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09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楚子航沿着走廊快步向前,低着头绕过几个晦暗不明的转角,然后推开酒吧的实木大门,重新沐浴在刺目的日光下。


黑色野马就停在路边,楚子航快速地钻入车内,启动挂挡。车外的风景快速地向后倒退。转速表快速飙升,Omega 的心跳一点点平缓。内裤上沾了恺撒的jing液,湿哒哒地贴在身上,每一点轻微的动作都能感觉到那黏腻的湿意。他觉得自己从内而外散发着 Alpha 的味道。


十字路口闪过红灯,野马压着白线停下。楚子航仰靠在皮质的座椅上,大幅地喘气;他侧头向一旁的副座驾看了一眼,想到十分钟前在洗手间里发生的事,……说他是落荒而逃也不为过。如今 Alpha 并不在一旁。但那股熟悉的龙涎香气味仍萦绕在鼻尖。


绿灯亮了,楚子航一脚油门冲过了停车线,顶着最高限速往公寓的方向开。


十分钟后他站在了自己的浴室里,浑身颤抖。Omega 迅速地脱掉了身上的衣物,扔进了浴室的洗衣篮,站到了淋浴的水龙头下。冷水扑到身上的时候他觉得清醒了一些,但身体的反应并非仅依靠物理降温就可以消弭。他关掉了水龙头,恺撒的气味仍顽固地留存在身上。Omega 回忆起那个滚烫的器官在自己手中的形状和炙热的温度,以及顶在腿间的硬度和尺寸……忍不住开始幻想 Alpha 的器官从后面进入自己;之前已恢复原状的xing器再次挺立起来,他从浴室柜里的隔层找出自己用于舒缓生理反应的道具,打开热水,伏在浴室的地砖上,右手握持着末端,缓缓地推入自己的身体。


他以往也时不时这样用后面自wei,但这次的高潮来得比以前都快。楚子航开始剧烈地喘息,伴随着身体的内部开始抽搐,紧紧包裹着按mo棒,将它吞得更加深入。前端蹭着瓷砖上射出来的时候,Omega 的脑中飘过 Alpha 的脸。


完事后楚子航擦干身体,换上干爽的睡衣。把之前换下的衣服扔进了洗衣机,回到卧室,倒头睡下。


迷迷糊糊间他听到玄关处传来的轻微的关门声。楚子航看了眼手机,晚上七点。他睡了大约两个小时。


他掀开被子下了床。卧室外站着恺撒,笑得一脸无害而和煦。


“我给你带了晚饭,日式照烧鸡腿饭。要吃吗?”


楚子航看着神色如常的 Alpha,之前那些荒唐的带着不真实的色彩在眼前浮动,像漂在云端的梦。楚子航吸了口气,他确实饿了,伸出一只手去接 Alpha 手里的晚饭。恺撒微微错开手,“来餐厅吃吧。”


楚子航揉搓了一下太阳穴,跟着 Alpha 进了餐厅。恺撒给他倒了一杯水,看着楚子航打开了外卖盒,夹了一口米饭慢慢送进嘴里。


和一个擦枪zou火的 Alpha 一起用完了晚饭后,楚子航回到自己的卧室,继续他被中断的睡眠。


***


之后的两天,两个人恢复到了以往互不搭理的状态。在酒吧洗手间里曾经真实涌动过的欲望像是从未发生过。楚子航依旧每天出门跑步,去超市补充日常用品时也会带上恺撒的份。


半夜,恺撒在储藏室的软垫上醒来,听到厨房里传来窸窣的声响。他起身察看,厨房的冰箱发出昏黄的光,Omega 穿着睡衣,长袖长裤印着小熊维尼的印花,正在冰箱里翻找着什么。


“怎么了?”恺撒瞟了眼墙上的钟,凌晨四点。


“半夜突然饿了。”楚子航简单地解释,他的声音是沙的,带了点惺忪的睡意。


恺撒敏锐地捕捉到了 Omega 的气味,混合着一点甜;他总觉得 Omega 此时的气味与平时不太一样,但却说不出是哪里不同。大半夜起床发现楚子航在冰箱里找吃的……这个半夜的偶遇让他的内心突然柔软起来。那么一点光从冰箱中散射开,落在 Omega 身上,雕刻出他形状好看的锁骨和颈部的线条。


楚子航从冰箱中取出一片蜂蜜蛋糕,关上了门。光线突然收束。整个空间重新回到了黑暗中。


“那么,晚安?”黑暗里传来楚子航的声音。


“嗯,晚安。”恺撒仍望着楚子航的方向。


“对了。”楚子航忽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恺撒,“我后天要出门度假。五天,在夏威夷,周日的飞机,下周五才回来。”


恺撒皱眉,“这么突然?”


“其实年初就订好了。之前一直忘了跟你说。”楚子航解释道。


“那就提前祝你假期愉快。”恺撒扬了扬手,转身合上了储物间的门。


***


之后楚子航便没再提过这件事。期间三山堂又走了两批货,都是白天装的箱。楚子航全天都冷着脸待在现场,恺撒也一起去了,没有太大的波折。总之,到目前为止,这个 Alpha 给自己找上身的任务毫无任何进展。


到了临行前的那天早上,楚子航直接拖着箱子出了房间,路过客厅时,恺撒依旧占据了沙发一角他最喜欢的位置,电视上正播放着早间新闻。


“旅途愉快。”恺撒四仰八叉地瘫在沙发上,“我上次去夏威夷时正好遇到鲸群,很赞,推荐给你。还有记得给我带手信。”


“什么?”楚子航问。


“手信。什么都行。哪怕冰箱贴我也收。”


楚子航点点头表示收到。预订去机场的出租已经停在了门口,楚子航将行李放进了后备箱,然后坐进了出租车的后排。


***


黄色的出租车驶离视线,恺撒从沙发上一跃而起,餐桌上放了一叠现金,大概是给自己的零花钱;这种被包养的感觉让加图索家的世子满头黑线。


他越过走廊,拧了拧楚子航的房间的门,果然上了锁。他对楚子航这一趟毫无预兆的出游疑窦丛生。据他所知他的前男友从来不是热爱度假的那类人。他实在想象不出楚子航穿着沙滩裤擦着防晒油,坐在太阳伞下日光浴的情形……真是说不出的违和感。


他回到客厅,拿起那本《城市旅行手册》将对着沙发的隐藏摄像头挡上。接着打开手机,他在楚子航的手机里塞了个监kong程序,实时显示 Omega 的位置。地图上,一枚红色的小点正沿着高速狂奔,并且直接无视了去往机场的高速出口,继续向南。


恺撒披上外套,翻出他新买的墨镜和鸭舌帽,挥手打了一辆出租,盯着地图上移动的小点追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恺撒在一个远离市区的郊区下了车。车上的时间他一直在思考楚子航这次带着借口出行的真正缘由;那天晚上的那片蜂蜜蛋糕在他脑中闪现,恺撒突然就了然了。


圆点就停在前面的一座小平房前;恺撒拿出手机搜了搜地址,发现是个常年挂在网上短租的度假屋。


恺撒压了压帽檐,低头进了路边的咖啡馆,要了杯冰美式,然后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


楚子航用钥匙打开了大门。整间房子芬格尔已经找人彻底地打扫过,一尘不染;门口放着一只纸箱,是提前订购的补给品,里面塞满了能量棒,饮用水,清洁用品以及各类速食食品。餐厅的桌子上扔了一只牛皮纸文件袋,贴着米黄色的便利贴,上面是芬格尔张牙舞爪的字体:“恺撒·加图索”。


楚子航大致整理了一下到手的东西,把食物和水都推进了卧室,从行李箱里翻出自带的床单和被子——熟悉的生活用品能让他在发情期时的感觉好一些。然后光着脚盘腿坐到了床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发情期具体会什么时候开始,趁着清醒不如先看点别的东西。他抽出文件袋里的东西,不多,也就几张纸,第一页是诸如身高体重个人喜好之类楚子航早就清楚的东西。第二页是家庭背景,楚子航大概猜到恺撒的家庭并不简单,但看到 Alpha 详尽的家族树的时候还是略微吃惊。三山堂和意大利hei帮的交手不多,做的生意完全没有交集;他无法理解,也想不出这个 Alpha 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接下来几页是恺撒过去几年的经历,但写得都颇为模糊,看来芬格尔的南欧朋友也不怎么好使,搞到的消息还是有限;不过离家出走的原因的确和恺撒自己说的相符。看到自己的名字和恺撒的大学阶段出现在一起时楚子航还是有种奇异的感觉……大三的时候自己因为家庭变故而休学,恺撒倒是一直毕业拿到了学位。他翻了翻,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恺撒都在意大利,主要负责家族内部的一些事务;加图索家从上一代起就开始洗白旗下的业务,逐渐地转向银行业和金融领域;同时,意大利其它的家族势力都出现了衰落,各种意外层出不穷,诸如家主突然身亡,或者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再或者被警方剿灭。


楚子航翻完了全部的纸页,依旧毫无头绪。他把资料扔到一旁,打开手机,点开了实时监控画面。他在房间几个隐蔽位置安装了摄像头,客厅里的这枚角度正对着沙发。


画面里一片漆黑,只有右上角的时间戳在无声地跳动。


楚子航叹了口气。Alpha 已经发现了客厅的这个镜头。虽然另外几个画面依旧亮着,但在他离开的这几天,他很难完全掌握恺撒的行踪。


他刚想把手机扔到一旁,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搜索栏里输入了夏威夷,打开了一家特色网店,开始给恺撒挑选手信冰箱贴……五分钟后他终于在琳琅满目的条目里挑中了一款,确认下单。


***


恺撒在咖啡店里喝完了一整杯的冰美式,对面的房子窗帘紧闭,他看不到里面的任何动静。不过这也算意料之中,Omega 的发情期一般都很安静;以他对楚子航的了解,他大概已经屯好了所有必备的食物和生活用品,打算闭门不出到发情期结束。


不知道他的反应开始了没有。


恺撒吞下杯子里仅剩的冰块,扬手,塑料杯沿着抛物线进了垃圾桶。Alpha 重新戴上墨镜,盯着街对面的度假屋看了一会,招手叫了辆出租车,离开了。


***


楚子航靠着杯面和能量饮料对付过了午饭。发情期还未开始,他还有一点时间。楚子航摊开一张白纸,开始整理目前的情况:


1. 一周前意外身亡的 Omega。至今没有家属认领尸体,身份不明。警方调查停滞。


2. 被调包的货仓药品。之后又有两次走货,没有异常。暂不确定调包货物的内容。


3. 恺撒·加图索。动机不明。


楚子航的笔尖在恺撒名字上点了点,发了一会儿呆。


目前还能推进的就是调包的药剂。运送船只过几天就会到达目的港口,到时候兰斯洛特会通知他清关情况。楚子航从行李箱里翻出几支还未打开的棕色玻璃瓶。他打开了洗手间的门,找到了排气扇的开关。在确认听到排气扇运转的声音后,站在洗手台前,戴上橡胶手套、防护眼镜及口罩,撕开了瓶口的金属封。


他在瞬间认出了那个味道。巨大的震惊让他手腕颤抖。下一刻,棕色的瓶身翻转,在洗手池里摔得粉碎。


 
评论(17)
热度(338)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