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恺楚]卡塞尔男团的快问快答

给 @温柔搏杀 太太的《处处吻》的Guest文,因为实在没有梗干脆给正文写了个番外。


明明szd却要被按头反向营业纯友情团魂的队长和副队……如果没有看过,一定、一定记得点开右边精彩的正文 ->  http://vacentstatesformyromance.lofter.com/post/2690d2_ee85507c 


>>>以下是番外时间<<<


周日早晨,卡塞尔男团难得集体出现在了餐桌旁。四个人今天都没有需要外出的通告,原本是在家放松充电的好时光。但十分钟前他们突然收到了消息:昨晚新一期的团综开播,点击率和讨论度再次刷新纪录;公司高层和经纪人打了鸡血似的一夜没睡,突击出一个团综花絮的新策划,趁着第二天组合没有活动,直接塞进了上午空白的日程表里。


“我觉得诺诺姐她有点……”路明非看完消息,放下手机挠了挠头,开始翻桌上的早餐外卖,“太焦虑了?我们毕竟才刚起步,现在这个热度很正常嘛。再说一巡就要开了,到时候不愁没有热度。”


“No,No,No,小非非,让我来给你念念网上是怎么说的。”芬格尔翘起二郎腿,打开手机里的卡塞尔男团超话,开始朗读最新的粉黑动态:“三天没有集体通告,黑子们就说nili卡塞尔男团已经糊穿地心啦!没通告没代言没流量,一巡快开始了但票压根没人买,只能在家集体抠脚,公司和经纪人都急疯啦!”


“切。”路明非翻出一盒生煎,开始下筷子,“至于嘛!再说诺诺姐那么厉害,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还管网上那些黑子说什么!”他对经纪人姐姐的一向非常敬仰,觉得全天下就没有陈女士办不到的事。


“我说你们是不是有点自我感觉太好了。”话音刚落,他们的经纪人陈墨瞳就杀进了门,“现在是组合最关键的起步期!起步期!刚发了一专,团综播到一半,再不趁热打铁搞出点水花来,就可以直接打包回家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抓紧一切机会提高曝光率,懂吗?来来来苏小姐还有工作人员里面请。”


一大群人熙熙攘攘地进了门,还是熟悉的幕后团队。花絮原本想做成直播的形式,但诺诺怕这个刚出道的新人团直播过程中口无遮拦,搞出难以收拾幺蛾子,让好不容易得来的大好形势喂了狗,最后决定先录下来看看效果。


公寓里瞬间一片兵荒马乱。楚子航微微皱了皱眉,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不急。至少把早饭吃完。”恺撒在桌下握了握他的手,同时喊了一声,“路明非,要不你先去做造型?”


“好嘞队长!生煎记得给我留着。”路明非蹿出餐桌,一个箭步,乖乖地把头递到了造型师的手里。


造型师快速地把路明非打理好。策划书里强调了今天的造型以自然随意为主,粉底只有薄薄的一层,发型也没有做太复杂的处理,只是用发蜡随意地抓了抓。


等到收拾干净的路明非回到餐桌前想和他的那半盒生煎再续前缘,外卖盒里已经空了,倒是了芬格尔正揉着肚子在一旁打着饱嗝儿。


“卧槽芬格尔你要脸吗?”


“你都上完妆了还吃什么,一会儿口红蹭没了又要挨骂。”芬格尔满嘴的借口躲避着路明非的追杀,飞快地跑进了造型师的庇护结界里。


追打中路明非飞快地撇了一眼餐桌。团里的两个不定时炸药今天看起来还算和谐,目测不会搞出来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故。


餐桌下,楚子航轻轻挣开了恺撒的手。他环顾了一周现场,确认一切都在有序进行,才拾起了筷子,安静地继续早餐。


“都精神点精神点!” 二十分钟后,一行人终于都收拾完毕,诺诺挥舞着策划书在每个人的背后招呼了一遍,虎视眈眈地看着四个神色不一的家伙依次坐进了客厅的长沙发:恺撒一如既往地精神;楚子航面色沉静;芬格尔紧紧抱着印着自己帅照的抱枕,眉飞色舞;他后面的路明非则是满目的愤恨。她已经看过了苏恩曦给的大纲,问题都在合理的范围内,有些角度刁钻却也有趣。此时还有个更重要的策划会在楼上等着她,她再怎么不放心也只能咬着牙扫视了一遍现场,又交代了一番助理。临走前她特地看了眼恺撒和楚子航的方向,有外人在,诺诺也不好明着嘱咐他俩收敛点,别把队内时不时的摩擦闹上这种公开节目;好在恺撒配合地给了个OK的手势,楚子航也跟着点了点头。她略微安心了些,卡着点奔出了公寓。


导演示意一切就绪。场记板切下,录像开始。


“大家好,这里是卡塞尔男团的团综花絮。今天,我们有幸深入当红男团平时居住和训练的公寓……”主持人是他们相熟的苏恩曦,自出道起就一直有合作。


开场白完毕,镜头拉近。“先跟镜头前的粉丝们打个招呼吧。”苏恩曦笑眯眯地说。


“大家好,我们是卡塞尔男团!”标准的男团切口一出,四个人立马条件反射地精神了。


“先来几个热身的小问题,随意一些就好。这次的花絮没有什么困难的任务,更重要的是向粉丝们展现生活中最真实的你们。”苏恩曦坐在镜头外的椅子上,拿起她的采访提纲,被四个大帅哥的光辉笼罩,她也有点小紧张。


“那么第一个热身的小问题,早饭用过了吗?”


“吃过了。” 四个人都忙不迭地回答。


“都吃了些什么呢?可以和粉丝们分享一下吗?”


“就是正常的中式早餐,豆浆油条,小笼生煎之类的。”队长先回答道。


一旁的路明非还是有点状况外的样子,被观察力了得的苏恩曦抓了个正着,“路明非好像有话要说?是早饭时发生了什么故事吗?”


被cue到的路明非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的这点隐藏小情绪居然都被主持人注意到了,心里一横,反正是个录播的节目,开口控诉道:“芬格尔他吃了我的半盒生煎!”


“什么鬼?”芬格尔微微一愣,立马反击,“生煎上写你的名字了吗?”


“嚯!也没写你的名字呀?”路明非气哼哼的。


摄影团队里的工作人员忍不住笑了。倒是公司的几个助理如临大敌,疯狂地给男团成员们使眼色。


芬格尔想起了经纪人辣手摧花的手法,不敢造次,迅速转移话题。“主持人主持人,这期的花絮有哪些让人惊喜的内容呢?”


话题被迅速地拉回来了,苏恩曦抓着提纲继续,“最主要的当然是拍摄卡塞尔男团的公寓内部了。摄影师帮忙给个镜头,展示一下男团成员们日常生活的地方,算是给粉丝们的一点小福利。”


二号机大致拍摄了一下客厅和餐厅等公共区域。队员们配合镜头爆了些小料,基本就是路明非正在打的游戏,副队最近在看的书,恺撒又买了什么贵得令人发指的东西以及芬格尔又搞了什么奇葩的设备。至于他们各自的卧室……就算他们想向粉丝们展示,公司也不会同意的。


摄影机还在餐厅乱转,客厅这边可以略微放松一下。坐了四个人的长沙发有些挤,楚子航略微地调整了一下自己姿势,身侧的右手碰到了恺撒的左手。他有些抱歉,刚要收回,却被一把握住。


手的位置被他们身前的抱枕挡住了,没有人能看到,楚子航试着挣了几下,恺撒没有松手。


“好的!那我们继续!看完了公寓的大致情况,我们进入今天这次团综最重要的环节!当当当当~就是快问快答。我们准备了大约几十个关于你们的问题,想听听你们的回答。记住不要思考,直接说出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答案哟!”主持人的目光扫过沙发,“那么我们就开始了!最近筹备中的组合活动?”


“一专的签售和团综。”恺撒说。


“团综,接下来马上就是一巡。”楚子航补充道。


“具体活动看公司和经纪人的安排,总之坚决跟随公司的步伐!”芬格尔翻不出花样来,直接表了个忠心。


“请大家多多期待我们在一巡中的表现!”路明非跟着卖起了票。


“成员一般是什么时候训练呢?”


“没有通告的话基本都会花在练习上。”“队长和副队经常会自己去练习。我和芬格尔有时候会偷懒。”四个人答得七嘴八舌。


前几个问题主要集中在最近的团队活动和训练上,没有什么太过刁难的地方。楚子航再次试着动了动右手,依旧被握得死死的。他用余光看了一眼恺撒,对方正专注地看着摄影机。


“团员之间的关系怎么样呢?”主持人杀出一问。


“挺好的。”恺撒淡定地表示,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表情。


“还不错。”楚子航点点头,公司的培训他还是记得的。


芬格尔一听队长和副队这回答是要毁,急忙把话题拉了起来,“恨不得互穿内裤的关系!”


“滚,谁想跟你互穿内裤。”路明非坚决驳斥了芬格尔死不要脸的说法,但也没忘了补上一句,“都住在一起当然好了!”


“队里的团宠是谁?”


“路明非吧。”恺撒想了想。


“明非。他最小。”楚子航回答。


“卧槽不是我吗!?我这么一朵娇花为什么不是团宠?”芬格尔震惊脸。


“你什么你。当然是我我我我。以及谢谢老大和师兄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爱和呵护!”


“队里的最喜欢操心的人是?”


“副队有时候比我更喜欢操心一点。”恺撒答得话里有话。


“经纪人最辛苦。”楚子航面无表情地说。


“这个名额我就不争了。”


“感觉老大,师兄,还有诺诺姐都很辛苦。”路明非挠头。


几题下来流程基本熟了。问题一出,基本就是恺撒和楚子航开个头,芬格尔中间救场,最后再靠路明非卖个萌。


“平时一起出门吃饭谁付钱呢?”


恺撒:“没怎么注意。如果没人付的话我不介意买单。”


楚子航:“公司一般都会报销;私下里的活动恺撒付得多一点。”


芬格尔:“穷鬼如我是不可能付账的。”


路明非:“感谢公司!感谢老大!感谢各位老板!”


“成员之间出道之前就认识吗?”


恺撒:“都是成为练习生的后认识的。”


楚子航:“和路明非之前是高中校友。其他人都是进公司后认识的。”


芬格尔:“莫名其妙进了公司后认识的。”


路明非:“什么时候认识不影响我们团内的感情。”


“如果自己来定义,你们之间的关系是?”


“如果非要说的话,比一般的队友更亲近一些的关系吧。”恺撒微笑。


“队友。”楚子航言简意赅。


“相亲相爱的队友!”


“我们团魂很燃的!”


“那么队里谁最抠门呢?”


这次所有人的答案都是芬格尔;只有芬格尔自己专注地 the one 着路明非。


“我抠门?”路明非简直日了狗了,“我抠门你有机会吃掉我半盒生煎?”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芬格尔装聋作哑。


“诶诶诶?”苏恩曦没想到之前小规模的战争还在继续。


恺撒开口解围,“没关系,这个是常态。”


“感觉你们整个团的关系真的非常好。”苏恩曦说。


“那是当然!”芬格尔镇压下了路明非的反抗,一边担忧地看了眼恺撒,还有一旁面色奇怪的楚子航。


“下一题。谁最受粉丝欢迎?”


这一问所有人都把票投给了自己……


问题刷刷刷地过,节奏很快,气氛也很好。楚子航努力地集中精神,全力应付着这堆古怪刁钻的提问,还要注意不能踩雷,再适当地营业一下团内的友爱。恺撒仍握着他的手,炙热的温度贴着手背,烫得他有些心不在焉。


“下一个问题,用一种动物形容一下自己。”


恺撒:“狮子。”


楚子航:“狼吧。”


芬格尔:“非洲大草原上矫健奔跑的猎豹。”


路明非:“……萌、萌萌的小熊猫?”


“用一种动物形容一下旁边的队友。”


“大鹈鹕。”路明非仍对早上溜进芬格尔胃里的半打生煎耿耿于怀。


“等等鹈鹕是什么鬼?”芬格尔一脸懵逼,“我看你就是只兔狲!”


“对啊,咬死你!”路明非凶巴巴的。


“鹿。”恺撒及时打断队友的内讧,眼神指向一旁的楚子航。


“黑……黑猩猩?”楚子航一脸迷茫,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就冒出这么个词来。


现场的瞬间冷场。


路明非试图救场,“师兄,你是不是最近又在复习《猩球崛起》了。”


“可……可能?”楚子航说。


一旁的恺撒倒是神情淡定,没什么反应。


“呃……我觉得你们好像对野生动物都很了解?是有这方面的爱好吗?”苏恩曦试图救场  2。


“对对对,我们都是纪录片频道的爱好者。喜欢看各种萌萌的野生动物,北极熊调戏小企鹅啊什么的。”芬格尔抓到了个台阶,想也不想就往下溜。


楚子航听得满头黑线,憋了半天开口道:“……只有海豹和海狮,才能调戏企鹅。”


“虎鲸也可以。”恺撒补充道。


“什么?调戏企鹅还要资格证的?”芬格尔闻言大惊。


路明非气得踩了一脚芬格尔。


“芬格尔,”恺撒开口了,“世界自然基金会每年都有向濒危旗舰动物的捐款活动。往年我都会都会捐助一些,今年我决定把给企鹅和北极熊的份额让一点给你……”


“谢……谢谢队长……”


经此一问,大家终于收敛和专注了一些。


“去过的印象最深的地方?”


“日本。”也许是错觉,恺撒的眼神往楚子航的方向微微偏了一下。


“……没有。”楚子航低下头。


“没出道时去过格陵兰,差点冻死在那里算吗?”芬格尔说。


“我也是日本。因为有漂亮的小姐姐和秋叶原……”路明非不好意思地挠头。


“如果交换身体,你想和谁交换?”


楚子航摇摇头,“没有特别想换的。”


“我觉得我自己就很完美!宽肩蜂腰八块腹肌,为什么要和别人换?”芬格尔说。


“二次元可以吗?我想和朝比奈实玖瑠换……”bb


“那么队长呢?”苏恩曦转向恺撒。


“想和一个人换。原因是想知道他在想什么。”恺撒淡淡地说。


楚子航漠然地听着恺撒的答案,突然感觉到对方轻轻握了握自己的手。早饭的时候他就注意到恺撒今天戴上了那枚戒指。此时金属边缘带着硬度,轻轻磕在自己的手背上。


苏恩曦一听这是有戏,“队长可以说说是谁吗?”


恺撒微笑摇了摇头,目光转向一旁的楚子航,“我反而觉得副队总是回答‘没有,显得很不真诚。”


“是吗?”楚子航反问,“很多时候,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眼见着队长和副队的毛病就要开始发作,路明非及时插了进来,“主持人主持人,能问问还有多少题吗?”


“剩下的问题已经不多了!”苏恩曦也明显感觉到恺撒和楚子航之间的气氛不对,“那我们继续。下一题,想要挑战的角色或者情节?”


“吻戏!当然是吻戏!”路明非激动地拍大腿。“如果有吻戏找我倒贴片酬我也愿意!”


“单身狗就是单身狗,饥渴。”芬格尔嫌弃地摇头,突然问,“和小哥哥的吻戏演不演啊?”


“什么小哥哥,我要小姐姐。”路明非表示反对。


“有合适的剧本的话都可以试试。”楚子航表示。


“那如果合适的剧本里有和小哥哥的吻戏演不演啊?”芬格尔开始无差别AOE。


楚子航一愣,思考了一瞬,说:“如果剧本合适的话不是问题。”


“那么队长呢?有没有什么特别想挑战的角色或者情节呢?”


恺撒微笑着表示:“我想说的副队都已经说了。”


之后的时间里楚子航没有再试图抽出手,只是安静地坐着,淡定地回答着主持人的提问。


“下一题。理想中的求婚场景?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


“我还是单身狗。汪。”“我也还是一只可爱的单身狗,汪汪汪。”芬格尔和路明非跑得飞飞快。


“没有想过。”楚子航的“没有”风格贯彻地很彻底。


楚子航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被放开了。他有些惊讶,转头看向一旁。


恺撒微微低头,拨了拨戴在左手的戒指,“现在说了,以后就没有惊喜了。”


楚子航朝另一侧偏过头,将右手收了回来。他悄悄低头看了一眼,手背上多了一道很淡的楞印,是恺撒手上的戒指留下的。


“副队好像走神了哦。”主持人笑着提醒。


“不好意思。”楚子航抱歉地笑了笑。


终于,全部的提问完成,主持人翻到最后一页,开始念最后的结语。场外的助理们都松了口气。以外人的角度来看,这次的团综气氛傻屌,节奏明快,内容丰富夹杂着少许爆点,回去再后期和剪辑一下,又可以在粉丝及路人间掀起不错的热度。


“那么最后,给视频前的粉丝们比个心吧~”


话音落下,恺撒和楚子航纷纷伸出双手,捏出拇指和食指交错的韩式比心;路明非用手掌拗出弧度,双手合拢摆出了心形;芬格尔终于松开了印着自己帅照的抱枕,双臂向上一抡,指尖触在头顶,整个人就是个巨大的心。


摄影师看得满头黑线,但还是忠实地记录下了这一幕。


***


当晚,经纪人诺诺专门召集全团,连夜组织了一次有关如何“比心”的培训。


三天后,芬格尔在微博上贴出了两张来自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捐款证书。


***


隔周,团综花絮播出。恺撒和楚子航的双双比心的造型被PS成了结婚照,在CP粉出没的地方疯狂流传。


- FIN -

 
评论(6)
热度(436)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