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中。……

[恺楚][ABO] Deadlock 01

本来是个自娱自乐的硬盘文,因为前一篇《Until the Day》他俩老滚不上炕真是头秃,为了平衡心中的愤懑暗搓搓搞了个满嘴骚话的老司机Alpha x 熟男Omega 爽一把。写了一半后觉得完成度还可以……因为本来是为了自己爽所以就Bug遍地文笔随缘了。故事发生地尽量模糊了,但很多元素借鉴了三藩市。


算是个……不怎么黑的帮派AU?没有言灵没有龙,就是个为了让他们搞起来而瞎编的现代故事。


***


## Part 1


楚子航从码头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对方的这一批货要得很急,开价也高了将近三成,他盯着一群人在码头的堆场忙了一个下午加晚上,才终于在在发货单上签了字。仓库的卷帘门还半掩着,他一猫腰进去了,里面半片的场地都空着。他用手指顺了顺被海风吹得半湿的头发,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准备收拾一下就回家。


“楚。”兰斯洛特走过来,拍拍他的肩。


“什么事?”楚子航问。


“来了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说是来见你的。”法国人指了指楼上的办公室。


“知道了。”楚子航点头,心里对这个深夜的到访略微感到奇怪。他踩着油漆斑驳的铁质楼梯上了仓库顶端的平台,打开了走廊尽头的门。


三山堂是个松松垮垮的小帮派,主要搞一些出口走私的贸易。十年前还在上一任当家手里时经营地有声有色,在这个海湾城市的很是风光了一阵。


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个堆满了杂物的小隔间,各种过期的单据乱糟糟堆在桌上,久未请人打扫,椅子和地板上积了厚厚的灰。


楚子航扫过房间,一个金发年轻人背对着他坐在一旁,看不出身高,但身量结实。一股熟悉的柑橘调古龙香水的味道飘散在空气里。


楚子航停下脚步,心中有一丝愕然。


“恺撒·加图索。好久不见。”年轻人听到动静站起身,伸出手向他走过来。他有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在光线黯淡的室内依然闪烁着熠熠的神采。


楚子航看着那双熟悉的蓝色眼睛,愣了好久,然后握了握对方有力的手,“……好久不见。”


对方突然笑了,“怎么了?不会是已经忘记我了?”


楚子航随即松开了手,“没有。就是有点惊讶。”


“惊讶什么?”恺撒问,心情很好的样子。


楚子航沉默不语,鼻尖萦绕着多年前熟悉的香水味,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来做什么?”


“说来话长。”恺撒笑了笑,“简单地说,我惹了点祸被家里赶了出来,无处可去。干脆买了张机票换个大陆来看看,顺便避避风头。”


***


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楚子航就给自己捡了个祖宗回来。


楚子航一言不发带着恺撒走下嘎吱作响的楼梯,回到底层的仓库。兰斯洛特临走时给他留了门,他从卷帘门下弯腰而过,蹲下身,上好锁。


夜风从脸上呼啦啦地过。他在前面走,那个叫恺撒·加图索家伙跟在后面,笑得一脸闲适。不像是惹了祸过来避风头的,倒像是来度长假散心的。


楚子航的车就停在外面,一辆黑色的野马跑车。他掏出车钥匙解了锁。恺撒也没跟他客气,直接上了副驾驶。


“去哪里?”楚子航问。他心里觉得烦,想着赶紧把这祖宗扔去酒店。


“我饿了。”祖宗挠了挠头。


楚子航偏头瞟了对方一眼。之前在办公室中看得并不真切,现在到了外面,夜晚零散的灯光落了一缕在年轻人的微笑的眉眼和金色的发丝上,焕发出夺人的神采和光亮来。


那一点光亮在他心里轻轻跃动了一下,楚子航一愣,连忙收了神。


“上飞机之后就一直没吃东西。”恺撒言辞恳切地解释。


在外面久了,楚子航对一切言辞恳切的话语都免疫了,但话到嘴边还是收了回去,叹了口气,问:“你吃中餐吗?”深更半夜,还开着门且能把人肚子填饱的,只剩下中国城里零星几家24小时开门小馆子了。


“可以。”恺撒点头。


车沿着海边往城里开,跨湾大桥上的路灯在海风中微颤,车后的被影子拉长又缩短,又越过他们飘到前面;两个人都没再说话,车内有一股很淡的古龙水的味道。


二十分钟后,野马从中国城标志性的大牌坊下穿过,楚子航把车停在了他相熟的馆子门口。


“刚下夜班呐?食宵夜哦?”相熟的老板娘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楚子航点点头,径直找了张桌子坐下。


老板娘很快上了两杯冰水。楚子航抿了一口,习惯性地皱眉。


“有忌口吗?”他低头翻开菜单。


“没有。”恺撒举着杯子,颇有兴味地注视着缓缓翻页的楚子航。


恺撒思考了半天该用什么样的词形容对方。他的思绪很散,不知道为什么,来之前他觉得这是个不好对付的任务,更糟糕的是还有旧情人牵扯其中,但真到了凌晨的海滨城市,坐在灯光萧索的铺子里吃宵夜,凉风徐徐拂过,有食物的热气袅袅升起,对边还坐了个很好看的人……


对,是“好看”。


非常发自本能的“好看”。


和楚子航分开后的几年,Alpha 见过的 Omega 不少,带到床上的也有几个,但配得上这种最本质的形容词的,不多。


他能嗅到楚子航身上的气味,即使用了阻隔贴,但依然有一种很淡的柑橘气味环绕在周围。有些 Alpha 或 Omega 喜欢用香水或者一些人造的气味剂遮掩,但楚子航还是和以前一样。这味道闻得他有点心猿意马,下身起了点反应;他收了收神,双眼扫过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捏在在黑色的夹页边缘,刻在他脑海里,白暂而有力。


……他的心情变得慵懒起来,哪怕很明白对面这个好看的 Omega 正带着不满和戒备默默打量着自己。


两碗面,两个人都吃得无声无息。吃饭后楚子航买了单,顺便打包了一份虾饺和粥,算是明天的早饭。


和老板娘道别,楚子航把打包的早饭放进了车里,恺撒忽然问:“有烟吗?”


“什么?”


“想来根烟。”恺撒挠了挠头。


楚子航摸不清他这又是哪一出,额角的青筋一跳。


“就是烟瘾犯了。”恺撒简单地解释,笑得一脸灿烂和无辜。


楚子航脑中默默飘过“麻烦”两个字。他对这种喜欢踩着边界来事的人一向不太喜欢,也尽量避免接触。组里的其他人对他都客客气气的,连玩笑都不多开;不过恺撒算个例外,他当年认识恺撒的时候恺撒就很麻烦。


“跟我来。”楚子航看上去并无不豫,无论如何他的礼貌总是维持地很好,然后便带着恺撒七拐八拐,找到了小巷子里的某个还亮着灯的杂货店,要了一包烟和一支打火机。


>>>


这次换一种更新方式,之前那篇每次更6000+太心累了。

目前计划是隔日当天晚7点更,每次2500字左右。更不了的话会提前请假_(:з」∠)_

最后祝老大生日快乐!!!

 
评论(20)
热度(401)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