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矾

@阿矾

躺尸中。……

© 阿矾

Powered by LOFTER

[恺楚]Until the Day (07)

##Chapter 07 梦境


前文:[1] [2] [3] [4] [5] [6]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似乎有人抚摸他的额头,触感轻柔而熟悉。

 

“妈妈……”他轻声说。

 

耳边有轻微风声,细微而辽阔。他睁开眼睛,尽头是绵延不断的山脉和白雪;雪水融化,汇聚成湖泊,山脚下闪烁着银光;白色的蒲公英在湖畔成片地盛开,直到脚边。

 

“妈妈……”恺撒喃喃。他像是回到了很小的时候,母亲还在他的身边。

 

“嘘……”女人站在他的身旁,用手轻轻梳理着他的头发,“仔细听。”

 

他闭上眼睛。远方的风吹来,带着凉意,掠过湖面,掠过开满蒲公英的草地。万千白色的小伞飘散在风中,旋转、起舞,在他耳中汇成磅礴而动人的旋律,每一个音符都无比动人而清晰。

 

风渐渐平息。蒲公英缓缓地飘落,像一场梦幻的雪。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恺撒问。

 

“让你来到这里的,并不是我。”古尔薇格轻轻摇头,“是命运……它一直在等待着你,等待着你到来。”

 

恺撒沉默。

 

“恺撒……这些年你心里总是很难过。”古尔薇格轻声叹息。

 

“我……”他还想说些什么。

 

风停了,母亲将什么东西放在他的手心,松开了手。

 

***

 

恺撒睁开双眼。床头的时钟显示了时间,中午12点。

 

他张开右手,手心里躺着他的哨兵铭牌,被体温熨得温暖。他翻了个身,一旁的向导还在沉睡,呼吸平稳而安静,白色的床单微微下陷,贴合着向导的身体。恺撒盯着看了一会儿,碰了碰向导的额头。体温已经正常了。

 

恺撒松了一口气,起身下床。像是感觉到了对方的动作,楚子航的眉头微微蹙起,翻了个身,露出包裹着绷带的背部。

 

恺撒停下,用手抚摸过向导背部的绷带,昨天包扎时结痂的伤口有些开裂,好在不太严重。

 

在距离芝加哥300英里的地方,他遭遇了一次陷落。

 

雪茄在这时候并不合适,他觉得他最好还是来包烟。

 

***

 

楚子航缓慢地睁开眼睛。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和越野车的引擎声。

 

他正在高速行驶的越野车上,身上是干燥的衣物,被温暖而柔软的羊绒薄毯包裹着,细绒蹭在颈边;脑中是一团白色的雾,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但他的思维沉重而滞涩,无法运转。

 

“你醒了?”他听到一旁有人说,声音被涌入车内的空气吹得零散,“感觉好点了吗?”

 

哨兵……他的思维开始运转,记忆缓慢地涌入……

 

“水……”楚子航听见自己喉咙发出干哑的声音。

 

哨兵腾出右手,将一瓶矿泉水递到他的手中。

 

楚子航拧开了瓶盖,凑到嘴边,小心而缓慢地吞咽。冰凉的液体缓缓落下,唤醒了他的身体和意识。他注意到座位中间的杯架上是一纸杯的可乐,但很明显被错误地使用了,里面泡满了烟头;哨兵一侧的车窗开着,流动的风驱散了驾驶室里呛人的烟草味。

 

“想吃东西吗?”又是一个问题。

 

他点头,接过恺撒递给他的棕色纸袋。大概和那杯可乐一样,来自某个路边快餐店。

 

“这是哪里?”他打开纸袋,说出了今天第一句完整的句子。

 

“离芝加哥还有120英里。现在是下午四点。还赶得上加图索家的晚饭。”说完,恺撒把手中最后一根廉价卷烟扔进了可乐。

 

***

 

越野车驶入加图索家的大门时是晚上六点多。

 

门口西装革履的守卫似乎早就知道恺撒的到来,一句废话都没,深色铁门徐徐向两侧打开。想必他们一离开盐湖城,昂热就把消息告知了加图索家。

 

车缓缓地停在了主厅门口,恺撒挂挡熄火,冷笑地看着一头金发的秘书走出精致的雕花木门。

 

“恺撒少爷,您回来了。”帕西·加图索替他拉开车门,微笑着问候。

 

恺撒没有动,只是问:“谁在?”

 

“代理家主已经在餐厅,等您一起共进晚餐。”

 

“很好。”恺撒解开安全带。

 

“客房也为这位客人准备好了。”帕西向另一侧的楚子航颔首。

 

“不用,把东西搬到我的卧室;他晚上和我睡。”然后他对楚子航说:“你先回我的房间。东西由我交给代理家主就行。”话毕,没等向导出声反对,加图索家的少爷便下了车,消失在了敞开的大门中。

 

***

 

恺撒夹着装有海姆达尔总概文件的档案袋步入餐厅。长长的餐桌另一端坐着他的叔叔,现任代理家主弗罗斯特·加图索。

 

“你的脚怎么了?”

 

恺撒的脚已经能够正常走路,不过仍有些用力不均。很好,还是被他讨厌的叔叔敏锐地发现了。

 

“扭了。”恺撒回答。

 

“我还以为是赌牌出千被人剁了。”弗罗斯特冷哼一声,“浑身一股老烟鬼的味道。”

 

恺撒脸一沉,将手中密封的纸袋放在餐桌上,“海姆达尔计划的总概文件。昂热让我带给你们。”

 

弗罗斯特冲一旁的帕西使了个颜色,秘书收起桌上的档案袋,离开了餐厅。

 

恺撒拉开椅子坐下,和弗罗斯特遥遥相对。仆从们开始上前菜,番茄蒜末烤面包。恺撒拿起叉子,戳了戳微焦的面包片。

 

餐厅门再次打开,帕西回来了,恺撒看了他一眼,刚要开口,秘书立即说道:“同样的菜我这就给客人送一份过去。”

 

帕西再次离开。恺撒开始下刀,“哼,他倒一直这么会察言观色。”

 

***

 

楚子航跟随加图索家的仆从穿过一重重走廊,最终到达了恺撒的房间。房间极大,挑高的屋顶下是欧式风格的家具,深色的壁纸上金色的暗线枝叶一般蔓延;有一整面墙的落地窗,窗外是修剪整齐的花园。房间的正中是一张四柱床,垂着深色的帘幔,正对着不远处燃烧的壁炉。

 

仆从端着一套被褥进入房间,放在了四柱床前的床尾凳上,静静离开了。

 

楚子航皱了皱眉,房间里再次只剩他一个人。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在恺撒的书桌前坐下,开始整理随身背包中的东西。他父亲的日记,现金,两只全满的15发弹匣,伯莱塔手枪,他的向导铭牌;背包中多了一只银色的小盒,打开是两只杨氏酮,大概是恺撒放进来的。

 

门外响起敲门声。楚子航警惕地将东西收好,站起身:“请进。”

 

加图索家金发的秘书面带微笑推开了门,身后是一名仆从,手中托着晚餐。

 

“少爷吩咐的。”秘书简单地解释,看着晚餐被放在一旁的矮几上。布置完毕后,他向楚子航伸出手,“你好,我叫帕西·加图索,服务于加图索家族,目前是代理家主弗罗斯特的秘书。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跟我说。”

 

向导沉默地看着眼前的秘书。终于,他握了握帕西伸过来的手。

 

“你是……”楚子航皱眉——

 

“一名向导。”帕西自然地接过楚子航未说完的话,并补充道:“等级A。”

 

楚子航点头:“很适合你。”亲切而敏锐,这是帕西给他的感觉。

 

“我也这么认为。”帕西微笑。

 

楚子航注意到对方一只眼睛的颜色比另一只要浅一些。

 

“天生的。”帕西解释道。

 

“抱歉。”楚子航说。

 

“不用道歉。”帕西笑笑,“所有人第一次见到我时都会注意到这点。长途跋涉,你一定也很累了;如果想换房间,让恺撒少爷吩咐我们就行。”话毕,秘书微微躬身,“不打扰了,晚安。”便徐徐退出了房间。

 

***

 

恺撒花费了整整两个小时应付完了和弗罗斯特的晚饭。回到房间后,他快速冲进淋浴间,洗去了身上呛人的劣质卷烟味,换上浴袍,走出了浴室。

 

楚子航还没睡。他家的那个狗腿子秘书果然把客房的一整鹅绒被和生活用品都搬来了卧室。

 

“昂热吩咐的资料我已经交给代理家主了。你要的东西我也已经传达,原件不可能给你,但影印件问题不大,顺利的话明天就能拿到。”恺撒向楚子航确认道。比他预想的更为顺利,弗罗斯特并没有拒绝他的要求。

 

楚子航点头,问:“可以借用一下电话吗?”

 

恺撒冲书桌上的电话歪了歪脑袋。居然还是老式的拨盘电话。

 

楚子航拿起听筒,依次拨号,号码盘旋转又退回,齿轮的咬合和摩擦声沙沙地回响在房间里。

 

电话通了,依旧是那个机械的女声:“请输入专员编号。”

 

向导的手指将金属圈旋转六次。“专员身份确认。请输入任务编号。”

 

楚子航再次拨动转盘。盐湖城,当昂热将这个任务交给他时,系统就已经自动分配了任务编号。任务本身毫无难度,但途中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超出了他的一切预期。

 

电话那端是长久的沉默。许久之后,“任务进度确认。任务已完成。等待队列中任务数量,零。依照管理员设定,学院系统及全部资料即刻进行删除。”没等楚子航反应过来,通话已经被另一端挂断,只剩下一片忙音。

 

“你们学院的删除程序设计地还挺别致。”恺撒评价,他走近墙边的橡木酒柜,挨个看过酒瓶上的标签,抽出一瓶红酒,“恭喜你,毕业了。庆祝一下?”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庆祝。”楚子航冷淡地说。

 

恺撒笑笑,兀自打开了红酒。酒瓶倾倒,深红色的液体流入两支透明的高脚酒杯,馥郁的果香味在房间中弥漫开。

 

“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恺撒问。

 

这是一个好问题。学院的事情已经画上了彻底的句号,楚子航的专员身份不再;恺撒对任务的“协助”也理所当然地结束了。按照楚子航最初的想法,明天一拿到海姆达尔计划阿拉斯加部分的细则,他和恺撒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如果没有昨天的意外。

 

距离昨晚已经过去了几近24小时。但楚子航还没能彻底消化这一事实——他差点就和一个哨兵形成了结合。独自晚餐时他总算冷静下来剖析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心态,跟鸵鸟没什么两样;另一方面,恺撒也完全没提这件事。之前的任务里两个人没见有多少默契,现在装起死来倒是一等一的配合。

 

楚子航低低吸了口气,开口说:“远期的计划,我需要明天看到资料后才能确定;近期,我需要换个房间。”

 

恺撒耸肩,“远期的计划我无从置喙;近期,我的观点,在加图索家的地盘上时,你最好不要脱离我的视线。”

 

“什么意思?”楚子航皱眉。

 

“我建议你今晚留在这个房间里。反正我的床也够大,躺两个人绰绰有余。”恺撒理直气壮。

 

“你没有任何立场——”楚子航开始烦躁起来,并意识到刻意回避只会愈发夹缠不清;与其这样,不如摊开说清楚。“是昨天的意外让你认为你可以这样要求我吗?”

 

向导的双眉蹙起。恺撒从未看过楚子航如此直接地将反对写在了脸上,“不。”他很清楚向导在纠结什么,“完全无关。何况你自己也说了,那是一个意外。”恺撒顿了顿,端起一旁的酒杯,“我只是不信任并厌恶家族的一切安排而已。”

 

楚子航无语地看着对方,他算是明白了,“但这不是你利用我对家族示威的理由。”

 

“……我母亲去世后,我再也没有相信过任何姓加图索的人。”恺撒说。

 

从学院的资料里他已经非常了解加图索家继承人的背景,但这仍然是楚子航第一次听到恺撒提及母亲。他怔了怔,“抱歉。”

 

恺撒冰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他。

 

楚子航犹豫了一瞬,继续道:“但任务结束,我和你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和家族之间的纠葛也与我无关;无论你的理由是什么,我都没有兴趣参与到你恶心家族的计划里。”

 

恺撒笑了,缓缓摇头,“不,事实是你一直都在。从最初你借给我那张一美元开始。”

 

轮到楚子航沉默。

 

“不过你说得没错,明天拿到你想要的东西后,你和我就没有任何关系了。这点我们都没有异议。”恺撒话锋一转,“你背上的伤怎样了?”

 

“好一些了。”楚子航回答。干燥的绷带贴合着后背的皮肤,是恺撒帮他换的。疼痛比之前轻了一些。

 

恺撒点头,“我让帕西整理了芝加哥哨兵向导联络点的情况,明天答复我。”

 

“不用麻烦了。”楚子航摇头。

 

恺撒叹气,举杯饮下深红色的酒液。“我先睡了。晚安。”说完,哨兵放下酒杯,撩开四柱床深色的帷幔,躺进了柔软的鹅绒被里。

 

静默持续了很久,久到几乎要放弃。终于,恺撒在睡意降落中听到了帘幔的窸窣声,有轻微的凹陷从床的另一侧传来。盘桓在心中的某种期待终于落下,包裹着他缓缓沉入睡眠。

 

***

 

“少爷还是对我们戒心很重。”时至深夜,代理家主弗罗斯特仍在工作,秘书帕西站在他身后。

 

“自从他母亲去世后,他就一直对家族不满。”弗罗斯特的语气习以为常,他打开手中的最后一份文件开始浏览,“还有那个向导。你怎么看?”

 

这个问题模糊而刁钻,但由代理家主的口中问出来,意思再明显不过。帕西心思一转,还是挑了最不重要的一条:“我很仔细地观察了他……他等级绝不仅仅是D。”

 

“嗯,不止D。”弗罗斯特在文件的末尾签下名字,“你倒是挺会避重就轻。”

 

帕西心中叹了口气,知道这种所有人都不愿意提及的问题最终还是要他来开口,“家族对少爷的结合有什么看法吗?”

 

“没什么看法。”弗罗斯特的答案有些出乎帕西的预料。

 

“恺撒对他母亲的死仍未释怀。他还需要时间,回来承担他应负的责任。庞贝是他的亲生父亲,也说过让我们不要过多干涉。他现阶段的行为,置气的因素更多一些。但迟早都会明白家族是爱他的。”弗罗斯特合上文件。“家族并不认为恺撒会贸然和这样一个向导结合,也暂时未将这个向导视作威胁。总的来说,家族并没有那么被动。”

 

帕西点头,提醒道:“我还是建议注意一下这位向导。”

 

“这点你看着办。对了,恺撒要求的那份资料,你找到了吗?”弗罗斯特问。

 

“已经找到了。一周前刚送抵加图索家。”

 

“原件必须保留在加图索家。把复印件准备好,送到我这里。虽然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东西,但也能借此和他谈一谈。”

 

“我明白了。”

 

***

 

楚子航陷在长长的梦里。

 

他走在一片彻底的黑暗中,四周无光,伸手不见五指,耳中无声,除了他自己的脚步声。但很奇怪,他能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他向前。尽管无形,但确确实实存在。

 

时间像是停滞了,前一秒和后一秒并没有任何的区别,他只是不停地向前走,那股无形的力量坚定地牵引着他向前。

 

不知过了多久,远方突然透出一丝的光亮,伴随着轻微的、模糊的声音。

 

但楚子航认出来了。

 

是海的声音。

 

他不知为何开始焦急起来,脚步加快。光亮和声音随着他的前进渐渐地明亮起来。他听到了海浪的声音,有风吹拂在他的脸上,带着清凉的水汽。

 

那片海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前。一弯新月照耀着海面,泛起细碎的、零星的波光。

 

很奇怪的感觉,他知道他认识这片海。

 

他没有犹豫,越过滩涂,踩进了冰冷的海水中。白色的浪花包裹住他的脚踝,然后是小腿。他没有丝毫犹豫,一步一步向前,直到整个人没入漆黑的海水中。

 

进入水中的瞬间,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下来。他清楚这只是一个梦。但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急切。梦?是他的梦?亦或是,别人的梦?

 

水中缓缓亮起金色的光芒。耳边忽然传来盛大的弥撒声。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哥特式教堂的入口,整个教堂空无一人,格外空旷。教堂的另一端是一座祭坛,紫罗兰色的帷幕从穹顶垂落,烛光冉冉,映红了周围一捧捧白色的玫瑰。祭坛的下方是成片的银色蜡烛,像是一片银色的荆棘丛。荆棘丛的中央,是一具精美的六角形棺木。

 

所以……这是一场葬礼……

 

悼亡的安魂乐回荡在巨大的空间中,楚子航忽然发现自己并不是这座教堂中唯一的人。祭坛中央的六角形棺木上趴着一个男孩,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全黑的西装,一头金子般耀眼的头发。

 

男孩很安静,只是静静凝望着棺木。他站在荆棘般的烛光中间,金色的光影在他的身上摇曳。

 

楚子航感觉有刻骨的悲伤从男孩的身上流淌出来,流进自己的心里。真奇怪啊……他明明看不见男孩的脸。

 

似乎过了很久,男孩离开了棺木,走向教堂的深处。那里摆放着什么东西,被黑色的防雨布遮住了。安魂乐缓缓推进到第二节,《震怒之日》,雷霆般磅礴的高歌在教堂中回荡。男孩走得很慢,随着高亢而浑厚的歌声,每一步都踩在巨大的愤怒上。黑色的防雨布被猛地扯开。是一辆哈雷摩托,只有一般摩托的三分之二的大小,黑色亚光漆的车身和改装的银色四排管反射着金色的烛光。

 

男孩跨上了摩托,提起了脚边方形的铁皮桶。引擎声响起,混合着雄浑的安魂曲,以及男孩身上流泻的悲伤和愤怒。摩托缓缓地驶向祭坛,桶中的液体被泼洒在棺木上。

 

空气中飘散出刺鼻的煤油味。

 

楚子航突然意识到男孩要做什么。

 

他看着男孩拿出一只银色的打火机,一小簇金色的焰光在男孩的指尖倏然亮起,坠落在那具六角形的棺木上。同一刻,安魂曲行进到最为磅礴的片段,火焰随着浑厚的低音骤然腾起。

 

巨大的紫色帷幕从穹顶跌落,如深色的浪翻涌,短暂地压下了焰光,然后被更灿烂的火光吞噬。

 

男孩骑在他的摩托上,像是君王驾驭着战马;他在火光中缓缓抬起头,口型开合——

 

“妈妈。”

 

楚子航听到了男孩的低语,也第一次看到了他的眼睛。

 

大海一般的蓝色。

 

眼前的景象突然爆出蛛网般的裂纹,由中央到四周,布满整个空间。梦境破碎的刹那,他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翻。

 

一双有力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他被迫睁开双眼;深色的垂幕前,是一双一模一样的蓝色眼睛。

 

>>>

 

* 江南老贼连载版白纸黑字写的古尔薇格的葬礼到了单行本特么给我删了。部分内容有捏连载版原文。 

>>>

 

叨叨:

明天六一目测老贼要搞大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把800米长的昆尼古尔正在前面等着。赶紧先把这章扔出来,扔完我就去批量生产“江南你可做个人吧”的表情包了。

以及请个假。下两周oncall & 存稿快扔完了 & 后续一直在卡文,六月份大概只能更个一章……

有虫的话小天使们帮忙捉一下~

最后提前祝师兄生日快乐~

评论(13)
热度(273)
2018-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