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22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接下来一场是艾希莉娅的问话,主要集中在卢西安出走之后两人之间的通讯。恺撒和芬格尔都不喜欢干这种硬着头皮往人伤口上撒盐的活,但就如艾希莉娅所说,卢西安出走后两个人陷入了彻底的冷战,无论电话还是消息,毫无联系。橘政宗对楚子航下套也是层层中转的单方指示,不露出一点的马脚。


恺撒看着艾希莉娅这边确实问不出什么,和芬格尔商量了一下,还是让女孩回去休息了。


审讯完成。芬格尔和恺撒打了个招呼,带着一群手下呼啦啦地离开了,只是留了两个人下来保证这里的安全。地头蛇需要一点时间找出帮樱井明运送亚硝酸酯的几辆车,以及近期车辆的活动轨迹。


整幢楼再次恢复死寂,恺撒沿着走廊向前,推开了路明非所在的房间的门。“看看你的进展吧。”恺撒说。他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了一根烟,也没有抽,只是夹在手里,看着烟丝一点点变成灰色。


情报员正坐在沙发的一端,面前是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使用加密通道远程连接位于本部的服务器,远端复杂的分析结果投射在路明非的电脑上。恺撒冷着脸看着无数的数字快速地从屏幕上掠过,屏幕的右下角打开了一幅地图,上面闪烁着一个正在缓慢缩小的范围。


“我们收集了所有可能与橘组有关的情报,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确实有一个实验室,但暂时还无法定位它的具体位置。我推测他们使用各种代理地址进行业务往来,包括原材料的接收以及和供应商联系。目前通过分析各类的物流信息,海关记录,一些可疑的原材料流动,范围已经缩小到了附近五十公里以内。”


“还要多久?”


“几个小时内应该就能有明确的结果。”


恺撒点点头。这个速度不算快,但已经是他们目前能够做到最好的程度了。“还有这个邮件地址,你看看能不能查出什么。”恺撒把樱井明的手机扔给了路明非。


“好。老大你困吗?要不你先回去休息?”路明非盯着屏幕,开始翻看邮件记录,同时在自己的电脑上敲敲打打。


“你觉得如果你是我,现在这种情况还睡得着吗?”恺撒反问,弹了弹烟灰。


“好、好像确实……”路明非停下敲打键盘的手,一边给自己开了瓶能量饮料。恺撒之前在建筑的另一边搞出的动静路明非隐隐约约也听到了。他和恺撒合作过很多次,对 Alpha 的这类操作有点司空见惯的意思,知道那张像模像样的皮一旦撕开,下面藏着的压根不是什么光鲜的本质。


屏幕上的数据飞快地滚动;恺撒看着升起又飘散的烟雾,开始重新在脑中梳理目前为止的所有信息。橘政宗还没有联系三山堂的任何人,绑走楚子航只为了交换其它条件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低了。恺撒几乎可以确定,橘政宗的目标,就是楚子航本人。


直接威胁本人,简单粗暴。如果楚子航妥协,万事大吉;就算他不愿意合作,作为一个没有被完全标记的 Omega ,在橘政宗这种人的眼里,楚子航本身也有值得绑架的价值。针对 Omega 的人口贩卖早已式微,所以最有可能就是和卢西安同样的情况:药物试验。


“这附近有能力开展药物试验的实验室应该不多吧?”


“是。以及考虑到橘政宗是最近几年才移居这里的,我目前的分析重点集中在最近五年周围地区新设立的实验室。”


“有结果吗?”


“暂时没有可疑的结果。”路明非摇了摇头。


“橘政宗为了他的药物试验,从头设立实验室的可能性……”恺撒沉思,“这样做太引人耳目。如果我是他,更有可能的做法是,接手一个现有的实验室。”


“你的意思是……?”路明非捏着能量饮料,抬起头。


“应该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实验室,可能有冷链运输的需求,以及最近一段时间的物流很活跃,毕竟樱井明倒了不少货出去。可以搜一搜相关的记录。”


路明非点点头,手指在键盘上急雨一般敲击,飞快地调出页面。


恺撒摁灭了烟,站起身,“我出去一趟,你就在这里。有事打我电话。”


***


用完简单的晚餐后,楚子航又睡了一会儿,乙醚残留的剂量让他的头脑有些昏沉。再次醒来时,房间里已经暗下来了,只有墙上的一盏壁灯还亮着。看来这个病房虽然与外界隔绝,但是光照仍然模仿着日夜轮换。他起身,觉得有些渴。几秒钟后他找到了照明的室内开关,打开。


檐角的三枚摄像头微微转动了一些,视角覆盖住 Omega 前后的全部方位。楚子航决定试一试那个床头的电话,他拿起话筒,耳边是沙沙的电流声,Omega 只说了一个词:“水。”


三分钟后,墙上那个低矮的小窗突然被粗暴地打开了,一杯水出现在窗口,然后再次被粗暴地关上。


楚子航下床,接过那杯水,缓慢地啜饮。看来他的所有行动都在对方实时的监控中。Omega 厌恶这种感觉,忍不住蹙起眉。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意识到,如果他不答应橘政宗的要求,他很有可能彻底失去自由,成为橘政宗“莫托洛夫鸡尾酒”试验的被试者。


之前导致卢西安的逃脱的漏洞已经堵上,何况以楚子航的身份,对方只会设置更加严密的拘禁条件。


联系之前那个护士的举动,如果他没有猜错……他还有大约两天的缓冲期;一旦后颈的临时标记完全消退,针对他的“莫托洛夫鸡尾酒”的实验随时都会启动。


楚子航放下玻璃杯。这种条件下,他本人能做的很少。如今他最大的胜算……就是恺撒。


不知是不是错觉,睡梦中似乎有各种奇怪的声音穿过走廊和墙壁,抵达他的耳边。楚子航认为自己并不是这里唯一的 Omega……但他不敢猜测究竟有多少的被试者被控制在这里。


他揉了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手腕。左手腕纹身留下成片的细微伤痕已经结痂,孕生着新的皮肉,伴随着成片的细微的瘙痒。静观其变不是什么好的策略,但却是他如今唯一能做的。


希望在标记彻底消失前,事情能够有明显的转机。


***


黑色的野马穿过浓黑的夜色,二十分钟后,停在了三山堂的仓库前。


恺撒掀开卷帘门,走上楼梯,用楚子航的钥匙打开了门,办公室之前已经让人打扫过了,比之前几次单据满地信件乱堆的情况好了不少。恺撒大致地翻了翻,没有找到太多什么有用的线索。樱井明的手脚很干净,没有在楚子航经手的材料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Alpha 半倚着办公桌,抽出一支烟,无声地点燃了。他伸手挑开一旁百叶窗的叶片,露出一线夜色。窗外万籁俱寂,只有不远处的路灯和黑色的海。


恺撒给了自己一支烟的时间。烟雾缭绕,直至燃尽,他还是没有办法有效地思考。他有点后悔一个人跑来这个地方,也许是幻觉,他总能在烟草燃烧的气味下嗅出那么一点空气中漂浮的柑橘气味。Alpha 用手掌轻轻抚摸黑胡桃木的桌面,仿佛还能感觉到 Omega 高潮时带着湿意的皮肤。他抬起右手看了一眼,那朵山茶花正好好地开在手腕上。


Alpha 叹了口气,将最后一截烟摁灭了,整个人躺倒在沙发上。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睡上一觉。一旦芬格尔或者路明非分析出最后的结果,他就必须开始行动了。


>>>


后天的更新要向大家请一下假。

目前的进度:全文已经进入结局阶段了,还有大约1.5w字,计划4更左右完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我还在跟支离破碎的初稿搏斗,把各种曲折的情节奇葩的脑洞捋顺了塞进去,尽量避免写了后面忘了前面……

总之要请大家稍微等一等orz

 
评论(16)
热度(254)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