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ABO] Deadlock 26(终章)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Omega 睡得极其不安稳。没有闹钟,他只能在每每意识模糊时挣扎着起来看一眼床边的监测仪右上角的数字。很难说这样的举动比起彻夜不眠,哪一种让人更加疲惫。


时间缓慢的流逝。当数字显示为早上6时30分时,楚子航坐起身,在摄像机看不到的死角里,再次检查了一遍手中的格洛克。这把枪在 Alpha 的手中留存了一段时间,现在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它被照顾得很好,枪身被擦得光亮,有着一种柔和的触感。


Omega 突然觉得有点好笑,有一天他居然会觉得金属会拥有柔和的触感。


就像他会幻想和某个 Alpha 结合一样。


他扣开保险,轻声上膛,将格洛克重新放回了枕头下方,然后摘下了床头的闭路电话。


“我要见橘政宗先生。现在。” 楚子航说。


***


清晨6时48分。


各色车辆陆续出现在路边,将一幢三层的建筑包围。天刚亮,偏僻的街区,没有一个路人。


恺撒将黑色的野马停在建筑后方隐蔽的小巷里,离警方以及芬格尔的人都有一些距离。


离行动开始还有十五分钟,Alpha 坐在车里,降下一半车窗,点燃了一根烟。


无风,烟草燃烧的味道袅袅四散,夜与昼的交替,四周静谧无声,只有路明非的声音沙沙地响在耳机里,正在和警方的总负责人做最后的沟通。


按照计划,他们会兵分两队。芬格尔带领手下和一部分的警力封锁冷库;恺撒则和其余警员下到地下二层,解救被橘组非法拘禁的 Omega 试验者。


这个行动计划听上去简单直接,没有太大的难度。但恺撒却有种难以形容的不安感……像是有什么他从未想过的意外会随时爆发。他闭上双眼,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方向盘,试图缓解心中的不安感。


终于,耳机里传来路明非确认位置的信息,Alpha 将烟掐灭,深吸一口气,打开车门,向那座三层建筑的入口走去。


***


清晨6时54分。


橘政宗来得很快。这种时段对于一个老人来说并不算早,毕竟他还主动约过楚子航在清晨见面。他身后照例跟了两名助理兼保镖,全身黑衣,面无表情。楚子航扫了他们一眼,橘政宗便很给面子地摆了摆手,让保镖们停留在了病房外。


楚子航端正地坐在床头,半靠着软垫,双手叠放在身前的薄被上,面色严肃郑重,似乎内心做出了某个重大的决定。


“早上好。”楚子航注视着橘政宗。老人的精神矍铄,头发向后梳成整齐的样式;不同于第一次见面,今天他披了一件深色的和服,将面部的轮廓衬得更加阴翳。


“楚先生。”橘政宗点点头,算作问好。“你现在才来找我,时机上实在有些可惜。不过如果楚先生想通了,我还是很高兴。”


“是。”楚子航微微点头,“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橘先生说过的那些话,尽管乍听之下觉得不可理喻,但是细想之后,不得不承认,确实有一些合理之处。”


“楚先生能这么说,我真的很欣喜。”老人的脸上露出极淡的微笑。


“但我对您的研究……还是有很多的疑虑。”Omega 继续补充道。格洛克就放在他的身侧,隔着一层柔软的棉织物。楚子航露出的表情是犹疑的;太过生硬的转折会让人怀疑,这种犹疑不定的态度,可以给他更多的时间和余地去周旋。


“说说看?”老人眯起眼睛,他喜欢和别人讨论自己的研究,哪怕对方目前是自己的试验品。


“您的‘莫托洛夫鸡尾酒’,是否有详细的使用限制和规定?这种高效的药剂,如果使用不当,极其容易出现与使用者的个人意志背离的矛盾状况。”


“限制和规定?”橘政宗笑了,“我的研究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造福全人类。世俗的规则都是短视而浅薄的,我不认为需要被那种东西束缚。”


“那么 Omega 以及 Alpha 本人的意志呢?”楚子航突然问。


“个人意志?这是惠及全人类的福祉;和这点相比,个人的意志不值一提。”橘政宗不屑地皱眉。他开始怀疑楚子航究竟要和他来说什么了,废话了半天,这个该死的 Omega 依旧没有显示出任何合作的诚意,对自己的成就和蓝图视而不见,仍然在胡扯这堆没有意义的废话,“这难道不是值得所有人类向往的未来吗?你身为一个 Omega,难道不愿意生育出优质的、令人赞赏的后代吗?”


“这就是我和橘先生最大的不同了。”楚子航沉声道。他看出橘政宗已经有些暴躁了;但这还远远不够。他用余光扫过时间,右手收回身侧,探入枕头和床单的缝隙,然后手指逐一收拢,握上金属的枪身。他需要的是对方的暴怒,极端的、彻底失去理性的暴怒……然后抓住那一瞬的机会。


警报声突然嚣叫。红光和刺耳的高频声刺穿整个空间。


“怎么回事?”谈话被打断,橘政宗皱眉,微微侧过头。门外的保镖们也都一脸迷茫。橘政宗挥了挥手,吩咐他们立即去察看原因。


“楚先生。如果你请我来只是想说这些废话……”橘政宗站在床尾,刺眼的光亮在他的脸上跃动,晃得他头疼,他觉得这个毫无意义的对话应该结束了。


“不。我只是想指出你的错误之处。”楚子航突然抬起头,一字一顿地说,“在见证你彻底的失败和覆灭之前。”


“你说什么?”橘政宗上前一步,他突然明白过来什么,表情骤然狰狞起来,“所以外面这些也是你……”


“没有人有任何权力,去操控别人的选择和人生。”楚子航打断了他,外面的啸声刺耳,但他口中的字句清晰而有力,“你错了。你追求的根本不是什么人类的福祉,你完完全全、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操控欲。第三帝国早就覆灭了。不要以为借口全人类,就可以把你肮脏的手伸到各种无辜的人身上。”


“你……”橘政宗突然扑了过来。这个 Omega 说出的话点燃了他的愤怒。他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人耍得团团转。他三番五次地向这个 Omega 抛出合作的诚意,这已经是极大的礼遇,但这个 Omega 非但不领情,还直接把嘲讽甩在了他脸上;甚至还联合外界的力量,直接攻击实验室。


他暴怒地掐住了 Omega 的脖子,试图把对方拖下病床。


下一刻,楚子航抬起右手,果断扣下扳机。


子弹瞬间出膛,在橘政宗的胸前炸开。


***


恺撒直接闯入了地下二层,他们的进攻触发了实验室的警报,刺眼的灯光和警报声穿透了整个空间。他抛下身后缓慢推进的警员,在回型的走廊里奔跑。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惊醒了,房间内传出 Omega 们不安的尖叫和抽泣声。


离楚子航的病房只剩下最后一个转弯,两名黑衣的保镖突然冲了出来,微微一愣,便被 Alpha 干脆地放倒在地。


恺撒没有心情停留。整个楼层里都是不安的 Omega,各种信息素混在一起,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


但倒地的保镖们快速地反应过来,拖住了 Alpha 并扭打起来。整个过程毫无任何电影中的利落和美感可言。挥拳的同时,恺撒意识到两名保镖来的方向,心中骤然升起一片阴霾。事关楚子航的安危,他已经完全无法思考;就在他的耐性彻底耗光时——


走廊深处爆出一声枪响。


三个人立即意识了什么,几乎同时试图压制住对方。好在后方的警力支援及时到来,帮恺撒拖住了两名保镖。Alpha 站起身,在刺眼炫目的红光和警报声中,向着楚子航的房间奔跑。


前方爆出一股他无比熟悉的气味,Alpha 从未闻过如此浓郁的柑橘味。他不敢去思考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当生命垂危或者陷入极端危险的时,Omega 的身体会本能地散播出更多的信息素,试图寻求附近 Alpha 的帮助;严重的情况下,甚至会引发发情反应。


恺撒冲入房间,第一眼便是四处喷溅的血迹。


以及一片混乱中两个僵持的身影。


***


子弹在橘政宗的身体内炸开,血液瞬间染红了深色的和服,喷溅在楚子航的身上。


老人面部扭曲了一瞬,继而愤怒而狰狞起来。他从胸腔中发出一声怒吼,借着倒下的力量,将 Omega 拖下了病床。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翻落在地。混乱中格洛克从楚子航的手中滑开,落入了病床和墙壁的缝隙。空气中是呛鼻的硝烟味,子弹击穿了橘政宗的肺部,胸腔内的血管想必已经破裂,开始渗入肺叶,但个疯子靠着巨大的愤怒生生抗住了疼痛,将全部的怒火向 Omega 倾泻过来。


“你……居然……”他无数次从各种危险的状况中死里逃生,没想到最后却栽在了一个被他视为工具的 Omega 的手里。


楚子航喘着气,跌落中他摆脱了橘政宗的钳制,但床边放置医用仪器的金属支架随即压在了身上,像一具牢笼,将他卡在了地板和墙壁的死角里;各种线材以及医用胶管和他的四肢纠缠在一起,让他几乎无法动弹。


那个愤怒的复仇者几乎是立即发现了这点。他大口地喘息着,重新钳住楚子航的脖颈,将暴怒施加在动弹不得的 Omega 身上。


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的。Omega 剧烈地挣扎起来,他没有办法呼吸,橘政宗死死扼住了他的脖子,狰狞的力量几乎要将他的颈椎拧断。他拼尽全力,右手摸上颈部的束缚,试图挣脱钳制。


他需要空气。


但他给予对方的并非一击毙命的致命伤,这是他故意为之,却也将局面变成一场漫长而痛苦的绞杀。失血和缺氧,双方都拼尽了每一丝力量。


Omega 的肌肉开始痉挛,窒息让他几乎无法控制肌肉的动作。心跳的频率血压骤然升高。他试图在脑中回忆着窒息各阶段的生理表现,与自己的症状相对照。气管和肺部像是被烈火灼烧一般;内脏绞动,浑身的神经都在嚣叫;大脑极度缺氧,警报声刺激着耳膜,一片嘈杂,让他恶心地想吐。


发情期间的身体的力量比平时虚弱,楚子航没有把握比对方撑过更长的时间。眼前一片漆黑,闪过各种过曝的彩色斑点,无序而杂乱,像是古旧黑白电视上的雪花,嗡嗡地响成一片。


他的意识开始摇摇欲坠了,在迷幻和现实之间微妙地徘徊。隐约可见的天花板、面目不清的医护人员,重叠着某个下雨的傍晚,Alpha 明亮的双眼和温暖的手。


最后一丝意识飘散,颈部的压制突然松开,空气骤然涌进肺部,他大口地喘气,咳嗽,然后弯下身体干呕。


***


恺撒暴怒了。这几天他一直努力地用理智压制住 Alpha 的本能,他一直觉得自己做的很好,直到这个时刻。


所有的东西都砸落在地,床单和地板上溅满放射状的血液。他粗暴地将橘政宗掀开;托起楚子航的背。骤然的回氧下 Omega 开始剧烈地咳喘,楚子航低下身,几乎是倒伏在恺撒的怀里。


Alpha 急切地检查楚子航的身体,好确认没有任何严重的外伤。走廊里响起一片嘈杂的脚步声,后续的警力闯了进来。楚子航用力地抓住恺撒的上臂,把脸埋在 Alpha 的颈间。


龙涎香的味道让他感觉好了一些。他听着警方快速地封锁了现场,喉部火烧一般地疼痛,Omgea  暂时没有办法说话,只能不停地摇头,试图表明自己没事。他几乎是死里逃生,生理和心理都被推至极限,房间里充满了的浓郁的柑橘味。


恺撒略微松了一口气,耳边传来路明非的声音,确认芬格尔那边进展顺利。“先离开这里。”Alpha 做出了判断。


楚子航点点头,扶着恺撒的肩膀,缓缓地站起身。视线一点点清晰起来,直到现在他才看清楚一片狼藉的现场。橘政宗已经昏迷了,前胸的衣襟被血液浸。他对这个疯子没有任何的同情和理解,沉默着听着警方联系医护人员,准备转移伤员。


警察同样询问了脸色苍白的楚子航,但 Omega 固执地拒绝了对方的帮助。恺撒没有说话,只是任由他死死地抓着肩膀,满身血迹,在一片混乱中走上了地面。


警车和救护车已经将建筑团团围住,红蓝交替的灯光闪烁在这个混乱的街区。黄色的警界条拉起,所有人都在奔跑并大声喊着什么。身后,Omega 们在警察和医生的帮助下陆续走出了实验室。有的茫然无措,有的欣喜若狂,但更多的是崩溃大哭。


恺撒扶着楚子航,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不同于其它人的慌乱,楚子航显得安静许多。短暂的窒息、睡眠的缺乏,以及连续多日的紧张后,Omega 眉头蹙起,双目紧闭地靠着 Alpha。一道红色的瘀痕穿过他的颈部,他单薄的身体随着呼吸起伏,伴随着轻微的颤抖。


门口挤满了救护车,医生和护士们把遭受惊吓的 Omega 们扶上担架,发给他们保暖的毯子和热饮。等待他们的是后续的检查和治疗。


芬格尔跑了出来,看到恺撒和楚子航,给了他们一个“我这边一切搞定”的手势。路明非那边开始配合警方清点受害者的人数。看来自己这里可以暂时下线了,恺撒松了一口气,抬手关掉了通讯。


有急救医师拖着移动担架赶到他们面前,恺撒扶着楚子航坐了上去。即使看上去没有大的损伤,“莫托洛夫鸡尾酒”的后续影响目前无法确定,Omega 仍需要仔细的身体检查以及后续的治疗方案。


恺撒小心地放开手,好让医生对 Omega 进行初步的检查。但楚子航突然死死地抓住了他的上臂。他的额头带着高热,急促的气息喷在 Alpha 的颈侧。危险已经过去,但那股的柑橘味并没散去,反而更加浓厚地包裹在两个人包围。


恺撒缓慢地揉捏着他的后颈,一边释放出龙涎香的气味,安慰道:“没事了。只是一些简单的检查。”


楚子航只是摇头,同时双眼依旧紧闭,呼吸急促,散发着令人忧心的柑橘味。他的意识似乎有些模糊,整个人缩在 Alpha 的颈间,急切地跟随着 Alpha 的气味。


急救医师试了几次,还是无法让 Omega 配合。


Alpha 皱眉,他从没见过楚子航如此执拗的样子,像只任性的小动物……他摸了摸楚子航潮湿的前额和耳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对医生说:“抱歉,我要把他带走。”


医生的第一反应是拒绝,但对方的强硬的眼神生生地让他压下了嘴边的回答,最终妥协地点了点头。


恺撒的双手穿过 Omega 的膝下和臂弯,托起他。这次楚子航反而非常配合,这种姿势在以往是不可想象。他们几乎没有太多一同度过的热恋时间,楚子航对这样的游戏也没有任何的兴致。


野马停在后面的小巷里,远离嘈杂混乱的现场。Aplha 抱着 Omega 走进暗色的阴影里。太阳升起来一些了,他艰难地摸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将 Omega 放进双座的野马跑车里。


似乎是因为回到了熟悉的环境,楚子航的眉头放松了一些。恺撒放平了座椅,让 Omega 靠在了自己的身上。楚子航的身体持续地高热,连这个窄小逼仄的空间都燥热起来。


Omega 需要的并不是检查或者治疗。


恺撒非常、非常地确定。


【别忘了点开的图片链接!!】


>>> Freetalk


本来是篇自娱自乐的硬盘文,因为前一篇《Until the Day》他俩老滚不上炕真是头秃,为了平衡心中的愤懑暗搓搓搞了个满手骚操作的老司机Alpha x 熟男Omega 爽一把。写了一半后觉得完成度还可以……故事发生地尽量模糊了,但很多元素借鉴了三藩市。


本文所有碰瓷 ICPO 的部分都是作者瞎编的!

本文所有涉及国际贸易的部分都是作者瞎编的!

本文所有涉及网络安全的部分都是作者瞎编的!

本文所有涉及生物医药和医疗的部分都是作者瞎编的!


祝大家看文愉快!由衷地希望没有被我的各种恶趣味和OOC雷到!


其它恺楚文的产出可以看看这里:http://afanvera.lofter.com/post/112bb7_12c7fb7c0


欢迎大家随意散播!要是能安利更多的小伙伴来吃恺楚那真是太好啦!


明天晚上放全文txt!!!!


2019.01.20

阿矾



 
评论(44)
热度(467)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