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汇总看上方【TXT 整理下载】⬆⬆⬆⬆⬆⬆⬆⬆⬆⬆⬆⬆⬆⬆⬆⬆⬆⬆⬆⬆⬆⬆⬆⬆

[Into the Grey][L月] Chapter 21 第三个错误

Chapter 21 The Third Mistake 第三个错误


章节简介: 比赛开始


***


桌子又冷又硬。他一点都不喜欢。


好在,月的大脑连上了昏迷前的状态,再次运转起来,只是略微迟钝。所以…又是……绑架…真棒


Omega很清楚最好不要表现出任何清醒的迹象,他悄声评估着自己目前的处境,逐一检查自己的四肢,内心泛起不甚乐观以及某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身体的疼痛比之前清醒时还加倍了。来自肋骨的痛感是他熟悉的,但胳膊和小腿上的刺痛却很陌生。所以他们切除了体内的跟踪器……来自另一只胳膊上的刺痛提醒着月,他身上还戳着至少一个静脉注射的吊针针头——是他行动迟滞的祸因。


他全身上下都酸痛不堪。尽管脖子上的那些标记略有好转,但四肢百骸像是一滩烂泥。


他还能感觉到手腕周围有坚硬的金属,大概是用来把他铐在床上的,冰冷的铝制品似乎要把他身体仅剩的热量吸走。月终于意识到了某件身体早已知道的事情:他妈的也太冷了。


还有,他现在一丝不挂。


太他妈对了。


现在他感觉到了,浑身止不住地颤抖;林田羽海之前说的没错,这里的温度绝不超过十五度。这些人难道没听说过毯子这种东西吗?还是不知道会得肺炎?就让该死的Omega 这么一个人呆着?他们究竟想干什么?把他到投降?


但冷不是最糟的。


身体的颤抖中,月能感觉到腹部深处的某种疼痛和不适。


痉挛。


该死。他进入预热期了。


月一动不动,他很清楚,一旦睁眼就有被发现的危险。这里没有任何活物的气味,只有漂白剂的味道。所以他飞速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目光扫过房间,便接着装睡。一片空荡,没有摄像头……并不能保证完全没有,不过……褐发青年还是冒险扬起头,好看得更清楚。


他躺在一间宽敞的医用无菌室中。只有一扇门,没有窗,以及——月笑了。这帮智障。他们把他单独留在一间有电脑的房间里。当然,几乎不可能联着网,但……如果他能够到它,L 就可以——


他的笑容在嘴边消失了。


L 死了。


L ……死了。


在此之前,月只是隐隐记得高田清美短暂且痛苦的死亡。他一直屏蔽了其它一切重点,关于他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但是,当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苍白的脸打破了月脑中无意识的屏蔽,桥上的情景便洪水一般涌了回来。那些弹孔。完美的排列,杀死了直升机的驾驶员。在此之后,侦探的声音再也没有在通讯频道中响起。很可能,且极有可能,他已经死了。


月的眼睛刺痛,那是他身体上唯一未曾感到疼痛的地方。


他们可能都已经死了。L,渡,Near。


还有粧裕。


还有他的父亲。


他的胸口冰冷,这冰冷与房间中的低温毫无关系。他们都中弹了。月咽下了喷涌出的丑陋的情感;这在这时候并没有用,能救他的只有冷静的计算。


他必须假设只能靠自己了。Matt 和 Gevanni 被其余的案情缠身,无力搜救他。尤其已经失去真正的 L。哪怕他们最终找到了他,L 还是——


月躺在坚硬的床板上。


门口响起一阵哔哔声——所以他们一直在监视这里——紧接着插销松开的声响。门开了。


“早上好!” 一头红色乱发的护士叽叽喳喳、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房间。“你终于醒了!”


月紧咬下巴。


这是个瘦高的、中等身材的男人,没什么威慑力,除了那股诡异的、充斥整个空间的活力。他的脸被医用面罩遮住了,只露出了黑色的眼睛。这个混蛋蹦蹦跳跳地走到床边,并未停留,同时将刺眼的灯光打在了 Omega的脸上。月瑟缩了一下,然后就后悔了,他撞上了另一边冰冷的栏杆。


“啧,啧,啧,”护士低笑着抓住月的下巴,稳住他,“这样可不行。完全不行。”


他的嗓音低沉,但并不像一个 Alpha,如果不是看到了对方的领口,月会猜测他是个 Beta;但近乎肤色且保守的样式,刚刚好遮住气味腺的位置。


Omega?什么鬼?


男人把一只托盘随便地扔在月的脑后,然后转过身去。


月颤抖着吸气,气味证实了绑架者确实是 Omega,但月的喉咙还是尝到了某种人工合成剂的味道。所以这是个假扮成 Omega 的 Beta?再加上月在假扮 Beta 这件事上的经历,足够让他能辨认出一个伪装身份时的 Omega的行径。所以,一个想要假扮成 Omega 的、又假装自己是 Beta 的 Omega ?


什么鬼?


那这个疯子的演技可真是太棒了。月在心里不情愿地给 Yggdrassill 家族加了一分。


但这不代表月对这个人的医学素养有信心。无论是不是对方的心理策略,一个 Omega 护士,这对于观念陈腐 Alpha 至上的 Yggdrassill 家族来说也太前卫了。(粧裕,还有那颗打中她子弹,在月的脑中闪过。)


至少这个护士演戏的时候不会搞出什么想支配他的狗屁戏码。还算一点安慰,夜神月。


护士自言自语地哼哼着,完全不知道月的对他的审视。他飞快地戴上一副乳胶手套,然后转过身来。


“好嘞,现在我要确认一下你很好很健康,然后帮你搞定你的第一剂药!有没有很激动?”


去你妈的。


“药”这个词让月的胃抽搐起来。一定是 XoXo。FR18B0X 号集装箱在他的脑中闪过。月目睹过先例,他一点都不想这样。


黑眼睛的 Omega 笑得一如既往地开心,在实验室里窜来窜去,收集材料,自顾自地唱着歌。这人精神不正常……不过,也许这意味着他会透露些什么。


“什么药?” 月试探着问道,懵懂又无助。


护士咯咯直笑——他妈的他真的在咯咯笑。“你可爱的小脑瓜别太担心!这是楼上的天才做的。你会喜欢的!”


你不如一枪打死我算了。不过至少月确认了会发生什么。希望他还有机会见到某个真正的护士,告知身体中被注射了什么,并在变成这副疯样前被治好。


护士走到手术台前。月看到他手中的注射器,缩了缩。一长串的人想要把什么东西捅进他的身体里,这个混蛋刚好是下一个。他抓住了月的胳膊,摸索着寻找血管。


“来吧!”他欢呼一声,把注射器推进了月的静脉,压下活塞。


月一时间忘了要假装害怕;即刻嘴里的声音变作呻吟。“这是什么?”


“哦,不用担心,就是点让你快乐的荷尔蒙平衡素,好让你摆脱那些 Alpha 大坏蛋们给你的讨厌的标记。”护士轻声说,手指抚摸着月的脖子。手指触及每一个标记时,那双黑色的眼睛都闪闪发光。


月睁大眼。L 的标记是他至今没遭遇数轮强奸的唯一原因,要是这些标记能给这些混蛋们带来些许麻烦,真是再好不过了。


护士收回手指,眼神闪回到月的脸上。“以及一点肌肉松弛剂。”他咧着嘴笑,眼睛都弯了。“可以让你变得柔软又可爱!必须保证这点,这样才能让你的新 Alpha 开心!”


Yggdrassill 家之前怎么没勒死他?


护士继续在他的身上戳戳碰碰,挨个检查他的伤口。他对月身上那些紫黑的瘀痕很温和,但这并不能让这个陌生人的手在他身上到处乱摸这件事更好些。


简直就像——操!等等!——完全像莱姆和他做的身体检查一样(但他能在那些检查中随意移动)。这个混蛋一定是给配偶中介工作的。大多数中介代理人是Beta,但也有极少的、结合了的 Omega。月感觉到胆汁冲到了喉咙。这些代理人每个人都直接管理着五十个案例,也间接接触着全日本的每一个 Omega。


操。


终于,护士检查完了月的正面,打开右手铐,然后把他翻向另一边,重新拷上。他粗暴地拽着月的另一只胳膊,后者像鱼一般脸朝下地栽下。


月嘶嘶吸气,重新评估起自己的逃跑策略。眼前的这个 Omega 很强壮。


护士继续仔细戳碰,对月的肩膀线条发表了一番美学评论。接着双手向下,在每一节椎骨停留,然后分开他的臀瓣。


“得确认一下你还是个处,”那人喃喃自语,语气认真严肃,这是他进入房间后第一次这么正经,他的手指有点太用力了,让月感到不舒服。“你是吧,是吗?”


关你屁事。月紧了牙,侵入加重了预热期身体的痉挛。你难道不早就知道?


“妈的!你不是!”护士尖叫。


月很清楚对方并非诚心关心一个被俘的 Omega 的安危,但这个混蛋听起来也太惊恐了点。月转过头,看到护士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他脱下手套,掏出手机,大概在发一条紧急短信。


“这会大幅拉低你在市场上的价格,”他喃喃地说,机械呆滞。“不过别担心,我们还是会为你找到一个归宿的。还是有很多宽宏大量的 Alpha,愿意宽宥他们的 Omega 的不轨。”


不轨?真的吗贱人?但奇怪的是,这个人似乎并不知道月的过去。(他好像也并不清楚这个一丝不挂被扔在他面前的人是Kira。)要么是上头的人并不信任将这样的情报透露给一个低微的 Omega “护士”,要么是 Yggdrassill 的组织内部发生了剧烈的变动,出乎 Kira 和 L 掌握的情况。考虑到护士对他的猥亵,似乎是前者。


“你知道吗?”月装着傻乎乎地开口了,“就算没 Alpha,我也会过得很好。”


护士放下手机,月发誓室温又下降了五度。那个人走到桌前,伸出手掐住月的喉咙。月忍不住低喘。护士弯下腰。


“你我都清楚你在胡扯,”那个疯子轻声说,“荡货。”


操?褐发青年在束缚中被猛地拉扯向前,和那个男人鼻尖相对。月低吼,“来啊。”


护士尖锐的目光刺向月,月回瞪。寂静持续了数秒,没有人退缩,然后——


“不!不不不!”Omega 叫喊着,冲上前,将月重新放回床上,双手捧着他的脸颊。脖子受到牵扯,月嘶嘶地吸气。“坏蛋们会利用你!你需要一个Alpha!”


所以我们又要玩这种招数了?“你是说你和你的那些 Alpha 们不是坏人?” 月刺探道。


如果对方是一个 Alpha,月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冒险挑衅。但这个混蛋明显把事情搞砸了。不过在内心深处,月相信对方的威胁某一刻是真实的。这个人可能仅仅为了取乐而杀了他。


“不!不!我们是来帮你的!”护士说,月困难地压下胆汁,对方散发的丁香味和这个味道几乎不相上下。“我们希望你幸福快乐!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帮助 Omega 们找到结合的对象,然后为 Alpha 繁衍小崽子。”


他凝视着月的眼睛,面具背后隐藏着狂热又病态的微笑。月能感到男人的鼻子扫过自己的鼻尖——是对月先前的挑衅的回报。


月吸气。操快退后。立刻马上。


“XoXo 会帮助你,让你的 Alpha 超级愉悦!”护士抚摸着他的脸颊喋喋不休。“会帮助你和他结合,然后生出一堆小东西,他也会一直保护你……”护士的嘴唇扫过月的耳朵,语气由甜蜜变成了截然相反的威胁,“你看,其实我有点嫉妒你。”


操。你。居然。敢。你这个疯子。你居然觉得我会和某个人结合


“行吧,”护士回跃一步,“反正你也不是处,我也不用担心弄伤你了。一起来看看。”


他松开了紧紧抓在月脸上的手,绕过床走向托盘。


月咬紧牙关,额头抵在床上,刻意地忽略男人的动静。但无疑,他无法假装没有感受到冰冷的金属塞进他屁股的糟糕感觉,月咽下嘴边的声音。这种事他在莱姆那里每年只需要经历一次,也从不会这样用力。


疯子护士转了转窥镜,扩张的幅度几乎比得上月以往发情期时使用的那些玩具了。这些玩具闪过他的脑海,这不是什么好的迹象,因为月只允许自己在必要时记得那些硅胶假阳\具的存在。现在想起这些东西,不幸意味着他离发情期不远了。


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把月带回了眼前恐怖片一般的现场。铁质的托盘摔在了地上。


“妈的,你堕过胎!” 护士尖叫。


月抬起一边的眉毛。不然你觉得非处是什么意思。护士开始自言自语,月也懒得再回应。


“好吧,”护士说,接着之前的操作,“至少已经过了很久了。”他又向里推了一些。“事实上,你有一段时间没有做爱了……”推入感愈发强烈。“很好……非常好……”护士喃喃自语道。


不管这个混蛋在纠结什么,月希望他能赶紧结束。他能感觉到为了应对侵入身体内部产生的润滑感。在触发某些月极其不想发生的事之前,赶紧停下。


护士的情绪再次翻覆。


“很好!你的生育状态很不错。但究竟谁会对如此可爱 Omega 做出那么可怕的事。”他轻轻地拍打着月的屁股。


算我自找的你个贱人。月打定主意不再回应。好在他的脑袋朝着电脑的方向。它连着一根网线,说明有网络,也意味着 Kira有了前所未有的权限。Yggdrassill 的人大概从未料到会让见义者进入他们的巢穴(至少在他们活着的时候不会),他们会后悔的。


“好了,让我拍几张好看的照片。好让你的新 Alpha 觉得你很不错!有些买家很龟毛的。”


月努力不让自己岔气。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冰冷的金属终于从他体内滑出。按钮声表明护士正在给他拍照。


“好了好了。就这样。”护士拍了拍他的屁股。“然后我要为你做好准备!他们喜欢在你还清醒时给你打第一针,这样可以确保你不会死掉。你要注射的是最新的配方,你真该觉得非常、非常走运。”


护士把月翻了过来,面朝上,重新拷上手铐,然后拉过一架新的吊瓶。月认出了印在容器角落的符号,和他在集装箱里看到的一模一样。他们真的想把他药到失智。


操。


“别动。我不想弄出任何瘀痕。”


当然了。还要什么瘀痕?六个标记的牙印,两根断了的肋骨,两处剜伤,再加两个吊针的瘀痕也没什么。但再多个针眼真的会很麻烦。


护士俯身擦拭他的手肘,月看到了机会。


注射器。


护士用来注射肌肉松弛剂的那支注射器松松地插在实验服的口袋里。很近。月将手伸向那里,小心地不要带出手铐的声音。他难以控制自己的肢体,但他只有一瞬间的机会。


几乎就……


护士扎入了静脉。


就差一点点……月的手指触到了顶端。太好了!


月迅速缩回手指,把冰冷的玻璃针管塞在了屁股下面,小心针尖的角度以免戳到自己。整个过程中 Omega 一动不动,哪怕是护士把针头推入的时候。


清澈的液体顺着管子滑下来,消失在他的手臂中。还要多久他就会变成地板上一摊没用的肉?目前他还没什么感觉。


“很好,搞定一剂。目前一切顺利。你的生命体征很好,没有肿胀。很好……之后你可能会有一些自身免疫反应,不过现在……完美。这是第一剂,我们会在三个小时里检查你的反应,以确保配方生效。如果没什么意外,明天你就可以见到你的新 Alpha了!”


生效?究竟是什么意思?


“看在你现在的情况,我要再给你打一点镇定剂。”


月感觉到了第二针的刺入感,就在第一针附近。该死。得把它拔……出来……


护士给了他一个开心的笑容,收拾完毕然后朝门口走去。他略微停顿,回头喊道:“别担心,月。我相信他们会给你你值得的。”


月发出低吼,但听上去更像是呻吟。五秒后,他就无法感觉到冷了。


他的视线游弋着。拿到它……你以前练习过的……拿到……就在你的……困……他一点点地将手从手铐里脱出,试着操控手臂。真……他妈的……重……月的手臂斜落在了腹部,擦在他左臂皮肤下那些针头的位置。


几乎就……


几乎……


***


“这里是为您现场播报的突发新闻,令人揪心的日本桥事故的有了新进展;在之前被称作‘失败的点袭’的行动中,NPA 与歹徒发生交火,两名 Omega被绑架。根据我们之前掌握的情况,上周六晚当不明身份的狙击手在满是探员和急救人员的日本桥上开火时,夜神兄妹同时失踪。


“今天早上令人震惊的进展,弥海砂,Alpha,知名模特,站了出来,要求对方归还夜神月,并声称其为自己的 Omega。之后我们的直播会连线弥海砂,但首先,让我们有请 Omega 配对专家,牧濑红莉栖女士。


“牧濑女士,关于弥海砂的声明,您有什么可以和我们分享的吗?”


“好吧,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夜神月先生更合适。”


“是,好吧,我们确实也有很多问题想问夜神先生,但前提是他能活着回来。”


“夜神月已经失踪超过72个小时了。我们知道,Omega 人质的生还几率一向很低,尤其错过最初的12小时后,几乎绝无可能。”


“无意冒犯,但牧濑女士,我们樱花电视台由衷地祈愿您的话是错的。好的,我们回到弥海砂的话题。”


“当然。”


“那么,首先,您觉得一名 Alpha 站出来公开表示失踪的 Omega 是自己实际的配偶,这符合 Omega 的利益吗?”


“完全不。最好的情况是弥海砂的声明不会被注意到。没有 Alpha 愿意听到他们想要的 Omega 已经被别人据为己有。如果绑架他的 Alpha 有特别强烈的占有欲,弥海砂的言论极有可能损害夜神月的的生还几率。”


“但她提供了一笔可观的赎金以换取他的释放。”


“嗯,在没问过 NPA 的情况下向对方提供赎金。确实有这种可能比起夜神月歹徒们更看重钱。弥海砂提出赎金已经有两个小时了,警方也一直在等待她会得到何种回复。”


“没错。不过现在,我们想知道最重要的问题是,弥海砂和夜神月之间存在法律意义上结合关系吗?”


“从法律意义说,没有。我们知道她已经追求月两个多月了。这是确定的事实。他们还处在追求阶段。他们没有结成配偶,月也没有被标记。但弥海砂面对的情况是,大多数 Omega 在和他们的 Alpha经历两到三个面谈后就会配对。如果他们已经见过五次面,那么弥认为夜神月对她表现出强烈的偏爱也就不足为奇了。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但残酷的事实是,在我们的系统中,Omega 需要明确地选择Alpha。夜神月还没有做出这样的选择。无论他的意图如何,现状还有待商榷。”


“但是如果他不打算和她结合,他为什么还要和她见面呢?”


“很好的问题,毋庸置疑符合弥海砂的主张(claim)——抱歉,我指的是意图成为配偶的主张(claim),而不是夜神月的标记(claim)——在此澄清。”


“当然。谢谢您牧濑女士。我们现在连线超模弥海砂,她昨晚出价10亿日元要求释放夜神月。弥海砂小姐?您——”


“想要回我的月回来!我们在一起很开心!还有很多未实现的计划!他会去见我的制作人,我们要一起为《KERA》杂志拍摄封面,他对于要搬来一起住很兴奋!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人!我只想要他回来!”


“海砂,祝你能把他找回来。但是,完全不知道你的 Omega 在谁手上的情况下,提出10亿日元的赎金?而且没有 NPA 的支持?这是很冒险的举动。”


“我不在乎。月是我的,抓走他的人要搞清楚。”


“你有哪怕一点在意过月想要什么吗?”


“月不想被绑架,我相信他希望我尽一切努力去救他。”


“那他的妹妹呢?你也愿意支付她的赎金吗?”


“当然!我愿意为我的月做任何事。她也会成为我的妹妹。我决不会把她留给那些坏 Alpha——”


“谢谢你海砂,但是我不得不打断你了。我们的制作人刚刚通知我们,上午晚些时候关于夜神兄妹案件的新闻发布会马上就要开始。到目前为止,NPA 一直保持沉默。但我们刚刚听说 L 本人将介入并接手这个案子。在此提醒我们的观众,L已经有九年多未接手过任何日本的案件了,在他只用了三天就解决了冲绳屠杀案后。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能救出夜神月吗?我们的现场记者诸冈久志将在现场,并提出我们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至今为止针对夜神月及夜神粧裕有哪些救援行动?日本桥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重中之重,两名Omega 还有生还的希望吗?”


***


L 盯着屏幕上的那张脸。这个混蛋被月投进了监狱。


Shishio Yggdrassil 的囹圄生活看上去不怎么艰难。这个大块头的秃顶男人似乎没有被狱中生活的污浊影响。他坐在审讯椅上,一副实至名归的地下国王的样子。


侦探的手机在大腿上震动,L 停下了他对 Yggdrassill 的审视。Matt 的新闻发布会结束了;夜神一家被正式宣布死亡。弥海砂的日子会很难过。L 把手机塞回口袋,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声音。那个 Omega 专家的观点是正确的;对方极有可能殴打或者杀死夜神月。


L 的注意力转回屏幕中的那条毒蛇。


看守们打开笔记本电脑后便未加说明地离开了,黑帮老大脸上的困惑转瞬便即逝,然后假笑。等我按下按钮,你那副自以为是的笑容就会消失


华丽的哥特式字母 L 充斥着整个屏幕,侦探满意地看到世界上最强大的帮派头领的脸上露出了本能的恐惧。是的。我很吓人。


Alpha 迅速掩盖了这种情绪,戴上了温文尔雅的商人面具,他已经用这副样子愚弄了世界几十年。

“L 本人?太给我面子了,” Yggdrassill 热忱地问候道。


如果他能看到 L 的光脚和大剌剌的牛仔裤,他大概会跳过这些装模作样的问候。一如 L 的作风。


“那些 Omega 在哪?”


Yggdrassill 睁大了眼睛,“恐怕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他笑了。“我的回答是出于礼貌,当然。如果你还想继续谈,最好等我的律师来了再说。”


“你误会了现在的形势,Shishio Yggdrassill 先生。你的律师不会来了。我再问一遍,那些 Omega 在哪?”


黑帮老大皱眉。他当然知道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有不少特权。L 就这么看着,看着 Yggdrassill 快速数清了他能控制的狱警数量以及 L 手里的人数。他比大多数罪犯更快地出结论。


“很好,” Yggdrassill 说,“虽然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正如我反反复复告诉所有人的那样。我不知道那些 Omega 是怎么跑到我的货舱里的。我相信他们只是对他们的 Alpha 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他知道 L 不相信他。L 也知道他知道。这种招数只是开场。


“本来我并不想在这里讨论你和一些未成年 Omega 的不正当关系,但既然你似乎忘记了,那就请允许我提醒你。你曾经绑架了三个未成年 Omega ,把他们关在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一遍又一边地强奸他们。你的 DNA证实了这一点。既然对形势的误判已经解除,让我们回到手头的话题上来。那些 Omega 在哪?”


“侦探,我已经在监狱里待了九个月了。”Yggdrassill 环顾四周的石墙,笑着摇头。“围墙外的一切……都不归我管。”


“谎言和高墙并不能保护你。”嫌犯闻言眯起眼睛。L 继续道:“你大概是糊涂了。那我先问一些小问题。夜神粧裕在哪里?”


正如 L 所料,诚然的困惑在男人的脸上闪过。有了录像所记录的真实反应,这个人无法伪装下去了。Yggdrassill 也意识到了这点。很好看来我们移除了这个障碍。


“我很确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Yggdrassill 回答。


“那我们来讨论一下你的儿子。”


值得赞扬的是,黑帮老大没有继续虚伪地表示困惑。“我儿子怎么了?”


“告诉我,” L 问,“如果硫克知道夜神月有了新的结合对象,他会有什么反应?”


Yggdrassill 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六年前,当时我儿子的结合对象的头部遭受了巨大的创伤,导致他的思维混乱,以致于撒下了滔天大谎。如果他选择出卖自己,而不是忠于他真正的伴侣,那我只能祈祷他可悲的生命早点完结。”


第一个错误。


“我问的是你觉得硫克会有什么反应。”


“他会为伴侣的软弱感到痛心,”Yggdrassill 肯定地回答。


L 呷了一口茶。第二个错误。


“那你手下其他人呢?他们会作何反应?”


“我想他们也会为 Omega 失败的选择感到痛心,” 为首的 Alpha 说。


“信太朗倖子让你觉得痛心吗?”


字母 L 从 Yggdrassill 眼前的屏幕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配偶机构的画面。L 任由视频播放,看着被绑住的 Alpha 极力隐藏他的本能反应。所以你并不知道。屏幕上,倖子询问了月有关结合(bonding)的看法。即使没有声音,L 也知道那个人听见了她的问话。


“这种僭越在你的地盘上很常见吗?Yggdrassill 先生?”L 询问。你一直都觉得他们会服从你吗?哪怕你被扔进了监狱?


Yggdrassill 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深吸一口气,然后将目光转向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我相信倖子认为她只是在保护家族的利益。”


“如果我告诉你夜神月现在在她的手里,你觉得你得多么用力地祈祷他能保全他的贞操?”


“我谢谢你对我家族的关心,”Yggdrassill 厉声说。他再次深吸一口气。“请放心,我在外的遗产是安全的,倖子的事会有处理。”


“如果你的期望落空了呢?”L 追问。他有 89% 的把握;他只需要给犯人再多一点压力。“谁将会掌管日本的帮众?你自己也说过,夜神月是你的继承人的伴侣。如果他和倖子结合,她不就是继承人了吗?”


被绑住的 Alpha 没有回答。但是 L 看到了他下巴的咬动,以及太阳穴的凸起。另一方面,Yggdrassill先生:一旦倖子掌权,她还会让你活多久?视频结束,哥特式的 L 字母再次出现。


“我再问你一遍,Yggdrassill 先生。那些 Omega 在哪?”


Yggdrassill 直起身体,双眼仔细端详着桌子,然后抬起头。


“你知道那个小婊子会因为你哭吗?硫克可和我说过。比如那个 Omega 会在梦里尖叫,乞求伟大而强大的 L 来拯救他。你知道吗?”


L 捏紧了鼠标,等待着。


“如果你认为结合这么个破事会毁掉我的家族,那你也够蠢的。信太朗很快就会发现,Yggdrassill 这个名字可不是什么能轻易篡改的东西。以及,如果你认为我在某种程度上……操纵着局面,认为我是一个把手伸到牢房外的超级大恶棍,那么请允许我纠正你。我一个指头都不用动。”


L 等待着。


“即使是你,L,也无法阻止自然的进程。本属于我儿子财产会被收回,他会知道晚上他应该无望地呼喊谁的名字。Yggdrassill 家族将会胜利。很抱歉,我不会再帮你了,大侦探——”


第三个错误。


“你的合作非常令人满意。谢谢你提供的信息。”


Yggdrassill 的脸上再次闪现诚然的困惑。“什么信息?”


“你的反应证实硫克·Yggdrassill 确实已经死了。谢谢。”


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变暗。牢房中,摄像机拍下了 Shishio Yggdrasil 狂乱的愤怒。


但这没有用。 L 的血液在血管中冷冷地流动。


2020 年 10 月 31 日,L 在洛杉矶了结了 BB 谋杀案。渡将 L 接手的每个案子都记录下来了……以及所有他未接手的。只要打开文件 L 就可以知道。


最后,你必须自己救自己,不是吗?

 
评论(24)
热度(175)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