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16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恺撒还在树下等着他。直到楚子航走近了,Alpha 才将手中的格洛克收回到外套的下摆中。


楚子航的脸色是难得地、肉眼可见地难看。恺撒没问怎么了,只是说了句“先吃早饭吧?”


楚子航点点头。他现在也没什么心情说话。


野马驶离了公园。太阳升起来了,雾气四散。他们混在上班高峰的车流里往市中心开,四周是嘈杂的车辆行驶声,夹杂了不耐烦的阵阵鸣笛。


车流走走停停,终于彻底堵死在了路上。楚子航的手机微微震动,他瞥了一眼,是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楚先生务必好好考虑。”


恺撒看着楚子航缓缓蹙起眉头。


“很棘手吗?”他问。


楚子航沉默半晌,点了点头,“比你我想像中的更棘手。”


楚子航挑了一个安静的餐厅,在一条深深的巷子里。英式松饼和红茶的味道让他的心情略微恢复了一些。恺撒要了一杯咖啡,就着牛角面包,看着 Omega 缓缓地吃完了盘子里的鸡蛋和培根。


“他想要三山堂的渠道和销售网络。樱井明,如果我没有理解错,只是橘政宗的一步试探,或者说是下马威。就算我不合作,他也完全有别的办法将他想要的东西弄到手。我毫不怀疑他已经和我们的部分生意伙伴沆瀣一气,里应外合了。”


“除此以外?”恺撒问。这些还远到不了楚子航所说的“比你我想像中的更棘手”。


楚子航大致地向恺撒转述了橘政宗复杂的人生经历,以及他扭曲的梦想和计划。


“一个德国人,因在苏联度过了大半生,之后逃到了日本,最后又来到这里。”恺撒缓缓放下手里的咖啡。


“我们并不知道他的本名,他很可能改变过相貌。我大致观察了他面部的肌肉走向,非常不自然。只有动过整容外科手术的人才会有这样的问题。”楚子航停顿了一下,“至于他提到的‘莫托洛夫鸡尾酒’……很多激进的生物学家一直都在偷偷地研究类似的东西。但在外界的管控和打压下,能像他这么执着的、甚至开始进入人体试验阶段的极其罕见。”


“听着就令人呕吐。”恺撒淡淡地评价,“上个世纪的老僵尸,该让他乖乖躺进棺材了。”


楚子航闻言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你怎么想。”


“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没有问题。但动手之前,注意安全。”


楚子航摇摇头,“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做。”


“那就先别想了。”恺撒把红茶推到楚子航的手边,“茶凉了就不好喝了。”


***


用完早饭后两个人出了餐厅。野马进不了这条幽静狭窄的街道,楚子航把车停在了离这里两个街区的停车场。


雾散了,外面的车流稀疏了一些,行人道上时不时有刚刚睡醒的无家可归者路过,穿着看不出颜色的外套,推着破旧不堪的购物车,上面是他们的全部家当。


一个胡子拉碴的流浪者沿着路边走来。他的两鬓全白了,步履蹒跚,手中攥着一只磨得看不出图案的纸杯,脖子里挂着的一张纸板,上面写着因为家人病重而致贫。楚子航想要侧身让过,踌躇了一瞬,还是拿出钱包,找出一张十美元的纸币,沉默着塞到老人的手里。


“有时候我觉得人生真的很无常。”楚子航目送着老人离开,低声说,“就算此时的拥有,也显得虚幻。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但总有些东西是真实的,真实到让人可以确信。”


“比如?”楚子航反问。


“你。还有你就在我身边这件事。”


楚子航有些哑然失笑。


两个人缓缓沿着街边继续向前,停车场就在下个拐角。沿途的店铺都在陆续开张,店员们把店铺的宣传立牌摆放到行人道上。他们转过最后一个街角,路边是一家纹身店,摆出立牌上贴了最近流行的花样。


楚子航扫了一眼。


“先生有兴趣吗?”拉生意的店员小妹问,她又看到了后面的恺撒,急忙推销道:“我们还有情侣样式的。”一边抽出手里的传单,递到楚子航面前。


楚子航习惯性地摇摇头,眼神扫过传单上的图案。


“有兴趣?”恺撒问。


“没有,只是……”楚子航不由想到了那半朵纹在手腕处的玫瑰,不知道那个 Omega 的恋人现在在哪里,是否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进去看看吧。”恺撒抢先一步走进了纹身店。


店员捧出一本厚厚纹身图样,都是成对的情侣图案。楚子航心不在焉地看着恺撒翻动纸页。


“有你喜欢的吗?”恺撒问。


“纹了就洗不掉了。”楚子航提醒他。


“我知道啊。你以为我是什么意思?”恺撒目不转睛。


一瞬间楚子航不知道恺撒是逢场作戏太过熟练,还是真的有些什么。他皱眉,“你未免入戏太深了。”


“是吗?”恺撒笑了。


楚子航起身要走,目光落在了恺撒手中停留的图样上。


是一株并蒂的山茶花,分别纹在两个人的手腕上。


“你喜欢这个?”恺撒注意到了楚子航的神情。


楚子航没有点头,但一时也没有摇头的意思。恺撒没等楚子航来得及反应,对店员说:“我也觉得这个不错,就它吧。”


纹身师来了,用转印纸将图样分别转印在了 Omega 和 Alpha 的左右手腕上。楚子航似乎全程都在走神,直到纹身笔的电流声响起来时,Omega 才像突然回过神来。


“疼痛也是真实的。”恺撒在他耳边说。


他们选的图样面积不大,所以整个过程并不长。楚子航认真看着金属的针头刺破皮肤,将色彩嵌入到身体中。恺撒说得没有错,这种疼痛的感觉在此刻让他有一种存在的实感。


全部完成后,纹身师用保鲜膜将两个人的手腕处包裹起来,嘱半天内不要沾水,之后可以洗澡,尽量保持伤口干净透气等等;又给了他们一小罐后期涂抹恢复的药膏。


恺撒似乎对突然出现在手上的新东西很满意,回程的路上一直在仔细端详。另一边的 Omega 只是安静地开车,面色沉静。


“橘政宗提到了他的实验。”楚子航突然开口。


“你一直在想这个?”恺撒问,看来早餐时中断的对话此时要继续下去了。


“是……”楚子航说,“他还提到了 Omega 真正的死因。”


“‘莫托洛夫鸡尾酒’。”恺撒摸了摸下巴。“只要证据充足,这个东西足够把橘政宗扔进监狱。”


“同时他还出产大量的亚硝酸酯。”楚子航握着方向盘,皱着眉将野马倒进车库。


“那么想要扳倒橘政宗,最简单快捷的方法,就是找到他的实验室,那里有他所有从事非法研究的证据。”


 
评论(14)
热度(260)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