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23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恺撒被刺耳的铃声吵醒。他抓过手机看了一眼,早上八点,他睡了大约五个小时。


两条消息,分别来自芬格尔和路明非,恺撒大略地翻了翻,都是让他速回的信息。


他从沙发上坐起身,推开门,发现兰斯洛特已经在三山堂楼下的场地准时上班了。楚子航失踪的消息并没有传达给三山堂这边;他思忖了一番,决定继续封锁这个消息。


“早上好。”兰斯洛特抬头看到了楼梯上的恺撒,脸上是略微不解的表情。


“早。”恺撒点了点头,一边大步走下楼梯,“这两天换季,他有点嗓子疼。最近几天大概都会在家里呆着了。我替他过来看看。”


“哦……”兰斯洛特说。


恺撒总觉得兰斯洛特脸上的不解更深了一些。他懒得解释,直接离开了仓库。


野马一路开回昨晚审讯樱井明的办公楼里,恺撒上了楼,芬格尔就在走廊里等着他。


“找到了。”芬格尔简单地说,递给恺撒一张折起的纸条。


Alpha 接过纸条,并没有打开,敲了敲路明非所在的房间。


情报员四仰八叉地瘫在皮质沙发上,怀里还抱着他的电脑,能量饮料的空罐在地上滚得到处都是。恺撒踢了踢,金属的声响惊醒了沙发上的路明非。


“老大。”路明拉了拉外套,坐了起来。芬格尔跟着恺撒后面进了房间,抱肘看着路明非。他之前就大概猜到了恺撒的背景不简单,现在又来了个来路不明的亚洲人。


“结果?”恺撒问。


“出来了。”路明非揉了揉眼睛,解锁电脑。半秒后,一个陌生的地址出现在了屏幕上。


恺撒打开芬格尔交给他的纸条。和路明非完全相同的结果。


“下一步怎么办?”路明非凑过来看了一眼,同时补充道:“以及你昨天给我那个邮箱地址,我拜托总部的同事搜索了邮箱里往来的联系人记录,回溯找到了他们内部网络的入口;我还在试图进入。”


“很好。”恺撒将纸条收起,眼神冰冷,“需要一点时间准备。如果我的计算没有错误,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期间橘政宗又和楚子航见了两次面,地点就在这个封闭的病房里。


“楚先生很抱歉。”橘政宗说,“我想了想,这里是最合适的安排你的地方。”


接下来是大段的嘴炮和劝解,用词诚恳、态度和缓,饼也画得很大,但是语气中的威胁却是赤裸裸的。


楚子航对这套的话术很熟悉,全程靠着他仅剩的一点耐心,沉默地等着橘政宗把废话说完。搞到最后连橘政宗本人都觉得无趣起来,但还是不死心地留了个尾巴,“不过如果你想通了,我们随时都能继续谈。”


之后护士还是每隔六个小时就出现一次,测量基本的身体数据,以及察看他脖子后方的临时标记脱落的情况。针对 Omega 的进食减少的状况,还增加了一些葡萄糖注射。


第三天早上,楚子航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不同以往的声响。


房间的滑门被拉开,一群医务人员进入了房间,遮脸的医用口罩上露出一双双眼睛,目光赤裸,毫不掩饰地注视着房间里的 Omega,同时低声交流着楚子航的各项数据;一同进来的还有各种无法确认用途的设备。Omega 冷眼注视着这一切。最终,有人从微型冷柜里取出一支密封的药剂,递到了护士手中。


几个人无声地围了上来,戴着口罩的护士将药剂吸入注射器,抓过楚子航的左臂。Omega 试图挣脱,但完全无法做出任何有力的反抗。他怀疑是之前注射的葡萄糖中混杂了少量的肌肉松弛剂。药剂被缓慢地推入,护士又拖来监测仪器,将各种贴片和绑带依次附着在 Omega 的身上。


“这个只是第一阶段。后续的情况还要继续观察。”看不清面目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房间很快又空了,灯光暗了下去,只剩下摄像头的运转指示灯闪烁着红色的灯光。楚子航强忍着恶心躺了下去,试图将自己的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


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Omega 仿佛还能感觉药剂注射入身体时的那种刺痛感,一旁的仪器发出恒定的、低频的运转声。他的肌肉酸沉,心跳开始缓慢地变快。始作俑者至今没有向他透露过药剂的副作用以及注射后的症状,但联想到当时卢西安的情况,楚子航不认为自己能好到哪里去。


他将身体摆成侧卧的姿势,强迫自己入睡。无论如何,他需要充足的睡眠;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睡眠。


沉入睡眠的过程缓慢而胶着,像是从岸边一步一步地走下未知的深水。冰冷的感觉一点点淹没了他,他在浓厚的水体中不知目的地挣扎……窒息感和不知从何而来的重量将他的身体包围、碾压。即使在这样深沉的噩梦中,他的听觉仍在运转。低频的仪器声,通风管道内气流经过的声音,走廊外工作人员偶尔经过的声音,以及身体内急促起来的心跳声……像一张密密的网,缠绕着,扭曲着钻进他的大脑中。


中途有护士进来查看他的情况。昏沉间他的感知并不清晰,潜意识里只是和以往一样常规的检查。走廊里的动静突然大了起来,密集的脚步声从远到近,然后是移门打开的声音。他几乎条件反射地惊醒。惨白的灯光无比刺眼,许多人围在他的床边,看不清面目,语速极快地讨论着什么,但他的脑中一团混沌,只有成片不知所谓的噪音。


“上次死在外面的那个就是因为剂量问题吧?”


“已经减量了,但好几个受试者的不良反应还是很强烈。”


“我觉得目前的方案还是太激进了些……”


嗡嗡的说话声和各种混乱的声音涌来,有人在给他测量数据,他能感觉到各种陌生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这比身体反应本身更让他不适。楚子航头痛欲裂,他撇过脸,大口地呼吸。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临床反应极其严重,浑身盗汗,身体疑似脱水,心脏急速地搏动,内脏像是被挤压在一起……发情期间的各项生理反应也接踵而至。被药物强行激发的发情反应比起正常的生理周期更让人难以忍受,他能感觉到身体内部开始缓慢地疼痛,贴身的衣物被汗水沾湿,下身分泌出液体,厚重地黏在身上。


护士又给他注射了什么,似乎是减缓反应的药剂。混乱中他无法分辨任何东西,只想彻底地蜷缩起来,远离所有的一切。


有人突然握了握他的手腕……温暖柔和,完全不同于这几天内任何粗暴的触感,甚至……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楚子航倏得睁大了眼睛。


四下是憧憧的人影,刺目的光让他的眼睛疼痛流泪。他无法看清楚任何东西,只有白色的人影重重叠叠,以及上方一张张被口罩遮住了的、没有表情的脸。


那个短暂的触感很快便消失了。Omega 无法确定他是否看到了什么,那朵山茶花的图案是真实地出现在眼中,还是只是他的幻觉。


几分钟后,护士确认他的指标趋向正常,房间里的人散去了。也许确实是注射抑制药剂起了效果,楚子航觉得略微好一些了,他弓起身体,试图从蜷缩的姿势中找到哪怕一丝的安全感。


***


八小时前。


路明非面前的空易拉罐又多了两排,全是各种含咖啡因的能量饮料。外卖的一次性餐盒和塑料袋凌乱地堆在墙角,芬格尔拉来了好几台显示器,还有各种补给和床铺被褥,把这个空置的办公室搭成了一个临时的指挥中心。


路明非已经二十个小时没有睡了。情报员花了很长的时间,终于攻破了橘组内部网络的外围屏障,开始翻看内部的各种数据存储。同时,确定了橘政宗的实验室的地址后,恺撒和芬格尔乔装着去往附近实地勘察了一番,但整座建筑戒备森严,短时间内毫无破绽,两个人只能无功而返。


“各种资料和数据库最近都加强了密码安全防护,进展比我预想地要慢。”路明非很焦虑。


屏幕上是一座三层的建筑的平面图,还包含一层地下室。


“以及我没猜错的话,”路明非咬着手指,眼神快速地扫过楼层的平面图。“地下一层的正中有一片可疑区域,墙体很厚,似乎还带有金属和保温夹层;很可能是一个冷库,用来保存‘莫托洛夫鸡尾酒’的样品。”


“先试试门禁和权限方面的系统。”恺撒揉着眉心说。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好。”路明非拆了盒饼干,含糊不清地咬在嘴里,又灌了一大口咖啡。


“仅仅有数据还是不够。”恺撒继续说:“实物证据同样重要。”


“老大你现在说这些也太早了些……”路明非困得五迷三道,神志不清地敲击着键盘。幸运的是安保系统是个在 ICPO 备过案的公司,路明非直接问上面要了个后门账号,悄无声息地摸了进去。


各种内部人员的资料和进入权限出现在上方的显示幕上。路明非快速地扫过,同时小心地导出数据。但仅仅这些还不够,橘政宗的各种实验数据被另外存放在单独的数据库中,那些才是可以作为证据的关键。


“等等。”恺撒扫过各种权限数据和人员资料,“有办法改写这些人员数据吗?”


“小范围的改动应该没问题。但如果变动太多,对方可能会发现。”


“好。”恺撒扯动嘴角,“你不说实物证据很难搞吗?现在可以有了。”


 
评论(10)
热度(254)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