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21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怎么是你?”恺撒走过空旷的停车场,后面是一手公文包一手行李箱的路明非。


“这个案子一开始就是我们两个接手的。上面觉得有你在现场,行动方面没有问题;我过来主要负责情报方面的补充。后续的人员调派还在安排中。”路明非解释道。


恺撒点点头。这个判断很明智。路明非和他是最熟悉案件情况的两个人;如果派了别人来,光熟悉情况至少需要一两天。而现在,任何一点时间都是弥足珍贵。


“这个案子的代号已经定了,就叫‘鸡尾酒’。”路明非小步快跑地跟在恺撒后面。Alpha 的脸色不太好,看来当他还在飞机上时,形势出现了变化,且很可能是极糟糕的变化。


恺撒在一辆黑色跑车前停了下来,打开了车门。


“车不错。”路明非钻进了副驾,试图打开话题。


“楚子航的。”恺撒系上了安全带。


“他人呢?”路明非问。


“失踪了。”恺撒冷着脸踩下油门,野马沿着指示灯开下了停车场。


路明非惊呆了,“发生了什么?”


Alpha 看了一眼对方,似乎在思考如何向路明非解释目前的情况。


“你……不要着急?慢慢讲。还有我们现在去哪?”


“先吃点东西吧。”恺撒说,看了一眼路明非。“你饿吗?”


“啊,还好。”其实他在飞机上已经被飞机餐塞了个饱,但恺撒的本人状态看上去并不好,Alpha 需要一点休息和进食。


“你熟你定。”情报员说。


恺撒握着方向盘想了想,在靠近中国城的出口下了高速。几分钟后,野马停在了路边,路明非跟着恺撒走在瑟瑟的晚风里。整条街道几乎黑了,只有零星的几家餐馆还亮着灯。


恺撒走进了一家亮着灯的小餐馆,跟老板娘打了个招呼,没看菜单,直接要了份云吞面,然后把菜单塞到路明非手里,“你自己点吧。”


这时候还看不出来恺撒心情不好,路明非也不用混了。他火速要了几个能快速打包带走的点心。“老大你怎么突然吃起中餐了……”路明非接过老板娘打包的水晶虾饺和云吞面,小心翼翼地问。


恺撒推开门,大步走了出去,“楚子航以前带我来过。而且我也不知道别的地方。”


听着话题终于又转到关键点上,路明非心里一紧,跟在恺撒后面,问:“楚子航……现在是什么情况?”


恺撒没有回答,突然回头问:“你有烟吗?”


“没、没有。”路明非有点懵。


恺撒停了下来,转身拐进了一旁的一条小巷。那家楚子航带他来过的杂货店还亮着灯。恺撒敲开窗,要了两包烟;想起来还有路明非,又多要了半打的能量饮料。


买完烟,恺撒跟他大致解释了这几个小时里事情的变化,路明非消化情报的速度很快,立刻就明白了眼下的情势。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快速反击、并且找到楚子航的方法,就是找到橘政宗的秘密实验室,然后一举击破。”路明非总结。


恺撒点头,“你的情报梳理呢,有结果了吗?”


“大致有结果了,但具体的方位还没有确定。他们隐藏地很好。”路明非拍了拍随身拿着的公文包。这个东西他不敢离身,哪怕只是点个外卖也是随身携带。


两个人回到了车上,现在他们需要一个地方做情报汇总,并可以及时收到消息更新、方便行动。恺撒想了想,拿起手机,又给芬格尔拨了个电话。


路明非的数据分析只是一个突破点;另一个,还是在樱井明和艾希莉娅,芬格尔负责照顾的这两个人身上。


芬格尔的酒吧还没打烊,恺撒说明了要求,以及他要分别再见一见樱井明和艾希莉娅,芬格尔这次没有任何的含糊,直接给了恺撒一个地址,并在电话里说自己稍后就到。


“把你那支好看的鹰嘴钳带上。”恺撒在电话里嘱咐了一句。


他们很快到了芬格尔给他们找的地方,是个无人使用仍在挂牌出租的办公楼。樱井明居然已经到了,被几个芬格尔的手下押着,垂头丧气地站在空无一物的走廊里。恺撒随手开了一间办公室,有桌椅和沙发,路明非提着公文包和行李进去了,继续他的情报梳理。然后又找了一间附近的小间,朝押送者微微点了点头。


芬格尔的人手脚利落地把樱井明塞进了那个小间,又五花大绑地给锁在了椅子上,然后迅速地退了出去。


恺撒在樱井明对面坐了下来。


“橘政宗的实验室在哪里?”


“我不清楚。”樱井明梗着脖子说,脸上的擦伤倒是已经结痂了。


恺撒冷冷地看着他。


门外突然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有人敲了敲门,打开,扫了眼里面,“哟,樱井先生,这两天牙口还好吗?”是芬格尔刚刚赶到。


樱井明触上门外芬格尔的眼神,明显瑟缩了一下。虽然当时恺撒是那个开枪的人,但芬格尔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明显比 Alpha 深重多了。


“还……好……”樱井明往后缩了缩。


“那就好。”芬格尔笑嘻嘻的,走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不用见外,都照顾过你的四颗智齿了,这辈子都是我的病人啦。” Beta 摸了摸口袋,摸出一把鹰嘴钳来,“上次看你下面两颗臼齿有些蛀,拖到要做根管就不太好了,不如这次我给你个优惠价?”


樱井明的脸色唰地白了。


恺撒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他大部分的人生活得都很绅士,言行举止合乎某种规范;但现在这种面目需要彻底地撕下来了。Alpha 看了一眼樱井明,冷冷地说:“已经暴露的棋子是没有价值的。就算有,也只有被抹杀的价值。”


啪啪啪,芬格尔三声鼓掌,“还是加图索先生讲得清楚明白。”


樱井明那边白着脸,沉默了一会儿,支支吾吾地说:“有关橘政宗的实验,我确实不知道多少……我只知道他在搞一种叫做‘莫托洛夫鸡尾酒’的东西,但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我真的不清楚……橘政宗把手里的业务切割得很细,各部分的负责人彼此并不认识……我的任务就是把用来盈利的亚硝酸酯送进集装箱。”樱井明开口说的也全是废话。


芬格尔的脸色很难看。


恺撒不是没料到这点,但这不意味着樱井明身上没有可挖掘的情报。


“亚硝酸酮是从哪里入手的?”恺撒问。


“会有货车悄悄运到三山堂的仓库,由我把东西混在即将出港的货物里;但更多的是直接开到堆场,后续拼箱时放进集装箱。但货是从哪里运来的我不清楚。”


都不用恺撒说什么,芬格尔突然一脚踢开椅子,扭过樱井明的脖子,一个膝击,把他摁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之前还让你坐着,真是对你太客气了。”芬格尔冷笑,“再说这堆没用的话,我就喊人准备搅水泥了。”


“车牌号码有吗?”恺撒问。


“每次都…都不一样,不过我有最近几次的……交接通知,在手机里。”


“手机?你当我傻的吗?”芬格尔早就翻过他的手机了,对里面有些什么可谓一清二楚,二话不说,鹰嘴钳顺着齿列滑进去,直接钳住了樱井明右下的臼齿。


“在在在在在一个隐藏的邮箱账号里!!”樱井明口齿不清地喊,他被芬格尔硬生生地掰开了嘴,口水稀稀拉拉流了一地。


恺撒从门外接过樱井明的手机,按照这家伙结结巴巴的提示登录了那个秘密的邮箱,居然还带二次指纹验证;恺撒毫不犹豫拧着他的手指解了锁。


“还有什么没交代的?我看不光牙齿,手指是不是也不想要了。”芬格尔捏了捏手里的钳子。


“都都都!都在这里了!”趴着家伙嘶声说。


恺撒快速地翻看了加密邮箱中的往来的邮件和消息,确实如樱井明所说,只有大致的送货时间和车牌号,其余关键的信息一律为空。


最终,恺撒亮出屏幕,把手机递给芬格尔,“只有这么一点线索。麻烦你了。”


“足够了。”芬格尔站起身,接过手机,记下所有的信息后还给恺撒,同时还不忘给地上的樱井明又来了一脚。


 
评论(12)
热度(213)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