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中。……

[恺楚][ABO] Deadlock 03

前文:[01] [02] 


楚子航最终还是把恺撒带回了自己的住处。他几年前在市中心附近面海湾的朝向全款买了个独门独户的公寓,两室两卫一厅带车库,面积不大,一直一个人住,和邻居贴着墙却从未有联系。


他扔给恺撒一床被子和几个软垫,还有几件起球了的T恤和长裤,指了指另一间被用作储藏室的空房间,“你睡那里。等补办好护照就回酒店住去。卫生间你用外面的那个。还有事吗?”


“没有内裤。”恺撒理直气壮地说。


楚子航返身进了自己的房间,翻出几条没拆封的新内裤扔给他,然后一声不响地关上了门。


恺撒进了外卫。这个浴室平时大约没什么人使用,洗漱用品都是新的,玻璃上一点水渍都没有。他脱了衣服,站到了淋浴头下方,总算把一路的长途奔波彻底洗干净了。


水声哗啦啦地响,恺撒伴着水声,在浴室里轻声哼着歌。


有人敲了敲浴室的门,“我出门一趟。”


就是个通知,没说带他,也没说去哪。过了一会,玄关的方向传来了轻微的锁门声。


恺撒迅速穿上楚子航的旧T恤,头上盖着干毛巾出了浴室。现在他浑身上下都是楚子航的味道。不过他很喜欢,楚子航的味道一直很好闻。


他听到发动机的声音离开了车库。说明 Omega 去的地方至少有一定距离。他起码有15分钟的时间。足够了。


他试了试楚子航房间的门把手,没锁;恺撒有点惊讶,直接推门进入了房间。


房间不大,但收拾得很整洁。靠窗的书桌摊着几本书籍和杂志,还有拆开的笔迹各异的信件——大多数是一些生意上的问候,另一侧有一台处于睡眠状态的电脑。恺撒摸出一枚U盘——这是 Alpha 唯一没故意丢弃的东西——插入楚子航的电脑,显示器突然蓝屏,有程序开始快速地读取电脑中的数据。


电脑在一旁运转,恺撒轻手轻脚地依次检查过书桌和一旁的书柜,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或夹层。他走到床边,拉开床头柜,翻了翻,里面有两盒打开的避孕套,但都已经过期了。下层的抽屉锁死了,是带指纹的密码锁;楚子航随时都可能会回来,他没有时间慢慢撬锁,于是干脆地放弃。


接下来他检查了床,没有可疑的地方。衣柜里也是一目了然,只有一些样式简单的衣服,按照类别收纳地十分整齐。


房间里有内卫,恺撒留到了最后。卫生间和恺撒使用的外卫布局类似,不同的是这里明显多了一些经常使用的痕迹。恺撒打开了排气扇,免得自己因为浓度略高的柑橘味而分心。


他在浴室柜下面一个隐秘的隔层里发现了一点 Omega 的小道具;除此以外一无所获。他的眼睛在浴室里逡巡一遍,忍不住开始想像楚子航日常使用这个浴室的情形……在镜子前睡眼惺忪地刷牙;捏着后领脱下衬衫,走进淋浴间打开花洒,水缓缓地流过 Omega 光裸的身体;顶着毛巾换上干净的衣服,垂着水滴的发梢在衬衫后领留下一点深色的痕迹,偶尔也会在浴室里用一些 Omega 专用的小道具……恺撒把自己的思绪拽回来,关掉了排气扇,带上了浴室的门。


粗略的搜索完成,Alpha 在这个房间内并无收获;同时U盘程序运行完毕,没有可疑内容;某种程度上他庆幸这个结果。离开前,恺撒打开窗户通了一会风,好吹散自己留在房间内的气味。


Alpha 回到客厅,随手打开了电视,他暂时还不想睡觉。他直觉楚子航出门的原因并不简单。没有理由 Omega 会在凌晨两点,经历了那样的意外后还必须外出;尤其是楚子航已经离开了将近半个小时,半夜去超市买啤酒这种日常原因可以排除了;更有可能的情况是,Omega 的外出和之前的意外息息相关。


他闭上眼睛,开始重新梳理他从路明非那里掌握的信息。这个 ICPO 的情报员平时怂兮兮的,总被人塞一些不想做的零碎案子,但对数据的和情报的直觉非常敏锐。恺撒帮着加图索家狗咬狗收拾意大利南部的其余黑帮,在里面搅了三五年的浑水后,机缘巧合勾搭上了路明非。一个线人一个小情报员,两个人一直合作愉快。


据路明非说,最近几个月全球范围内针对 Omega 的药物滥用爆发性地升高,尤其是东南亚及南亚部分;根据当地警方的报告,是某种新型的药剂,但有效成分是并不鲜见的亚硝酸酯类。情报员仔细分析了案件的发生地点,注意到其分布和某个位于北美的帮派所掌握的走私渠道极为一致;依据 ICPO 以往的信息,这个帮派的主要业务是各种阻隔贴、抑制剂,以及各种深受 Omega 喜爱的舒缓精油和气味消除剂等等——在不少发展中地区,尤其是 Alpha 势力根深蒂固的地方,这些可以帮助 Omega 隐藏身份的制品依旧是非法的,只能依靠外部走私并在黑市交易。


按照以往,这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案子,既没有恐bu分子也没有大规模的军huo走私,虽然是非法药品,但是比起其它成瘾性du品,危害要小得多,压根不值得 ICPO 兴师动众;跟加图索家的洗白大业更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要不是某次恺撒去路明非家里喝茶顺便交换情报,并在对方没能及时合上的屏幕上看到了他前男友的脸。


“亚硝酸酯类不是什么新型的违法药品,这几个月的集中爆发特别奇怪,居然还是翻新款……我觉得可能并不简单,也许还有什么别的隐患。”路明非被恺撒用话术一套,几乎就把自己的分析全盘托出了。


“对于三山堂的负责人,你有什么什么发现吗?”恺撒抬了抬下巴,示意屏幕上楚子航的档案。


“刚开始查,所以并没有太多。目前只知道他的性别是 Omega,以及还未正式结合。”路明非摇了摇头。


恺撒心里闪过一丝惊讶,略微思索后,开口了,“我倒是有一条情报可以卖给你。”他笑了,“我是他的前男友。”


恺撒和楚子航的这段极其短暂的关系要追溯到七年前,短暂到他都没来得及多抄楚子航几次大学随堂测验,Omega 就因为家里变故休学了,再无联系。年少的时候这种莫名其妙结束的恋情总是很多:某天双方突然不说话了于是分手了,吃饭口味不合于是分手了,不回复讯息于是分手了,毕业了于是分手了,找到了异地的工作于是分手了……他们这点破事不过是某常见个模板的又一次重演。


于是路明非跟上面探了探口风,上面的意思是有这么一个机会不如利用起来,于是恺撒就从线人变成了这个微不足道的案子的秘密执行人。对外的说法是和家主闹了些不愉快,加图索家的少爷离家散心去了。


恺撒睁开眼,电视里正播着他看不懂的美式橄榄球。出发前他说的很清楚,他只是顺手帮路明非一个忙,不接受 ICPO 的经费和指挥,也不想对这个组织负什么责;潜台词是之后一切都是他的个人行为,他完全可能使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他有些惊讶于楚子航还没和某个 Alpha 彻底结合。不过从房间里的痕迹看,Omega 也有过其他伴侣。


落地后他故意在机场遗失了护照和行李——这样一个清白无辜、丢了行李状态会让他的本人显得被动,寸步难行的困境也不得不让 Omaga 和他产生更多的互动——总得有人带他去补办护照和手机卡,应付他一切麻烦的需求。


之前用楚子航手机呼叫救护车时用的是紧急呼叫入口,所以他没能检查 Omega 的手机。


太凑巧了,在他到达这个城市的第一个晚上,一个疑似药物过量的 Omega 直接摔在他面眼前,像是一个下马威。他不清楚楚子航当时是否意识到那并不是正常的发情反应。不过现在,Omega 一定也已经想到了。


>>>


ICPO 也是惨,要被我这么一篇小黄蚊碰瓷……。

想想不如改隔日更新吧!!

 
评论(22)
热度(246)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