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15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第二天下午,楚子航再次回到了仓库上方的办公室。芬格尔一早就把樱井明试图混进集装箱的东西送了过来,装满了整整四个纸箱。楚子航微微掀开,扫了一眼便合上了。


“不看看究竟是什么?”恺撒问。


“我知道是什么。”楚子航硬邦邦地说。


恺撒挑了挑眉,他大约也猜到了里面的内容,但仍故意问:“是什么?”


“亚硝酸酯。”楚子航说。


“橘政宗想走私这个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吗?”


“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曾经是很常见的药物和化学工业品的原料;但在作为药物治疗某些中毒症状时,意外地发现有催情功效。上世纪末,在地下酒吧和各种色情场所流行过很长一段时间。”楚子航顿了顿,“但后来由于副作用被各国政府禁止了。”


“副作用?”恺撒继续明知故问。


“对于 Omega,尤其处于发情期间时,大剂量地吸入会使全身的肌肉松弛,极大地增强身体的发情反应。这一副作用被发现后,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亚硝酸酯就被大规模地滥用。由于对 Omega 身体的伤害,之后各国政府不得不把它列为违禁药品。但由于它的原料简单,制备也并不算复杂,所以也难从黑市中完全消失。”楚子航拿起一旁的牛皮纸袋,是对樱井明的后续审问以及初步的搜查报告,和纸箱一同送来的。恺撒简直要对这个叫芬格尔的家伙另眼相看了,行动迅速手脚麻利,还是个很有梦想的boy。


楚子航扯开纸袋,大致翻了翻里面的东西。


“樱井明这边没有什么别的发现。”


“不会吧。”恺撒有点惊讶,“动作这么大,总该有些别的什么吧。”


“你觉得该有些什么?”楚子航抬起头看他,目光灼灼。


恺撒因为这凝视略微失神,几秒后才接过话来:“我只是猜测。”


“还真有些别的什么,不过不是樱井明这里。”楚子航收起档案袋,随手放在了一旁的桌上,“上次我们去芬格尔的酒吧,他给我展示了一些东西,大概也是从橘政宗那里流出来的。”


“目前来看,对方的组织和行动都很严密。”Omega 揉了揉太阳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猜测他们想要的是我的渠道,一边明面上和我接触;同时因为我不予回应,所以一边又买通了樱井明。那些突然出现的高价买家,也是橘组安排的皮包公司。这些公司收货后再将东西倒入黑市,赚取高额的利润最后还是会回到橘政宗的手里。”


“并且,”楚子航继续补充,“你落地的第一天晚上,我们遇到的那个 Omega——他的死因应该也与此有关。但有一点我还没有想通,如果只是亚硝酸酯类的药剂,很难造成意外死亡这种严重的后果……”


恺撒打断了他:“你怀疑那次也是因为这个——?”


“是。”楚子航点了点头。


如今所有的一切都串了起来,但局势并没有变得更加明朗,浓雾笼罩,未知的凶险盘踞在看不见的前方。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楚子航伸手挑开朝向仓库的一页百叶窗栅。樱井明的脸颊上挂着冰袋,正在兰斯洛特的指挥下哆哆嗦嗦地搬着东西。一旁还有两个带着墨镜的家伙,想必是芬格尔派来盯着的。


“我的故事说完了。”楚子航松开手,回过头,“现在轮到你了。”


“我吗?”恺撒笑了笑,“我的故事简单很多。但在此之前,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


楚子航示意他说下去。


“你究竟有没有认真地怀疑过我。”恺撒看着他的眼睛。


楚子航沉默良久,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有。但又没有。”


***


之后恺撒向楚子航大致地讲述了他和路明非之间的缘由,以及在屏幕上看到 Omega 的照片后所做的决定。楚子航全程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时不时出神地望着别处。


“对自己这么有信心?”楚子航说,“这又不是你们意大利人内部的帮派纠纷。搞不好就死在外面了,骨灰都不一定有人帮你收。”


“其实我来之前对自己也没什么信心。”恺撒摸了摸鼻子,“我的信心主要来自你……”


楚子航露出疑惑的表情。


“以我对你的了解。”接着他顿了顿,“这不像是你会做的事。而且你肯定不会让我死在外面。”


楚子航对他的示好无动于衷,站起身,低头又翻了翻桌上堆叠的文件,动作间隐约露出颈后的标记。恺撒从后面看着他。伤口已经结痂了。等到落痂以及疤痕淡去,这个标记也就结束了。


楚子航转过身,“你办别的案子也是这个风格?”


“不。你比较特殊。”恺撒笑了,“怎么?觉得我牺牲有点大?”


“不要入戏太深。”楚子航淡淡地评价。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橘政宗这么给楚子航来了一道,哪怕楚子航没什么表示,恺撒也不会放过这个家伙。


“我给他回了信,约了他三天后见面。”楚子航说,“问问他究竟想干什么。”


***


楚子航和橘政宗的见面约在了海滨公园的一处长椅旁。时间是三天后的清晨七点。这几天樱井明仍在三山堂里战战兢兢地干活,表面上维持着正常,似乎并没有惊动橘政宗。


楚子航把车停在了公园外的停车场,徒步向里面走去。恺撒跟在他身后,后腰插着格洛克的枪柄。接近草坪时,恺撒停了下来。


“有需要的话叫我。”Alpha 简单地说。


楚子航点点头。


长椅的周围是大片空旷的绿草地,面向海湾,视野开阔一览无余,将一切人为干扰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


长椅上已经有人了。是一个穿着浅色和服的老人,正在阅读今天的报纸。楚子航微微一愣,随后走上前去,在长椅的另一端坐下。


降温的早晨,浓重的白雾笼罩整个港湾,偶尔有路过船只的汽笛声,远处,红色的跨湾大桥在雾气中隐隐浮现。


“红豆麻薯,尝一尝吗?”老人推过来一只便当盒,里面整齐地码着白色和果子。他整个人的打扮是日式的,但却长了一张高眉深目、看上去十分不自然的脸。


“谢谢,不用了。”楚子航礼貌地谢绝。他吸了吸鼻子,老人的周身弥漫着一种很淡的、无法形容的气味,即使是和服上浓重的熏香也无法掩盖。似乎是常年浸泡在医学实验室中的气味,混合着海腥味,漂浮在空气中。


橘政宗对楚子航的拒绝不以为意,只是收起了便当盒。


“对于樱井明所做的那些事,我表示很抱歉。”老人说。“那个孩子有些误解了我的意思。在我和你之间造成了某些不愉快的误会。”


看来樱井明的消息还是传过去了。楚子航生硬地转过头。橘政宗这种似是而非、完全洗脱责任的解释实在让他没法开口予以任何的回应。


橘政宗继续说,“亚硝酸酯这种上个世纪流行的东西已经过时了,它的丰厚利润支撑着实验室的运转,但老实说,和我真正的相去甚远。你也教训过那个孩子了。我很抱歉,想必他也会乖乖收手了。”


“好。”楚子航勉强点了点头。


“你可能对我本人有不少的疑问。”橘政宗将手中的报纸仔细地叠好,放在一旁。对岸的雾气略微散开了一些,露出跨湾大桥上依稀闪烁的车辆。


“我并不是日本人,尽管我在日本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苏联解体前,我大半辈子都在政府秘密设置的某个生物实验室工作。在往前一些时间,我出生在德国,并在那里长大。


“二战战败后,我被苏联军队俘虏,被安排到一个偏远的生物实验室继续我的研究。我在那里工作很长的时间,研究课题是第二性别的潜能开发,一直到苏联解体。之后我阴差阳错到了日本。当时的局势很差,我没有任何的条件继续研究。我灰心丧气,只好在自我安慰就当退休了吧。在日本的那段日子对我影响很大,之后我修养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并不甘心几十年的成果付诸东流。之后我搬来这里,继续我中断多年的研究工作。”


“研究?”楚子航问。


橘政宗的语气突然一转,“是。我正在在亚硝酸酯的基础上,研发一种更加高级的多效药物,我将它命名为‘莫托洛夫鸡尾酒’。它不仅仅能加强反应,更重要的是可以强制 Omega 进入发情期,同时放松生殖腔口的肌肉,促使 Alpha 和 Omega 的结合。


“优质的 Alpha 和 优质的Omega 结合,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尤其是 Omega,一生只有一次结合的机会。这是极其重要的资源,没有理由不好好地利用起来。但现状却让人痛心……”


楚子航听着橘政宗旁若无人的喋喋不休,忍不住开始反胃,这个老人洋洋自得的语气和夸夸其谈的偏执都让他非常不舒服。


“两周前的周六凌晨,那个在中国城附近意外身亡的 Omega 和你有关吗?”楚子航忍着呕吐和不适感,打断了橘政宗的滔滔不绝。


老人看了一眼楚子航,神情露出轻微的愠意,但很快便掩藏起来。


“那家伙是个意外。”橘政宗冷冷地说,“他缺钱,身无分文,于是答应作为被试参与了我的试验,结束后就可以拿到余款。但第一阶段‘莫托洛夫鸡尾酒’的注射完成后,他就后悔了,闹着要退出,之后没有经过同意和后续处理就自行逃脱了。当然,现在我们已经加强了实验室的安保工作。不过他本来就算不上很优质的 Omega,否则不会对药效有那么大的反应。对于他的不幸,我只能表示很遗憾。”


对方突然话头一转,“我很欣赏三山堂做事的风格和效率。橘组一直真诚地希望能和三山堂合作。”


“合作?”听到这个词楚子航忍不住冷笑,“什么合作?”


“我们需要三山堂的渠道来推广这款革命性的产品,接触更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想要追求优质的后代的用户……”


浪头突然汹涌,冷风扫过开阔的水面,夹着潮湿水汽和海腥味往岸上扑来。


楚子航算是明白了,这个疯子压根就还活在二战时第三帝国的那套优生学的梦里,被洗脑得彻彻底底。这个老人被某几种相悖的风格强行扭在了一起;不仅仅是外表和经历,还有他那一整套的扭曲的逻辑。


“为什么?”他忍着呕吐和不适感向老人问。


橘政宗笑了,“为了最优质的 Alpha 和 Omega 之间能够互相结合;为了 Alpha 和 Omega 生育更优质的后代。”


楚子航觉得自己没当场吐出来,实在是要归功于强大的自控力。


他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Omega 倏然起身,草坪周围的树林里随之传来窸窣的声响,几个身着黑衣的家伙出现在草坪的边缘,昭示着赤裸裸的威胁。橘政宗看了一眼楚子航,然后挥了挥手,那几个人影别又隐去了。


“我知道楚先生可能一时接受不了这些内容。但您是个聪明人,更是一个懂得审时度势的人。考虑一下。如果有什么想法,可以和我私下里沟通。”老人从和服前侧的夹袋中取出一张名片,递给楚子航。


楚子航维持着最后一点的礼貌,接过橘政宗递过来的名片,疾步离开了公园的长椅。


 
评论(12)
热度(294)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