘下脖子里的向导铭牌,扔进了副驾前方的储物柜。


“怎么了?”恺撒问。


“我……需要你帮忙。”楚子航站在车门旁的雪地里,他有些无措,但呼吸是热的。


恺撒不由得觉得这句话有些熟悉。不仅仅是内容,包括某些似曾相识的场景。


“理由?因为我是哨兵?”恺撒思索着与楚子航初次相遇时自己曾说过的话。也许是车里的空调开始作用,他有种微醺的感觉。


“部分原因。”


于是剩下的部分变得理所当然,恺撒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所以你其实……是来睡我的?”


楚子航探身挤了进来,带上了车门,低头吻了吻恺撒,“是。”


“所以我从最开始就没说错……”恺撒低笑,回以同样的亲吻。他扣着楚子航的腰,让向导跨坐到自己的身上。车内的空间显得狭小,楚子航贴着他摸到了侧边的按钮,放平了座椅。


“还把我拐到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亲吻的间隙恺撒的手贴着衣服滑了进去,“来睡我……”


图片链接

看不到来这里下全文 txt 算了


- TBC -


这破车凑合看吧。真是写得我头秃……

下周是最后的完结章。以及放全文txt。 

 
评论(24)
热度(229)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