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19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之后的几天楚子航一边吩咐兰斯洛特注意排查组织内的人员,一边让芬格尔二次搜查樱井明,包括其本人居住的公寓、使用的电脑及手机,各种消息和指示频繁轰炸到芬格尔想把他拉黑的地步。楚子航发至供应商的邮件仅有零散的回复,但都价值不大。他们没有联系警方;橘政宗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向楚子航托出莫托洛夫鸡尾酒的研究,很有可能和当地警方高层有所勾连。恺撒那边,路明非开始搜索有关橘政宗的资料,但也进展缓慢。


两个人都尽量避免出门,尤其是楚子航。他仍虚与委蛇地地和橘政宗拖延着,尽管看似很有诚意,但却回绝了一切见面以及深入的商谈的要求。楚子航隐约地感到橘政宗那边逐渐地不耐烦起来,不用多久就会彻底明白三山堂这边的态度。


第五天的下午,Alpha 出门购买晚餐的食材,楚子航在家收拾久未打扫的客厅和阳台。


玄关处突然传来敲门声。


楚子航警觉起来,穿上外套,从猫眼里向外探看。是之前见过的那个小警察,冈萨雷斯,还是那张涉世未深的圆脸。


“你好。”楚子航谨慎地打开门。


“楚先生你好,又见面了。”冈萨雷斯在门外局促地挠了挠头。


“什么事?”


“之前您目击的那起 Omega 意外身亡事件的死者,”小警察停顿了一下,“他的亲人,具体地说是恋人,出现了。”


“确定是死者的恋人吗?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吗?”楚子航问。


“基本确定。问了一下,很多生活细节都能对上。死者的名字是‘卢西安’,他的恋人是个 Alpha ,叫‘艾希莉娅’。”


楚子航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冈萨雷斯上了门口的警车。路上的时候冈萨雷斯粗略地和楚子航说了一下情况。据 Omega 的恋人,也就是出现在警察局的艾希莉娅所说,发生意外之前他们爆发了一次争吵,Omega 赌气之下出了门,一周之后不知为何出现在了两百英里外的这里,最终横死街头。因为距离遥远,直到现在才找到了下落。


楚子航一边听着,一边给恺撒发了一条有关自己去往警察局的信息。


冈萨雷斯说那个 Alpha 想见见楚子航,感谢楚子航在恋人生命最后一刻提供的帮助,见面的地点就在警局。同时在获知死者的身份后,警方也确实需要楚子航作为目击者再次补全当时的现场信息,看看是否还有值得发掘的线索。


警局到了,冈萨雷斯带着楚子航走进一间简单的会议室。里面坐着一个穿着深色冲锋衣的女孩,棒球帽压得很低,黑色的口罩遮住了半张巴掌大的脸,眼角泛红。


小警员对于这种场面还是有些生疏,生硬地介绍了双方的身份。楚子航和女孩握了握手。


艾希莉娅用沙哑的声音的声音感谢了楚子航。接着,冈萨雷斯便打开了手里的手写本,希望楚子航能再次回忆一下当天晚上的细节。


这对楚子航来说并不是愉快的经历,回忆也是。冈萨雷斯将医院出具的诊断放在一旁,院方给予的理由是 Omega 由于发情期剧烈的生理反应以及严重并发的溶血症导致死亡,但楚子航知道,里面很可能有橘政宗非法药剂的因素。但他对警方并不完全信任,冈萨雷斯这样的新手警员也没有能力推动更深入的调查;守口如瓶无疑是更安全的策略。


冈萨雷斯问问题的时候,艾希莉娅只是安静地坐在对面,沉默而平静地流泪。楚子航看着她被冲锋衣宽大的袖口掩盖的手腕,露出一小节看不出图案的黑色纹身。


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想到当晚恺撒在马路对面踱着步抽烟的模样,一点点的火光夹在指尖,在远处明灭,像是一颗恒定的星。他看了眼手机,恺撒的回复已经来了:“知道了。等你回来。”


一个多小时后,冈萨雷斯磕磕绊绊的二次笔录总算完成。全程中女孩都没有主动说话,只是在冈萨雷斯询问一些 Omega 的生活细节时才会做出简单的回应。


小警员整理好手里的文件和各种档案,对楚子航表示了感谢。“楚先生,那我现在送你回去?”


“我来送楚先生回去吧。”艾希莉娅忽然说。


“可以吗?”冈萨雷斯询问楚子航;他之后还有两个重要的会议,女孩的这个提议可以节省他不少的时间。


楚子航看了眼眼前的这个女孩,个头大概只到自己的肩膀,就算有什么意外,也是自己可以应付的程度。“那就麻烦了。”楚子航点点头。


***


恺撒回到家时发现楚子航不在。野马的车钥匙还在玄关柜上,说明楚子航并没有开车。他打开手机,看到了一条新的消息。


“我去警局。之前那个 Omega 的恋人出现了。晚餐前回来。”来自楚子航。


恺撒放下手里的购物袋,打开手机中的定位软件。红色标记向前移动了一会儿,最终确实在警局所在的方位停了下来。恺撒给楚子航发了条回复,“知道了。等你回来。”


另外一边,路明非的消息也来了,说专员会在明天凌晨到达恺撒所在的城市。有关橘组的具体信息仍在整理中,预计专员落地时就会有部分的结果。


恺撒将购物袋中的东西逐一放进冰箱,最后是一份新鲜的蜂蜜蛋糕切片。那股熟悉的柑橘味道不在,恺撒也没什么心情做事,干脆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打开电视,开始心不在焉地围观一场橄榄球赛的直播。直到比赛进行到下半场,手机里的红色标记总算开始缓慢地移动。恺撒关了电视,正准备回自己的储物间,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楚子航。恺撒正准备接,铃声却突然断了。


他略微有些不解,点下了“回拨”的按键,几声的等待音后,紧接着响起了不在服务区的提示音。恺撒疑惑地退出了通话界面,打开他的监控App,想确认楚子航的位置。


手机上的红点正在一片恺撒从未注意过的地区移动。一旁是靠海的蓝色湾口。


恺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倏然起身。他抓起 Omega 留在玄关柜上的车钥匙,打开门向外奔跑。黑色的野马就停在路边,Alpha 流畅地解锁点火,原地掉头,向着手机上红色标记所在的位置飙去。


***


楚子航上了艾希莉娅的车,是一辆老旧的日系家用车,上了别的州的牌照,人造革的座椅有些地方磨秃了,露出下面的灰色的纤维。他报了个公寓附近地标建筑的地址,然后系上了安全带。


陌生的路况导致走得很慢,楚子航看了眼路线,并没有什么问题。十分钟后车辆依照手机导航,拐上了空旷一些的滨海快速路。这条路有些绕远,但行车时间会短一些。他心不在焉地盯着司机的手机屏幕,心里想着的是早点回家好见到 Alpha。


汽车突然换到了最右的车道。


“还有三个出口才下高速。”楚子航出声提醒。


女孩并没有理他,直接开下了高速路出口,然后迅速地拐进了一片废旧的工业厂区里。


“你做什么!?”


几个转弯后,日式轿车驶进了一个空置的船坞,停了下来。


楚子航快速地拨出了给恺撒的电话,一时没法接通。四周没有任何的光源,突然,刺眼的车前灯里闪出几个人影。


“楚先生。”有人直接打开了轿车的车门,抽走了他的手机,示意他下车。


楚子航沉默着下了车,他知道这种时候贸然动作很可能只有反效果,同时心里快速地思索对策。艾希莉娅还坐在车里,此时摇下车窗,对着远处说:“你们让我办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可以走了吗?”


得到某种肯定过的回复后,那辆把他送来这里的日式丰田,在宽阔的场地内快速地倒车,直接从原路离开了。


楚子航站在巨大的空间中,身后几米就是逐层下沉的干涸的航道,暗不见底。场地边缘的灯突然开了,惨白的灯光照亮了一个高大的人影。


“抱歉。不过如果不是这种方式,大概没有机会见到楚先生了。”橘政宗缓步向楚子航走来。


楚子航冷笑一声。“所以艾希莉娅确实是卢西安的恋人。他们的关系是真实的。但你威胁利用了她,让她不得不将我带到这里来。”他之前怀疑并且谨慎防备的方向一直都错了。


“相见就是最大的欢愉。何必拘泥于方式呢?”橘政宗回答。“我和楚先生一样,对之前那起意外感到非常地遗憾。”


“你只是很遗憾他没有完成你的实验吧。”楚子航冷笑。


“不说这么扫兴的话题了。之前的提议,楚先生有什么想法吗?”


楚子航沉默了一瞬,“我的态度,您也应该很清楚了吧。”


“何必呢?”老人拍了拍手,“为了一个美好的理想而合作,本该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您太高看我了。”楚子航冷冷地回绝。


楚子航听到一旁传来了刺耳的断裂和摩擦声,他的手机被完全地物理销毁了,直接落入了身后黑色的深渊。


“那就没有办法了。”橘政宗叹了口气,“不过上次见面的时候,我倒是发现了一件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事。”他挥了挥手,周围黑衣人的队形突然开始变化,缓慢地向着楚子航的位置压迫过来。“楚先生的个人条件其实非常不错。和三山堂地合作告吹了;但我们换个方式,和楚先生个人合作,我觉得是个很不错的选项。”


脚步声突然从后面接近,楚子航警觉地偏过头,但仍猝不及防地被人用什么东西捂住了口鼻。


是乙醚。


 
评论(16)
热度(265)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