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20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夜幕飞速地降临,车外的风已经冷下来了。天际线从橙红变成深蓝,再将整片天空染成绛紫色。


恺撒在路上飞驰。代表楚子航的红点在一个废旧的船坞中已经停留了十五分钟,没有任何的动作。不详的预感愈发浓重起来。恺撒在高速的出口减速,整个人焦躁异常。


最终等他开进那片灰色的工业区时,周围的路灯都熄灭了,只留下巨大漆黑的厂房,沿着路边不断绵延,像是一具具静默的尸体。他把野马停在了船坞的外面,格洛克上膛,轻声步入了漆黑的巨大的空间。


这座船坞早已被废弃多年,连通外侧水体的闸门紧闭。恺撒在门侧听了一会儿,耳中只有低沉的水流声。他小心地打开手机的光源,另一手持枪。空旷的空间里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他一步步向前走,微弱的光照亮了地面,视野里是一片凌乱的脚印。


恺撒沉默着翻转手机屏幕,放大地图,一步步走向图中红点所在的位置。


在船坞干涸的底部,他找到了楚子航早已损坏的手机。


Alpha 缓缓站起身。手中 Omega 手机的屏幕已经完全碎裂,金属的后盖弯折成奇怪的角度,满是新擦出的刮痕,很显然在丢弃之前就遭到了物理破坏。他试着开机,屏幕闪了闪,然后彻底熄灭。他返回高处,地面上没有其它遗漏的东西,也没有打斗的痕迹;但从脚印来看,大约曾有十多人在场。


他在黑暗里站了一会,脑中急速地思考。远处的水面偶尔有零星的灯光飘过,空气里混着黏人的湿气和海腥味,令人反胃。楚子航很有可能是被什么人引到这里并带走了。始作俑者必然是橘组。但在更多的消息掌握之前,他没有办法采取下一步的行动。如果橘组是为了让三山堂答应某些条件,才对楚子航进行绑架,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但更坏的情况是,橘组只是单纯地狗急跳墙,楚子航本人比三山堂所掌握的东西要有价值的多。


Alpha 咬了咬后槽牙,把那只破碎的手机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谁?”恺撒突然转身。


入口有隐约的人影晃动。


恺撒举起枪,侧身,缓步地向大门移动。


他来到门边,枪口顺着边沿突然弹出,目标所及之处站着一个女孩,黑色的棒球帽压得很低,穿着大码的冲锋衣,戴着黑色的口罩。


“我没有武器。”她冷静地向恺撒举起双手。


Alpha 盯着她看了一会,枪口略微向下。


“身份?目的?”他问。


“他们已经离开快二十分钟了,应该是往北的方向。我只是个不幸被卷进来的路人。”女孩硬邦邦地说。


“这么巧?你觉得我会信?”恺撒冷笑。但这个人身上并没有什么攻击性,尽管是个 Alpha。


“随便你。”女孩似乎看出了恺撒并不会贸然开枪,放下双手,利落地转身,向建筑的拐角走去。


“站住。”恺撒重新抬起枪口。


女孩的脚步微微一顿,但没有理睬恺撒的命令,继续向前走去。


身后突然传开急速的风声,没有任何防备,女孩就被反剪着双手摁倒在地。恺撒仔细地搜寻,从冲锋衣右边的口袋里翻出了一张警员的名片。


冈萨雷斯。楚子航跟他提过这个小警员。


“是你把他从警局带到带到这里的。”恺撒收紧了钳制。


“……否则我能怎么做……”女孩大幅地喘气,听不出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抽噎,“我已经失去了卢西安。他们还继续用我的家人威胁我,我能怎么做……”


恺撒松开一只手,拿出自己的手机。那天的谈话之后,楚子航就把芬格尔和兰斯洛特的联系方式给了恺撒。他拨通了芬格尔的电话,报了这里的地址。


等待的时候恺撒盯着女孩从地上站了起来,靠在了斑驳的外墙上。她这时候才开始流泪,之前的冷漠和淡然像是硬拗出来的一层外壳,被恺撒一击就碎了。


恺撒冷冷地看着她。


芬格尔来得很快。不到十五分钟,两辆不起眼的轿车就停在了船厂外。


“……怎么又换你使唤我了。”芬格尔下了车,嘴里满是牢骚。


“楚子航目前下落不明。我需要你帮忙。”恺撒直截了当。


“出什么事了?”芬格尔一愣,但立刻警觉起来。他看到了一旁楚子航的那辆黑色野马,但是 Omega 却没有出现在视野中。他眯起眼睛,内心快速地思考眼前的这个 Alpha 是否值得信任。楚子航确实和他正式交代过,一旦发生意外,恺撒可以全权代替楚子航本人作出决定。他想起他们上一次在三山堂的那一次见面。楚子航围观到一半,就退到后面去了,之后还发生了彻底压垮樱井明的“走火”……


恺撒皱眉,他毫不意外地从芬格尔的神情中读出了怀疑和不信任,“现在事态紧急,我没有时间解释。”


芬格尔依旧无动于衷,沉默地看着他。


恺撒突然明白过来,楚子航能够这么信任这个 Beta,是有着必然的原因的。他必须给出一个有力的理由来说服芬格尔。


“我是他的 Alpha。”恺撒说。


芬格尔眼底闪过一丝的惊讶,表情却依旧警惕。


“我有过承诺,不会做出任何对于他不利的事。”恺撒看着芬格尔的眼睛,语气郑重。


芬格尔思索了数秒之久,他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某种难以抗拒的威压感。“你需要我做什么。”芬格尔问。


“这个女孩是最后见过楚子航的人。请你把她带回去,看好她。务必保证她的安全。”恺撒快速地说:“以及如果从她嘴里得到什么新的消息,麻烦通知我。”


“可以。”芬格尔打了个响指。


恺撒把从女孩身上搜出的车钥匙扔给了芬格尔,然后低头看向艾希莉娅的眼睛,“我很抱歉,但你仍需要在我朋友那里多住一段时间。”他停顿了一瞬,之后郑重地开口:“无论如何,我都很感谢你留下来,把他的消息告诉我。”


芬格尔从恺撒手里接过那个女孩,把她带上了自己的车。灰色的日系家用车跟着车队消失了。Alpha 在黑暗里站了一会儿,伸出拇指,摩挲着那只碎了屏的手机。他听见海风穿过船坞连接外海的出口,在空旷的空间里发出一声声呜咽。气流涌动,灰尘扬起,打在他的外套和卷起的裤脚上。


他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恺撒点亮了屏幕,荧光照亮了他黑暗中的脸。


新消息,来自路明非:“我落地了。”


***


楚子航从昏沉中缓缓地醒来。


白色。眼前是一片刺眼的白色。


他抬起手肘,想要遮挡眼前这片炫目的光亮。突然发现袖口不再是他习惯的深色,而是被换上了浅色的病号服。床单也是白色的。四周的墙上只有一扇小窗,从外面锁死了,单向玻璃挡住了一切外界信息,一旁是一扇浅色的移门。大约十平米的房间内放了一张病床,白色的墙面上包裹了软质的缓冲材料,大约是防止病人做出极端的伤害行为。


他花了一些时间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橘政宗利用了艾希莉娅还有毫不知情的冈萨雷斯,将他引到了这里。如果他没有猜错,这里大概就是橘政宗的秘密实验室。


在彻底地丧失行动能力之前,他拨出了给恺撒的电话。以 Alpha 的机敏,应该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移门突然被打开。一名穿着制服的护士走了进来,手里推着小车。她看了一眼楚子航,沉默地替他测量体温心跳。就在 Omega 以为常规的检查结束时,护士突然示意他转过身去。


楚子航带着不解转过身去。病号服松垮的圆领突然被扯到一旁,护士伸出手指,按了按 Omega 后颈裸露的腺体。


楚子航浑身一个激灵。


护士放开了他,带着一脸的不豫离开了病房。


移门终于被合上。楚子航伸手,小心地触了触后颈的那个标记。它还没有完全剥落,他猜测这就是刚才那个护士面露不快的原因。如果计算地没错,大约两天后,痂印就会脱落,这个标记就会完全消失。


他环顾四周,高处有三个明显的摄像头,房间内各个角落一览无余。所以他一醒来,就立即有人进来检查他的情况。床头还有一部对讲电话,大概是用来呼叫工作人员的内部线路。


房间还带一个独立封闭的卫生间,楚子航洗了把脸,对着镜子发了一会儿呆,才重新躺回了床上。


墙边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刮擦声,那扇小窗突然打开了,从外面递进来一只不锈钢的餐盘,上面放着简单的食物。楚子航下了床,是一些水煮蔬菜和一个简单的三明治,还有一杯水。楚子航端起餐盘,缓慢地回到病床上,拉起面前的小桌板,开始进食他的晚餐。


 
评论(13)
热度(241)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