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24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恺撒和芬格尔在外面等了四个多小时,终于逮到了一个出来抽烟放风的倒霉鬼。芬格尔一脚把他放倒,干脆利落地套上麻袋,塞进了轿车的后备箱,顺便扒了他的权限卡和全套的行头。路明非蹲在后座,手忙脚乱地找到了这家伙的资料,把能动的各项数据改成了与恺撒相符,还顺手把权限开到了最高。


恺撒一边换上倒霉鬼的白色工作服——它原先的主人正在后备箱的麻袋里扭动挣扎着,隔着车体的隔离都能听见那种响动……然后带上口罩和伪装的平光眼镜,抹上 Alpha 专用的气味消除剂,将格洛克塞进了后腰。


“有消息联络你们。”换装完毕,Alpha 冲芬格尔和路明非挥了挥手,刷开了门禁。


实验室的内部结构比想象中的复杂,橘政宗接手后似乎对内部做过一些改造。各种人流在走廊和转角交汇,恺撒无声无息地从一个队尾换到另一个,几次操作之后,终于将整个建筑的大致布局和之前取得的平面图缓慢地对应起来。


地上的三层主要是研究人员的办公室和会议室,没有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恺撒想到路明非提到的那个可疑的冷库,随着电梯下到了地下一层。


地下空间的人员肉眼可见地稀少,上方布满了监控摄像头,单独行动的风险不言而喻。恺撒沿着走廊快速地移动,很快来到了那个可疑区域的入口。他试着刷一下权限卡,金属门轻轻地弹开了。


恺撒闪身进去。冷库里黑着灯,他打开了随身的光源,昏暗的光照出了成排的货架和上面的各色原料和药剂。恺撒挑眼熟的拿了一瓶,和之前芬格尔从樱井明那里截获的东西一样的包装,应该是亚硝酸酯。


但这不是他的目标,他小心地绕过三排高大的货架。冷库的最深处有成排的上了锁的铁柜,恺撒逡巡了一会儿,没有找到可以打开的办法。


长久地滞留在这里只会增加被发现的风险,恺撒权衡后决定离开,他将亚硝酸酯的实物收入口袋,快速地对冷库内拍照取证,然后离开了房间。


走出了冷库的刹那,雾气爬满了他的平光眼镜。Alpha 有些焦躁,他的潜入并没有拿到任何“莫托洛夫鸡尾酒”实质性的证据,也没有找到有关 Omega 下落的线索。


早知道不应该那么干脆地套那家伙的麻袋,恺撒冷冷地想,应该先让芬格尔发挥一下他美好的医德。


就在 Alpha 犹豫时,他听到了电梯升降,以及金属门滑动的声音。来自一个让他感到意外的方向。在他们所见过的对外平面图上,那个位置并没有任何的升降装置。


恺撒将手放在后腰的格洛克上,果断地移动了过去,看到两个护士即将进入电梯,手里推着医用的金属推车。


他面无表情地跟了进去,护士看了他一眼,没有表现出任何怀疑。


电梯缓缓地下降,恺撒有些惊讶,情报里从未显示向下还存在着其它空间,很可能是橘组秘密加建的;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他没有找到任何 Omega 的痕迹。


电梯门打开,护士们先他一步出了电梯。


恺撒低头跟在后面。走出电梯的瞬间,便立即闻到了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他贴着墙根快步向前,眉头愈发拧了起来,信息素的味道非常混杂。橘政宗的实验规模比他预想中的要大很多。他小心地四处观察,这一层的灯光比其余楼层更加昏暗,整个楼层呈“回”型的结构,每边至少有十几个房间,半数以上的房间里有人类活动的响动。


已经是夜晚,路过的每个房间都黑着灯,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况;陌生的信息素混杂着飘散在空气中,让他浑身不适。Alpha 有些急躁起来,他知道楚子航一定就在这附近,但他却毫无线索。


走廊的另一端突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有人群正向着某个既定的方向移动。恺撒犹豫了一下,跟了过去,悄无声息地缀在了队尾。


人群移动很快,恺撒发现他们的目标是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有护士从另一个方向赶来,手里推着无法辨认的设备和药剂。病房的移门打开,一缕柑橘气味钻入了他的鼻中。


Alpha 瞬间睁大了眼睛。


他跟着人群进入了房间。空间内的柑橘气味极其浓郁,护士已经把照明打开了,亮而刺眼的灯光下是一张白色病床,上面蜷卧着一个他熟悉的身影。不需要任何说明,所有人都能看出,那是一个正在发情的 Omega。


是他的 Omega。


他的头脑混沌了整整五秒的时间。


没有任何一个 Alpha 喜欢看到自己的 Omega 被这样对待。没有。作为一个纯粹的试验品被人围观和指点,但是……


Alpha 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很好,至少他确定了楚子航的位置,这是一个巨大的进展。他咬着后槽牙,小心地观察着这个房间的布局。高处有三个摄像头,视角全面;现场很嘈杂,所有人都在快速地说话、讨论,等待护士进一步的检测数据。他忍不住想起落地的第一天,那个意外猝死的 Omega 的样子,右手缓缓伸向腰侧的格洛克……一旦出现任何的意外,恺撒会毫不犹豫地采取任何极端措施。


身旁有人在快速地讨论剂量的问题,恺撒在这片巨大的、让人心烦的噪音中深深地凝视着 Omega。护士给楚子航注射了什么,听上去似乎是减缓反应的药剂。针头刺入肌肤的的瞬间,仿佛有冰冷的东西沉入了他的胃袋里……恺撒死死地咬着后槽牙,整整十秒,直到注射完成。


护士转身去整理医疗器具。监测仪上,各种数值和指标缓慢地趋向正常。


恺撒松了口气,低下头,嗅着熟悉的柑橘气味,脑中快速地计算……尽管风险很大,但他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他在一旁等了一会,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佯装成想要查看 Omega 的情况,不动声色、一点点地向病床边靠近。


他看不到楚子航的脸,Omega 将自己裹在一张薄被中,蜷缩成一团,急速地喘息着,只露出一点额头,汗水沾湿了深色发丝。护士扯出他的左臂,Omega 的手腕扬起,那朵山茶花图案一闪而过,又重新落回床单层叠的褶皱中。


恺撒的喉头一紧。


Alpha 小心侧过身,用宽大的下摆挡住了一切可能的视线,然后伸出右手,握了握楚子航的手腕,拇指轻轻扫过那朵山茶花。


Omega 的手腕冰凉,贴着一层薄薄的汗,纹身上结了细小的痂。他忐忑于 Omega 是否能察觉和认出自己;但这已经是目前 Alpha 可以做到的极限了。


在手上的动作被人发现前,恺撒松开手,转过身,随着人流一同离开了病房。


退回到安全的楼层后,Alpha 挑了一个转角,迅速离开了队伍。他停在一个安全的角落,敲了敲身上的微型通讯设备。


“我找到他了。” 恺撒压低声线,试图用自己最冷静的声音说。


***


恺撒回来后,路明非将他拿到的实物证据以及所掌握的情况向上面做了汇报,提出了正式的行动请求。


“总部把行动时间定在了明天上午,还在和这边的警方高层协调。”路明非说:“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了。”


“上午?这个范围太模糊了。最快是什么时候?”Alpha 问。ICPO 并不具有执法能力,他们唯一的手段是通过 ICPO 联络警界上层,让当地的警力介入。


“早上七点。”路明非敲击着键盘。“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了。而且当地警方回应和态度不算积极,我们最好不要高估他们的行动力和配合程度。”


“要和条子一起干活啊……”芬格尔凑了过来,忸怩地说:“我以前从来没和条子合作过呢,这位大佬,你看……”


“想跑?”恺撒扫了他一眼。


“我怎么会想跑呢!”芬格尔一个摆腿立正,就差抬手敬礼了,“我这时候跑了,对得起楚老板、还有加图索老板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吗?”


“清楚就好。”Alpha 冷笑一声。他揉了揉太阳穴,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离明天早上七点还有大约十个小时。


十个小时……恺撒理解目前的情势,但这对他来说还是太长了……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一旦停下思考,眼前就忍不住浮现 Omega 在病床上颤抖的身形。


“你能进入他们的监控系统吗?”恺撒突然问。


“是要查看还是改写数据?”路明非以为恺撒是担心自己的安全,“你之前肯定被拍到了,不过暂时还没有被发现的迹象。”


“我想看看他。”Alpha 轻声说。


路明非一脸呆滞。


“这个……有点困难,而且风险很大。”他又累又困,现在让他再加班黑一趟对方的监控系统,还不如直接让他举着枪冲进去把橘政宗突突了。


“直接切断信号呢?”恺撒退而求其次。


“这个不难,”路明非在键盘上敲了敲,“直接掐断信号让他们黑屏还是可以的……”说完他就意识到了什么,后悔了。


“那么事情就简单了。”恺撒简单地说:“我再回去一次。不做别的,只是看看他。”


路明非继续呆滞。


芬格尔伸手拍了拍路明非僵硬的脸,“怎么了?没见过人谈恋爱啊?”


“不。你之前的行动已经很冒险了,而且现在这个时间到明早七点,根本没人在楼里活动,你这样毫无遮拦地闯进去……再来一次没法保证不被发现。”路明非有气无力地劝说。


“你不是可以让他们黑屏吗?”恺撒淡淡地反问。


情报员看着恺撒不为所动的表情,明白过来对方压根就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叹了口气:“时间不能太长,最好挑安保人员少、警觉性也差的时候。”他挥开芬格尔捂在脸上的手,重新看了眼屏幕,“凌晨三点……我会切断整个地下一层及二层的信号,同时制造一些电力系统的小混乱,伪装成一次小型的设施故障。五分钟……最多十分钟时间,你必须离开。”


“可以。”恺撒回答,“多谢了。”


 
评论(14)
热度(262)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