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05

前文:[01] [02] [03] [04]


在外面用过晚饭后两个人终于回到了楚子航的住处。期间楚子航还应恺撒的要求带他去了一趟临湾的码头景点;两个人在磅礴的海风和拥挤的人流中沉默地行走,然后倚着水边的木栅栏,看了一会儿浮板上成群寻xin zi滋事的野生海豹,算是在本市的著名景点打了个“到此一游”的卡。


车上成堆地纸袋被恺撒一股脑地搬进了他栖身的房间。楚子航在厨房里喝水,手机突然响了,他低头一看,是兰斯洛特打来的。


“怎么了?”


“明天晚上有一批货要准备出港,普通货。”


三山堂的货物分0、1、2三个级别。2级普通货物在进出口地区都是合法的,没什么太大风险。这种级别的东西不需要楚子航去照看什么。兰斯洛特也只不过是例行公事,打个电话照会一声。


楚子航握着手机想了想,“我去看一下吧。”最近的出港货物很多,尤其是突然出现了好几个价格给得很高、要货还很急的下家,搞得平时闲散的组织突然业务繁忙起来。楚子航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好,那我跟他们打个招呼。”兰斯洛特有些意外。


恺撒随手打开了电视,是本地新闻。在即将结束的边角时间里,快速地报道了医院昨晚接收的一名身份不明的病人,因抢救无效而在今天凌晨去世,希望家属尽快与医院和警方联系。


恺撒看了眼楚子航,“人没了?”


楚子航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只是简单地确认了这个他十几个小时前就已经知道的事实,“嗯。”


看来他今天凌晨出门确实是去了一趟医院,恺撒心想。


“我回房间了。”楚子航放下手中的水杯,关上了房间的门。


***


第二天仍是周末,两个人白天都没有出门。楚子航是宅惯了,恺撒是没车没钱,也没人带他出门浪。于是 Alpha 正式霸占了 Omega 家的客厅,电视机吵吵闹闹地开了一整天。中午的时候楚子航点了两人份的外卖,和恺撒各自吃了,餐具凌乱地扔在厨房的垃圾桶里。


那具无名的尸体仍然没有家属前来认领,照旧出现在了本地新闻的结尾;楚子航刚好出来喝水,看了一眼,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你什么想法。”恺撒坐在沙发上问。他摆弄了一整天自己的新手机,总算脱离了与世界绝缘的状态。


“什么意思?”楚子航捏着玻璃水杯。他不确定恺撒这么问的目的。也许是试探,也许只是随口一问。


“你很清楚他并不是正常的发情反应。”恺撒转过头,看着楚子航。他换上了合适的衬衫,袖口松松地挽起,整个人恢复了点意大利贵公子的味道。


“所以呢?”楚子航反问,“这件事和我无关;和你更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大概在家里比较随意,楚子航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阻隔贴已经失效了。柑橘味明显浓郁了一些。恺撒盯着 Omega 的握着杯子的手,忍不住开始想象这双手帮自己手yin会是怎样的景象。他对自己这方面一向没什么约束——意yin又不犯法。


几秒后 Alpha 收起自己那点下三路的靡思,眯起眼睛,“你有点激动。”他打开了沙发旁的落地灯,灯光照亮了他的侧脸,又在另一侧落下了油画般的阴影;一半光一半暗,他就在光与暗的边界,“论断不能下得太早;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这件事和我们两个,”恺撒停顿了一下,“很可能都有关系。”


楚子航放下手中的玻璃杯,他不想和这个 Alpha 争辩下去了。他转身走向玄关,拿了挂在门口的外套,换上新的贴片,“随你怎么论断。抱歉,我要出门了。”


“去哪里?”恺撒站起身。


“堆场。”


楚子航准备关门,发现恺撒无比自然地跟了出来。“你干什么?”


“和你一起去。”Alpha 的语气也同样自然;他没披外套,金发松松地垂在颈边,晚风一吹,蹭着白色的衣领。


楚子航看着他,眉头拧起。


“只是围观,不可以吗?”恺撒闲闲地笑了,“不用那么见外吧。”


今晚都是正常业务,二级的货物也确实没有什么保密的必要。于是他没有再反对,任由恺撒再次坐上了野马的副驾。


堆场离着他们两天前第一次见面的仓库不远。一路上楚子航专心开车,野马无声无息地融入了夜色;恺撒低头摆弄了一会儿手机,等红绿灯的时候突然摊开左手:“手机给我。”


“怎么了?”


“存一下我的号码。”


“你拨给我就行。”楚子航冷冷地说。


“这怎么够。好歹我得配一张合格的自拍当头像吧。”


绿灯还没亮,楚子航不耐烦的拿起手机,按下指纹解锁,然后把它扔给了恺撒。


恺撒打开联系人,输入了自己的新号码,拨出;另一边很快响了铃。Alpha 在楚子航的手机上输入了自己的信息,最后用前置摄像头拍了一张模糊不清的自拍。保存。


完成了这一连串的动作后,绿灯终于亮了。他替楚子航把手机退回桌面,扫了一眼,“你也用‘Crush’?”


一个著名的约pao软件,有专门为 Omega 发情期定制的私密渠道。


楚子航从 Alpha 的手里收回了自己的手机。


“有遇到过合适的 Alpha 吗?”恺撒低头,开始在自己的手机上给楚子航的号码加备注,一边兴致勃勃地问,整个人没有丝毫的不豫。


“你管得也太宽了。”楚子航冷冷地回道。


“原来你这么挑剔的?搞得我有点受宠若惊。”恺撒继续给自己贴金。然后突然拿起自己的手机,对着楚子航的侧脸按下了快门。


“你做什么?”楚子航被快门声惊到。他不喜欢这样毫无防备地进入镜头。


“你的联系人头像啊。”恺撒无比自然地解释。


好在在一桩交通谋sha案即将发生之前,堆场到了。

>>>

在Lofter的审核室里七进七出后绝望了,删了重发。

 
评论(16)
热度(283)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