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中。……

[恺楚]二十字微小说

天雷瞩目。阅前需谨慎。


勇士若你执意要看……那就往下拉吧。


01 Adventure(冒险)
恺撒站在街上,发现自己出门时忘了带钱包。


02 Angst(焦虑)
楚子航在床头柜上看到了恺撒的钱包。


03 Crackfic(片段)
“楚子航的一切都跟我有关系!”
——上!原!著!


04 Crime(背德)
晚8点,卡塞尔论坛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
“请问学生会和狮心会的会长私人感情过于亲密是否有违社团基本竞争规则?”
3分钟后,发帖者再次刷新页面,发现此贴已经被无声无息地删除了……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腿子航...

 

[龙族]《黑月之潮·中》无良编剧讨伐大会

导 演(打开中卷,环顾四周):大热天的,大家辛苦了,千里迢迢来开这个会。大家对编剧写的中卷有什么看法,都可以提出来。
路明非(左右四顾):师兄,这次来的人可真多啊……
楚子航(点头):嗯。
(会议室里塞着卡塞尔三人组昂热校长庞贝源稚生绘梨衣夜叉乌鸦矢吹樱橘正宗赫尔佐格上杉越麻生真顺带还有一堆不良混混猛鬼众)
路明非:以及为什么会是中卷?我以为会是下卷……
楚子航:编剧有自己的想法吧。
路明非:我觉得他只是习惯性字数爆棚=L=(开始翻中卷)啧啧啧,给老大加了这么多戏份,还那么多打戏。
恺 撒(叼着雪茄):怎么?有意见?
路明非:老大饶命,老大不敢!
恺 撒(把书翻得哗哗响):很好,这集我的戏份很多嘛,又是枪林弹雨...

 

[龙族]《黑月之潮·上》无良编剧讨伐大会

导 演(合上单行本):大家对于正式剧本有什么要说的么?
楚子航: ……(无所谓)
路明非: ……(不知道该怎么说)
恺 撒:导演,这个正式剧本和之前的预稿相差太多了。你们确定这是同一部戏?我是看了之前那版才决定参演的。结果现在的正式版是什么东西?小心我告你们欺诈!
路明非(小声地):师兄你怎么想?
楚子航(面瘫):无所谓。
恺 撒:少了我戏份我可以忍!少了我戏份非要把戏份加给源稚生我也没意见。男人之间的友谊呗,何况反派设太窝囊打起来也没劲。但多出来的那堆莫名其妙的小喽啰算怎么回事?
樱井明:你他妈说谁是莫名其妙的小喽啰?
乌 鸦:你他妈说谁是莫名其妙的小喽啰?
夜 叉:你他妈说谁是莫名其妙的...

 

[恺楚]一帐灯

  西伯利亚北部的荒原,亚马尔半岛。遍及千里的冻土苔原。
  楚子航伏在坚硬的土层上,一个人。北风吹过,干冷细碎的雪尘扬起一片灰白的幕;细密的草根随风起伏,像枯黄的微卷的浪,绵延至看不见的远处。
  北极圈内的季节只分冬夏。这里虽然冷,却隶属荒漠气候带,全年的降水量只有200毫米。冬季时冷锋带来的细微的降雪,便是所有生物一年的水源。
  楚子航单枪匹马来到这里是为了一个任务。有迹象表明有与龙族相关的重要样本落入了这群不明身份的走私分子手里。他的任务就是取回样本。为此,总部在行动之前为他制定了详尽周密的计划。
  已是夏季,自严寒的冬季间落下的雪开始融化,地上一层浅浅的白。但冻土中积累千年的寒气依旧透过...

 

[恺楚]Nella Concerto(协奏曲) 番外+FT

Bonus(番外)
  宴会即将结束。长桌上的食物和酒水只余零星,客人们的脸上不复开宴时的兴奋,露出微微的疲色。
  楚子航靠墙站着,一身考究的黑色礼服,衬衫领浆洗地笔直,打着领结。手腕处的袖扣泛着光亮,银色的托上镶着一小块的祖母绿。他还是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于是一整晚只是在一旁站着,冷眼观察宴厅里往来的宾客。
  相比之下,恺撒则如鱼得水多了。从宴会的开始,加图索家的下任家主就马不停蹄地忙着与各色人士交谈。这是一次混血种的聚会,有势力的混血种们约定一年中的某个时间,用度假或者其它的娱乐方式,交流感情以及商谈合作。表面上看这只是例行的年度碰面,但这种集会,从来都是伴随着大量的信息交换。明面上是联络感...

 

[恺楚]Nella Concerto(协奏曲) Chapter 17~24

Chapter 17
  “挑高十米的穹顶,朝东是落地玻璃,附带亲水露台和20×15米的浅喷泉池;西面是仿老上海的石库门门楣。最重要的是位置好!北接外滩;东面隔着一条马路就是黄浦江,能看到江上穿梭的船只和昼夜华灯不灭的高楼。老码头!小资们最喜欢的怀旧款!怎么样?”薯片妞苏恩曦站在四层楼高的中庭穹顶下,一边指挥楼上的工人调试灯光,一边向酒德麻衣嚷嚷。
  “你说那么多究竟想干嘛?”酒德麻衣远远靠在吧台边,双手抱胸,冷着脸。
  “证明我买下这家餐厅是多么正确。”苏恩曦一掌击在身旁的餐桌上,黄梨木的。听声音就知道这一巴掌下去该有多疼。
  酒德麻衣扶额,“你不是一向只做上亿的交易的么?不是只投资潜力行业的...

 

[恺楚]Nella Concerto(协奏曲) Chapter 9~16

Chapter 9
  上午的阳光透过玻璃幕墙前厚实的窗帘渗进来,房间里溢满昏暗温暖的色彩。恺撒从宿醉中醒来,满脑昏沉,耳中嗡嗡直响。昨天楚子航甩了另一片隐性眼镜直接认输睡觉后,他和路明非没玩多久也撑不住了,身子一歪倒了下去。于是早上醒来时,房间里就是这么一副香艳的景象:三个只穿了内裤的裸男横七竖八地躺在一起,扑克牌撒了半张床,空酒瓶四处散落,而被子皱成一团,一半拖在了地板上。床尾,路明非把恺撒的大腿当成了枕头,双手死死环住,口水邋遢。而左边的楚子航则是规矩地平躺,双手落在身旁,双眼紧闭。一缕阳光透过窗帘间的缝隙降落在他脸上,在鼻峰上轻缓地跳跃,留下柔和的阴影;沿着挺拔的鼻梁向上,灿烂的晨光晕得...

 

[恺楚]Nella Concerto(协奏曲) Chapter 1~8

Nella Concerto

【标题说明】
  Nella,意大利文,相当于英文in;
Concerto,协奏曲,意大利文德文英文都是这个拼写。源自拉丁文collcertaye,原意是在一起比赛,后演变为两种因素既竞争又协作的意思。十七世纪后半期起,指一件或几件独奏乐器与管弦乐队竞奏的器乐套曲。

【二设提醒】
  为了更加欢畅无忧地搅基,作者表示:本文中恺撒·加图索和诺诺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同理,楚子航也不认识夏弥……


Chapter 1
  夜。上海。
  楚子航站在环球金融中心97层开放式顶棚的边缘,安静地俯瞰。
  已是午夜,这个白日里喧闹的城市此时唯剩沉寂。东方明珠和金茂大厦内的灯光静静亮着,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