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13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楚子航醒来时,床上只有他一个人,床头放了一杯水,温度刚刚好。他就着玻璃杯缓缓地饮下半杯,环顾一片混乱的房间,花了一些时间回忆起之前的事情。

 

把自己清理干净后,他开始收拾房间,把东西依次归位,将行李箱里的衣物扔进洗衣机。一切完毕,他拉开床头的保险柜,那柄格洛克并不在里面。

 

他走出房间门,恺撒正坐在餐桌边翻着今天的报纸。

 

“我的枪呢?”

 

“我替你收好了。”

 

“这又是‘对我有利’的事?”

 

恺撒抬起头注视着他,眸子里有隐隐的笑意,“是。”

 

楚子航冷笑一声,转身进了厨房。

 

“早饭在冰箱里。”恺撒夹着报纸离开了餐厅,关上了自己的储藏室的门。

 

楚子航打开冰箱,里面多了一盒蜂蜜蛋糕切片,日期是今天的。他不自觉的摸了摸颈后的那个标记,创口已经长好了,触感和平时并无不同。他叹了口气。

 

他看不出恺撒的目的,Alpha 说不会做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事。某种程度上楚子航愿意相信这句话,但问题就在这里,他和恺撒对于“不利”的理解,也是站在了不同的立场上。他需要更多的契机去观察这个 Alpha,他忽然生出一种奇特的感觉,现在围绕在他身边的这些事,表面上看毫无关联,但隐隐都指向一个相同的核心。

 

他需要一个契机来逼出恺撒的更深层的信息。

 

口袋里的手机微微震动,楚子航打开看了一眼,是兰斯洛特的有关明晚的出货通知。最近这个品类的精油的高价单的走货很规律,明天晚上的这批货依旧是拼箱。楚子航猜测对方很有可能会继续在里面做手脚。

 

他划开 Crush 的界面,给芬格尔发了一条信息:“准备收网。”

 

***

 

恺撒回到储藏室,扔下手里的报纸,躺倒在了房间的软垫上。

 

他将双手交叠着垫在脑后,开始从头到尾地思考这个案子。

 

楚子航猜得没有错,Omega 用枪口抵在眉心逼他交底时,恺撒给自己留了余地。“对楚子航不利的事”。目前来看,对于这个描述他们的分歧很大,不过这很正常,从很久以前开始他们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就不尽相同。

 

但他从 Omega 的身上看不出太多的动机和嫌疑。毋庸置疑 Omega 有事瞒着自己,但隐瞒的内容,从恺撒的直觉来看,并不触及到他真正想要调查的东西。进展缓慢,他暂时也不想联系路明非。

 

他从枕头下面抽出那柄格洛克,用指尖摩挲着金属的枪身,弹匣退出又推入;早上的时候他已经把这把枪摸熟了,现在枪械上满是自己的指纹。

 

有人敲了敲储藏室的门,“明晚陪我出趟门。”

 

恺撒问:“什么事?”

 

“走货。”

 

***

 

周日晚上十一点,楚子航载着恺撒驶进了三山堂的仓库。

 

“不是走货吗,怎么来仓库了。不用上堆场?”

 

“今天有点特殊。”楚子航摇了摇头。

 

Alpha 跟着 Omega 走上了锈迹斑斑的铁质楼梯,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一股陈年的灰尘味道飘了出来。楚子航从里面拉出两张折叠椅,递给恺撒。“到下面坐着等吧。”

 

恺撒拎着折叠椅回到底层的仓库,水泥地上是斑驳的陈年油漆印记和零星的水渍。他花了一点力气将锈蚀的折叠椅拉开,然后坐了下来。

 

Omega 没有说话,看上去也不打算做任何的解释。

 

“还要多久?”他从口袋里摸出了剩下的小半盒烟,还是第一天登陆时楚子航带他买的。看了看 Omega 似乎并没有反对的神情,将烟点燃了,夹在了手里。

 

“不知道。”楚子航淡淡地回答,“怎么了?已经坐不住了?”

 

“倒不是。”恺撒笑笑,“只是不知道在等什么,心里有点没底。”

 

“难得看到你这么坐立难安。”楚子航侧过脸,看了眼恺撒。

 

“你这么说让我很受挫。”

 

“是吗?”楚子航顿了顿,“有句话,‘和聪明人一起做事的最大好处,就是不用考虑对方的心情。’”

 

“你这是安慰我不该觉得受挫,还是嫌弃我不够聪明?”恺撒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斜斜地看了楚子航一眼,“以及这句话我听过的版本是‘上床’。”

 

Omega 不说话了,只是安静地冷着脸。

 

仓库的卷帘门半开着,潮湿的风从底下钻进来,时不时还有港口的船只过港发出的汽笛声。楚子航的手机时不时发出震动,他偶尔会接打,但声音都很轻,只是一些类似于“好”,“知道了”的简单应答;偶尔会发出一些恺撒不明所以的命令。

 

凌晨两点的时候远远地突然传来巨大的发动机声,沿着门前的道路急速接近。恺撒本以为只是路过的深夜飙车族,直到引擎声在门口忽然慢了下来。

 

接着车门开关,发出连串的叩击声。卷帘门下方忽然出现了憧憧的人影,恺撒首先站了起来,将手里的最后一根烟头掷到地上,踩灭了。

 

为首的人钻过了卷帘门,抬起头来。仓库里的灯光不算亮,但也照亮了他魁梧的身材和笑嘻嘻的脸。

 

“大佬,你要的人带到了。”芬格尔把一团捆成粽子似的东西扔在了地上。


恺撒忽然认出了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是楚子航在 Crush 里唯一的联系人。那个在头像上加上闪亮爱心贴纸的芬格尔·冯·弗林斯。


“多谢。”楚子航坐在椅子上,没起身。


“货物呢?”楚子航问。


“都安全。你那个副手已经回去上了铅封了,有问题你找他。”芬格尔踹了踹地上的那团粽子,是个亚洲人。恺撒觉得有点眼熟。


楚子航点点头。根据芬格尔的说法,兰斯洛特和这件事应该无关。


“所以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理?好像是叫樱井明?需要我们帮忙吗?附赠的免费服务哦。”芬格尔松了松双手的关节。


“那麻烦你们了。”楚子航点点头。转身往仓库的后侧走去。芬格尔的几个手下反方向走到了门口,拉下了仓库的卷帘门。


恺撒从两个人的对话中隐约听出了什么,他仍站在原地,没有动。

 

***

 

芬格尔戳了戳一旁的手下,问:“经典套餐是什么来着?”

 

“拔牙烫脸烧耳朵,最后再加个灌水泥。”

 

“太残忍了!听着就疼!不是我们这种文明人的作风。”芬格尔摇摇头,“不过我连楚老板的钱都收了,怎么都得意思意思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巧的鹰嘴钳,走到樱井明面前,“说起来我大学的时候学的是牙医。天天在实习诊所里看各种病人的口腔X光片。”他捏住了樱井明的下巴,掰开了他的嘴。几个手下跟了上来,摁住了樱井明不断扭动的身形。

 

“你这个口牙……啧啧,”芬格尔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不太好。如果我还是牙医,大概会建议做一下口腔正畸。不过现在也没关系啦!”他将钳喙伸进了樱井明的嘴里,沿着齿列敲敲打打,“先从哪一颗开始呢?你的智齿有点冒头了,不如拔了吧;长歪了就麻烦了。”

 

一声刺耳的尖叫和呕吐声,一颗发黄的牙齿掉在了灰色的水泥地上。

 

芬格尔拍了拍啜泣的樱井明,“别急,还有31颗呢。”


 
评论(16)
热度(298)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