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06

前文:[01] [02] [03] [04] [05] 


Part 2


这里离码头不远,所有的出港的货物都在这里拆装,转运,收发,交接并准备通关。


楚子航给兰斯洛特打了个电话,对方报了个行列坐标,是今晚集装箱装货的地点。楚子航给门卫看过了证件,野马低速驶进了堆场,越过了成片的卡车泊位和堆放的集装箱。


场上远远的有一处的灯亮着,大致就是兰斯洛特所在的位置。楚子航将车缓缓地靠近,停在了不远的地方。他下车走了几步,拐了个弯就看见兰斯洛特带着货车司机正等着他。司机看着眼熟,应该也是组织里的什么人,只是楚子航见得不多,不记得姓名,只记得似乎是个去年新来的日本人。


“都顺利吗?”楚子航问。这算是固定流程作业了,一般出不了什么太大的问题。


“没什么问题。装货单已经发给船运公司了,由他们负责报关;收货方那里也都准备好了。”


“行吧。”楚子航在司机的递过来的确认单上签了字,然后四下张望了一番,货车敞着后门,停在一个空荡荡的集装箱旁,里面是盘盘叠起、封装完毕的药剂,整整齐齐排在货运托盘上,外侧用透明的塑料膜像木乃伊一样严严实实包了好几层,是防潮和加固用的。这是一趟小货,只有八个立方,体积都不够塞满一个20英尺长的集装箱,于是自然只能拼箱,船运公司还会安排别的出港货物使用同一个集装箱运输。


这时兰斯洛特看到了恺撒,向楚子航露出询问的目光。


楚子航摇摇头,意思是不用在意。


“我们先把东西装箱?还是等船运公司再安排?”兰斯洛特问。这趟货不知道为什么,船运公司给他们安排的装箱时间是周日的晚上,而现在他们到了现场,船运公司却没有人来,明显是放了他们鸽子了。


“这么晚了还有叉车操作员吗?”楚子航四下看了一圈。


货车司机倒是麻利,楚子航的话音刚落下,就驾驶着一架叉车从拐角处过来了,小心翼翼地沿着集装箱的一条长边码好了货物,空出另一层的长边留给了拼箱的另一方。


恺撒全程只是安静地围观。楚子航从心底里感谢他这个时候没有横生枝节。


“辛苦了。”一切完毕后,楚子航向兰斯洛特和货车司机表示。


“拼箱的到现在还没来。预计明天就要离港。希望能顺利吧。”兰斯洛特说。


楚子航看了一眼兰斯洛特:“对方要的这么急?”


“是。多亏樱井先生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个拼箱的机会;好在对方也愿意配合。”兰斯洛特指了指一旁的货车司机。


“辛苦了。”楚子航说。场地上的风有点大,但那个日本人应该是听到了,还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一切完毕后,几个人简单地告别。楚子航嘱咐兰斯洛特有新消息务必通知自己。货车和野马依次离开了堆场,驶向不同的方向。


回程的路上恺撒哼着歌,心情很好的样子。


“怎么了?”楚子航忍不住问。


“看了一些以前没见过的东西。觉得很有意思。”恺撒回答。


“你是指装箱啊这类的?”


“不完全是。”恺撒顿了顿,“还有这种状态的你。以前没见过。”


“就这样?”楚子航诧异了。


“你见过工作状态的我吗?”恺撒问。


“我只见过你抄我作业的状态。”楚子航冷冷地表示,又加了一句,“想象不出。”


气氛突然变得轻松了起来。


“不止吧。”恺撒笑笑,“我床上的样子你也见过的。”


在楚子航彻底翻脸之前,恺撒及时抛出了下一个问题,以拯救这段快要崩盘的对话,“这次出港的是些什么东西?”


楚子航的脸冷了有五秒之久,接着才回答道:“只是一些舒缓药剂,Omega 喜欢的香味剂和安神精油之类,都是非处方的。”楚子航回忆了一下自己签过字的货运单上的内容。应该都是些无足轻重的东西,和恺撒说一下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你用过吗?”恺撒接着问道。


“用得不多,只是偶尔。”楚子航本人不太习惯这类香味剂,有时候陌生的气味反而让他更加坐立难安。“储物箱里可能还有点过期的样品,你有兴趣可以看看。”


“又切回工作状态?”恺撒觉得楚子航板着销售脸说话的样子真是有趣极了,他拉开储物箱,果然从里面翻出一只棕色的玻璃瓶,大约10毫升的容量,打开,一股柠檬味飘在了车里。恺撒看了两眼,又把它扔了回去。“除此以外呢?你们不可能只做这种无聊的东西吧?”


楚子航斟酌了一下,自身谨慎的性格让他不认为向恺撒透底是个好选择;某种程度上说,他和恺撒仍不甚熟悉,对彼此的了解只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一个侧面。好在他的公寓已经到了,他也不需要再面对恺撒这些总是意有所指的问题了。


***


两个人刚进家门,兰斯洛特的电话就进来了。“船运公司的人刚跟我打电话道歉,说不好意思去晚了;到场的时候发现我们已经自己把东西装箱了。以及拼箱的另一方再过两个小时就到。今晚有大风,作业肯定会慢一些。我还是催了他们一下,请他们务必赶上。”


“那边真的要得这么急?”楚子航有点诧异。去往目的地港口的船每周都有,有时候安排不上,货物在堆场里等上一两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这样压着死线往前赶的并不多见,简直像怕东西在堆场放久了会节外生枝。


“是。”兰斯洛特似乎也不清楚原因。


“我知道了。有消息你再通知我。”楚子航说。他总有些隐隐的奇怪,但目前的进展和流程看不出哪里不对劲。


***


半夜的时候楚子航醒了一次。他最近几天都睡得不太好;不知道是因为有 Alpha 在附近,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朦胧中他翻了翻手机,没有什么新消息。“Crush”粉色的图标还在桌面上闪着,他打开,芬格尔的头像也灰着。这个 APP 刚出的时候他试着用它找过 Alpha,不过匹配的对象都不太让楚子航满意;有过几次不甚愉快的经历,且在扯出更大的乱子前,他便决定放弃在上面花费时间了。这个约炮软件最大的收获是让他认识了芬格尔;这个消息贩子 Beta 有两个号,一个装 Alpha 四处勾搭 Omega,一个装 Omega 四处勾搭 Alpha;用这种穷极无聊的手段给他的酒吧揽客。


还有个优点,它可以设置阅后即焚。楚子航不是没有芬格尔的电话,但很多时候更习惯来这里来联络他。


芬格尔之前的两条回复已经被删得干干净净了。


他回想了一下芬格尔之前给他的回复内容——这对于一个刚从深度睡眠里爬出来的人略微有些困难——似乎是抱怨没有恺撒的照片没法查,楚子航想起 Alpha 似乎存了一张自拍在自己的手机里。他翻开相册,果然,最新的一张是恺撒在车里拍的那张照片。金发的男人在镜头前笑得恣意而张扬,身后是深色的夜;海蓝色的眼睛透过屏幕,像是要看到楚子航的心里。


楚子航盯着恺撒的照片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它发给了芬格尔。


他现在也睡不着了,嘴里干涩,于是起身去厨房里倒水喝。


厨房的窗口能看到外面的两排行道树。今晚的风有点大,吹得枝丫东倒西歪。隔壁邻居的室外垃圾桶的盖子也飞了,一路滚到路中央。楚子航捏着手机想了一会儿,打开天气预报,显示凌晨有八级大风。


所以事情必然有哪里不对。这种强度的风,堆场因为安全原因都会暂停工作;如果这样的大风一直持续到明天白天,可能连船只离港都会一并推迟。


储藏室的门缝里没有任何的光亮,Alpha 现在应该仍在沉睡。楚子航披上外套,拿上车钥匙,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评论(9)
热度(276)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