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中。……

[恺楚][ABO] Deadlock 04

根据上章的评论我觉得还是提前标个雷?

这文的设定是这俩在分开七年间各自有临时炮友……毕、毕竟都是有生理需求的社会人……但文中不会涉及任何正面描写。

>>>

前文:[01] [02] [03] 


楚子航的头很痛;不仅仅是因为意外访客的来临、他一向准确的作息被打断。半个小时前倒在他怀里的那个 Omega 反复出现在他的脑中;回来后他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另一边是浴室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


少顷,他站起身,敲了敲浴室的门,“我出门一趟。”然后拿上了手机和钥匙,直接把导航目的地指向医院。


“Emergency”的红色霓虹灯隔着远远的夜幕都显得晃眼。野马切进了急诊中心前的车位,楚子航甩掉安全带,奔跑着拉开了入口的玻璃门。


等待区域有几个神情麻木的病人,楚子航没有细看。救护车送来的病人会直接推入急救室;他绕过急救区前的隔离,没有理会护士的阻拦,直接就往里走。


日光灯将深夜的医院走廊照得惨白,空气里漂着一股消毒水的气味;人影憧憧,到处是一片忙乱。走廊尽头急救室的门打开了,有病床从深处推了出来,上面是一个依稀的人形,蒙着一层崭新的白布;救治医生跟在后面,神情懊丧。沿途的医护人员纷纷退到墙边,小心地避让;经过楚子航身边时,病人的一只手臂从病床上滑下,垂落在一侧,楚子航看了一眼,整个人愣怔在了当场。


是半朵盛开的玫瑰。


保安的急促的脚步从身后传来。楚子航没有动,嘈杂的说话声在背景音里嗡嗡作响,“刚好是发情期”、“可能使用了某些药剂,导致了剧烈的生理反应,因为严重并发的溶血症死亡”、“还很年轻,只有20岁”,各种零星的话语冲进他的耳膜。


保安赶到了,抓着楚子航的肩膀拽着他就往外带。楚子航没有反抗,安静地跟随着走到了等待区。他缓缓地坐下,缺乏睡眠以及巨大的冲击让他的脑中嗡嗡作响,他在等待区坐了一会儿,缓慢地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


“你好。”这时忽然有人走到了他的身旁。楚子航微微抬头,看到了一身警服和一张略微局促的脸。“我刚才看到了您被保安带出了急救区……请问您和受害者认识吗?”


楚子航犹豫了一瞬,还是说:“是我把他送上救护车的。”


小警员的名字是冈萨雷斯,被分配来负责这个案子。目前 Omega 的身份还没有确定,死因是发情期间的不良反应,很可能和 Omega 自身的药物过量有关。对这种看上去咎由自取的案子,警方一向都很消极,能查清遇难者身份就是极限了。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它被扔给了冈萨雷斯这么一个新手。


冈萨雷斯在医院临时找了一间办公室,将楚子航登记为现场的目击者,并做了一次简单的笔录。结束时他给了楚子航一张自己的名片,附带案件的编号,依照惯例表示如果有新的线索,可以直接联系自己。


***


回到家里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楚子航猜测恺撒已经睡了,轻手轻脚地插入钥匙。但开门瞬间便听到嘈杂的欢呼声从客厅里传来,楚子航皱了皱眉,绕过玄关,看到电视屏幕的光线在空间中闪烁。


“回来了?”沙发上的人笑眯眯地跟他打了个招呼。仿佛这么个时间段,坐在别人家的客厅里看电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事到如今楚子航觉得这局面可笑极了。打开家门一个只能用莫名其秒来形容的 Alpha 坐在自己的沙发上,穿着不合身的紧绷的T恤,头发半干,还笑眯眯地跟自己打招呼。


像只开了屏的孔雀,可惜毛是湿的。


这个比喻钻进楚子航的脑海里,让他略微愉悦了一些。但他仍没有心情回应恺撒的问候,径直进了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


“重播的美式橄榄球,不过看不太懂。”恺撒调了静音,从沙发上站起来,继续解释,“睡点过了,睡不着。”


楚子航避开 Alpha 凑过来的身形,从冰箱里拿出之前打包的早餐,扔进了微波炉。恺撒倒也不以为意,只是靠着墙静静地看着他。一分钟后,微波炉轻响,楚子航分出自己的那份,端了就往房间走,“我补觉去了,你自便吧。”


然后当着恺撒的面甩上了门。


***


楚子航关上房门,把半热不热的早餐扔在了书桌上。他看了一眼湿度计,比他出门前低了两个数,大概是通过风。


房间没有任何被翻动过的明显痕迹,气味也处理得很干净,但他非常确定,恺撒已经检查过自己的房间了。


他在房间里小心地走了一圈,目光在四下搜寻,东西应该都动过一遍,但位置与之前分毫不差;包括那些书桌上乱糟糟堆在一起的书籍和杂志。


很好。


至少还是个聪明的家伙,手脚也很干净。


恺撒的出现太过巧合,丢了全部的护照和行李,行为看似被动但绝不单纯。他不知道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绝不简单。这几年三山堂的业务一直在缓慢缩减,手里只剩下一些打着擦边球的走私生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绝对安全。恺撒究竟是以什么样的立场和身份再次接近他,是敌人、路人……还是最不可能的,回来再续前缘的旧情人。


他拿出手机,解锁,给芬格尔发了条留言,“你帮我查个人。”然后把恺撒的名字发了过去。


发完讯息,他把桌上的杂物推到一边,开始囫囵地往嘴里塞早饭。鱼片粥放了半夜,又冷热走了一遭,腥味有些翻起来了。楚子航想起医院里那个 Omega 的蒙着的脸和垂下的手,还有那半朵盛开的玫瑰,胃里心里一阵发苦。


喝了两口后他彻底没胃口了,冲进内卫胡乱冲洗了一番。然后湿着头发倒在了床上。


***


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两点。手机上有两条新留言,都是芬格尔的。


第一条,“老兄,你真当我免费马仔用啊?”第二条是:“没照片,查个毛。”


楚子航猜测芬格尔不过是找了个借口,摇了摇头。他放下手机,换了衣服走出房间,发现恺撒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哪来的?”楚子航瞄了一眼书脊,《城市观光手册》。


“储物室的书架上拿的。”恺撒从书页上抬头看了他一眼。


楚子航想起来大概是几年前他刚搬来这座城市时买的,时间一长,被彻底地遗忘在黑洞一般的储物室里了。


“出门吗?”恺撒合上书本问。


“出门做什么?”楚子航皱眉。


“我需要钱、手机、合身的衣服,补办护照。”恺撒挥了挥书本,“还有熟悉周边的环境。”


十分钟后 Omega 带着 Alpha 出了门。祖宗原本是银行的贵宾级客户,但丢了护照后无法验证身份,恺撒·加图索名下的一切存款都成了浮云;最后还是楚子航从自己的账号里取了点现金递到了他手里。


……想不到还有他往恺撒脸上扔钱的一天。


接着野马停在了市中心某个商业区的地下停车场,恺撒上楼顺时针逛了一圈,回来时现金已经变成了各种购物纸袋,堆满了跑车的后备箱,还顺便多了一部新手机。整个过程中楚子航都心不在焉,他的思绪依然留在昨晚医院的走廊里,那张年轻却毫无生气的脸在他脑中时隐时现。他无法形容这种感觉,理智上,这是一件与他再无关联的事,他只是个恰巧路过的路人,把死者送上了救护车;但内心隐隐约约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尽管楚子航并不知道那个 Omega 接触了什么,但他很怀疑是某种非法的药剂。


大部分 Omega 对精神类的药物和神经性毒品都非常忌讳,他们本身的体质对于这类化学物质就极其敏感;且一旦沾染,戒断也比 Beta 和 Alpha 更加困难;拥有发情期已经够 Omega 受的了;他们不需要再有药物依赖来加重身体的负担。


“下面去领事馆。”恺撒提醒眉头紧锁的楚子航。


楚子航回过神来,查了查领事馆的地址。


二十分钟后车停在了一幢两层建筑前,白墙镶嵌红砖装饰,挂了红白绿的国旗,黑色的铁门紧闭,两个人才想起来周六领事馆并不办公。


看来恺撒要在自己的储藏室里多睡几天了。楚子航麻木地想。

 
评论(13)
热度(241)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