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被屏了想看的话直接私信我就行😂😂😂。耐心细心服务到家。

[壶234]海獭立方

《海獭立方》


最爱看的“4带2玩,3在旁边一言难尽(怒瞪4),4莫名其妙,2浑然不觉”的△场合,每次看到这3人的动图我都能笑塌大楼。随便写写,有关猫的知识都是瞎写的,一条也别信。不打cp tag了,随缘嗑吧……


***


红眼航班着陆,夏之光切出飞行模式。信号爬上满格,微信图标右上角的数字瞬间飙上99+。


他战战兢兢地点开绿色图标——以往的经验,大概没什么好事。


最上面的是两个长角的小恶魔,未读显示104条。夏之光瞬间松了口气——应该不是工作上的问题。否则先爆的肯定是工作群和经纪人。


他点开何洛洛的消息(已经飙到116条了)。


——“光光?”


——“这个是什么药啊你知道吗?”


——“医生说需要打点滴。需要吗?”


——“肠胃炎一般要多久才能好啊?”


(图片一张,画面正中一团白绒)


(图片又一张,一长串的打印报告)


——“我觉得它好难受啊怎么办?”


——“光光你有空回一下我消息?”


……


他快速划上去又划下来——是洛洛的臭臭,半夜突然发了急症,已经送到医院了。


夏之光直接拨了语音通话,“喂,洛洛?哦哦哦就是那个宠物医院对吗?好的我知道了,我刚下飞机,嗯没事的……我现在过来。”


***


凌晨的北京,交通顺畅地简直不像首都。保姆车20分钟就瞬移到了宠物医院门口。


“哥,姐,你们赶紧先回家吧。今天辛苦了。”夏之光对车上的助理和司机说,“这个是私事啦真的不用跟;我陪洛洛看完病就回去了。这里走回去也就10分钟。”


“有事记得发微信,”助理嘱咐,“还有明天需要车的话跟我们说就行。”


“明天我和嘉嘉还有磊哥自己打个车过去就行,哪用那么麻烦。”夏之光转身冲他们挥挥手。


一进医院就看见小朋友坐在等候区,脑袋上扣了顶渔夫帽,口罩拉到下巴,塌着刘海,像一朵被雨打过的小蘑菇。


夏之光跑过去问:“怎么样了?”


何洛洛听到声音抬头:“医生给打了镇定,在挂水。”说完微微侧过身,让出一旁的座位。


“你的助理呢?”


“五分钟前刚回去。我说你要过来了就让她先回去了。”


夏之光拍了拍他的肩膀坐下,从洛洛手里抽出乱糟糟的报告单和病例,借着惨兮兮的白光开始读。


“布偶猫就是会肠胃不好啦……”夏之光一边看一边安慰,“油条刚接回来的时候也有过,以后小心一些就行了。我那里还有点托人带的布偶专用的益生菌,你拿一点走。”


洛洛蔫蔫地点头,一双眼睛隔着玻璃盯着里面的诊室发呆。


等挂完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医生把猫箱从诊室里拎出来,洛洛忙不迭地接过。布偶猫已经睡着了,呼吸起伏。洛洛探出手从半开的笼门里伸进去,摸了摸臭臭的毛爪子。


两个人出门的时候万籁俱寂,深秋的夜里风又大又疾。


“你回家吗?我帮你打车?或者叫助理过来接一下?”夏之光伸手去摸手机。


“太晚了还是不麻烦了。现在还能打到车吗?”洛洛问。


夏之光抠着手机开始排队。


五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接单。两个人站在宠物医院的门口往外看,一个抱着猫箱,一个握着手机,面面相觑,难以置信。


夏之光:“……要不你去我家将就一晚吧。”


***


夏光现在住的地方离医院倒是不远。走路十分钟。三喵一鸟实在难伺候,加上接的戏被导演要求一直驻扎在剧组附近随叫随到,干脆就租了个半年的小公寓,搬了一半的家当和从小养到大的宠物过来。


一进门就看见圆乎乎的油条穿过门厅,围在两个人脚边打转,喵喵直叫。


夏光撸了两把,用脚推开堆在门口的鞋,手忙脚乱地给洛洛翻拖鞋。


“有点乱……”夏之光不好意思地说。


“你把这个叫有点???”洛洛弯腰换鞋,笑得要摔到地上去。


“哎哎哎,”夏之光岔开话题,接过洛洛换下的鞋放在鞋架上。“卧室在这里,你把臭臭放在卧室里吧,它醒了方便照顾。浴室在那边。我给你找换洗的衣服,你穿我的睡衣没问题吧?”


“好啊。”洛洛拎着包往里走,客厅沿墙放了一排的猫厕所猫食盆猫抓板,把装着布偶的猫箱放到卧室的猫爬架上。


“你好啊坨妹,你好啊九九。”还要跟睡着的原住民打招呼,挨个挠下巴,“我家臭臭借住一晚上,要好好相处哦。”


***


夏之光在客厅里翻箱倒柜。


“光光!我可以用你的洗发水吗?”洛洛的声音隔着浴室门闷闷的。


“没事你用。”夏之光冲着浴室的方向喊。


过了一会儿。


“光光,我可以用你的身体乳吗?”


“没事你随便用。洗手池下面有新牙刷。”夏之光继续喊。


等洛洛收拾完后夏之光进了卧室,把一个纸盒递给洛洛,“朋友以前带给我的布偶专用的益生菌,每天一小包,拌在猫饭里就行。”


“谢谢谢谢。”何洛洛点点头,指着夏之光的床问:“那我睡这一侧?”


“行啊,”夏之光突然开始笑,“就是我家没有粉红豹让你牵着手睡。”


洛洛一脑袋栽进枕头里,“嗐……别cue了别cue了。”


“哪有,很可爱好吧。”夏之光被他笑死,俯身薅起脚边的油条放到床上,“要不油条借给你吧,握它的手睡觉不收钱。”


***


等夏之光躺到床上已经凌晨4点了,过了点压根睡不着,两眼一睁开始失眠。


“今天麻烦你了光光。”结果旁边的何洛洛也还醒着。


这床上唯一睡得开心的也就趴两个人枕头中间的油条了。


“没事没事没事,”夏之光手指伸进布偶的长绒毛里,“猫的任何问题你找我就行。我应该是你认识的人里最专业的了。”


摸了半天猫还是没睡着。


“你为什么一定要牵着手睡觉啊?”夏之光忍不住开始嘴碎。


“没为什么啊,”何洛洛表示事情就是这样,“什么为什么?”


夏之光在床上翻了个身,“我突然想到一种动物。”


“?”


“你知道海獭吗?就是那种总揉脸的、萌萌的海獭。”


“为什么?我们没人揉脸吧?”洛洛也翻过身,眼睛亮晶晶。


“不不不跟揉脸没关系。海獭睡觉的时候会手拉手,”夏之光继续科普,“你这样拉着手睡觉很像海獭。”


“所以是拉……旁边的海獭的手?”


“对啊,海獭又没有粉红豹。”夏之光快笑死了。


“为什么?”洛洛开始发动个人技能。


“因为它们睡觉的时候是漂在海面上的,不拉着的话会被海浪冲散。”


“噢……”何洛洛恍然大悟,“那为什么不在陆地上睡觉,一定要漂在水面上?”


“……大概海面上比较舒服,睡水床的感觉。”夏之光艰难猜测。


“你睡过水床吗?”洛洛问。


“没。”这话题已经偏得十万八千里了。


“所以也不一定水床就比正常的床舒服,”徐一宁同学表明观点。


“是是是,快睡吧快睡吧。”夏之光赶紧打住。


何洛洛表示满意,拍了拍枕头,“晚安。”突然越过油条捏了捏夏之光的手,“晚安,海獭先生夏之光。”


***


夏之光中午时是被微信语言的提示声叫醒的。


之前大早上时洛洛的臭臭就醒了,他中途爬起来给喂了点水,开了个猫罐头,没敢全喂,挖了一小勺拌了点益生菌倒在碗里,看着吃完了才又去睡。臭臭看着精神还可以,夏之光就没把它放回猫箱里。


他看了眼微信,接起来回了句“来了来了”,下床,光着脚去开门。


门外站着焉栩嘉,口罩遮住半张脸,刚洗完头,刘海又直又顺,垂下来盖在眼睛上。


“你怎么起得比我还晚。”焉嘉进门低头换鞋。


然后盯着门口的一双驴蹄鞋看了半天,“这不是你的鞋吧?”


没等夏之光回答,臭臭走到玄关口,开始蹭夏光和焉嘉的脚。


“徐一宁的猫怎么在你这?”焉嘉震惊了。


“生病了,半夜刚从医院里接回来。”夏光没在意,打着哈欠往里走,“磊哥呢?他自己直接过去还是我们先去找他?”


“徐一宁的鞋也在你这?”


“还睡着呢。嘘,小点声别吵醒了洛洛。”


焉嘉一脸自闭地抹了把刘海,摸到了旁边的沙发,缓缓坐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划了半天屏,最后决定……开一局游戏。


夏光想起来还有问题没问完,“磊哥?”


“我在群里问过赵磊了,他还没回。”焉嘉低着头,语气平淡,垂着头思考要ban掉对方哪个技能。


“那你吃早饭了吗?”夏光问。


“我不用。”焉嘉表示。


夏光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


夏光早上的标准流程是刷牙洗脸然后喂鸟喂猫最后喂自己。今天的猫多了一只(其中一只还是病号),人多了两个,局面比以往复杂出三百个等级。


坨妹九九油条吃饱了开始满屋跑,黏黏在鸟架上跳来跳去,臭臭躲在角落里休息;洛洛在睡觉,焉嘉……哦焉嘉在沙发上生闷气。


夏光才懒得去分析焉嘉生的哪门子气,他又不是善解人意的磊哥;他翻出医生给臭臭开的药和用法,仔细看完说明,发现一个人搞不定。


“嘉哥?”他抬头喊焉嘉。


“?”焉嘉从游戏里抬头。


“帮个忙,给猫喂药。”


焉嘉低头,比了个ok的手势,“等我打完这局。”


***


等了五分钟才等到焉嘉这局输掉。


两个人蹲在茶几旁边。“你来把它的后脖颈捏住。”夏光耐心地跟他说,提着臭臭交到焉嘉手里。“它等会可能会动,小心一点。”夏光戴着眼镜,垂着眼没贴双眼皮,头发染回了垂顺的黑色,倒有点像焉嘉刚认识时候的样子。


“洛洛还睡着,我们这样动他的猫不好吧?”焉嘉问。


“一会儿就过了用药时间了。”夏光抬了抬下巴,让焉嘉看处方。“等洛洛醒了我跟他说吧。”


“行。”


达成一致。夏光左手捏开布偶猫的下颚,没等猫甚至焉嘉反应过来,右手食指托着药片快速递进猫的喉咙口,左手配合着一把捏合。


“吓——”焉嘉没见过这种场面,吓了一跳,布偶在手里狂挣,差点就抓不住。


“稳住稳住。”夏光帮着稳住焉嘉的手背。


等看着猫似乎把药咽下去了,两个人松了口气。焉嘉放开手,臭臭立马溜得没影了。


夏光站起身,一脸懊丧,“完蛋了,这只猫大概要记恨我了……”他捋了把刘海,“算了,记恨我总比记恨洛洛好一点。”


焉嘉抬头看了他一眼。


“什么病?搞这么吓人。”焉嘉问。


“肠胃炎。”


“油条也有过吧。布偶是不是都容易得这个。”焉嘉想起来了,站起身,开始狂拍裤子上的猫毛。


“对啊。那次也是折腾了好久。阿粤和磊哥帮的忙,你和子凡在旁边看着。”夏光收拾完了,往厨房去了。


那时候可没那么利索,几个人一只猫搏斗了大半夜才把药喂完。


焉嘉默默吐槽,拉开抽屉拆了个新的粘纸滚轴,一边后悔穿了条黑裤子,一边沿着大腿狂刷。


***


说话的时候卧室门开了,洛洛探头出来,身上套着件明显偏大的睡衣,“哇嘉嘉你也在?来找光光玩?”


焉嘉举着满是猫毛的粘纸滚轴,扫了眼何洛洛,吸了吸鼻子,开始皱眉。


“夏之光你怎么还在用那么难闻的身体乳。” 焉嘉一脸嫌弃。


“关你啥事——”夏光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洛洛开始使劲闻,“我觉得还好吧?”


“你用的那个味道比他的强多了。”焉嘉说。


何洛洛摇摇头表示不懂,果断放弃。


***


等何洛洛刷完牙洗了脸出来也坐到餐桌边上,局面很难讲是更好还是更糟糕了。


不过至少两个人对洛洛态度都挺好。


焉嘉的大长手搭在一旁的空椅子上,冲何洛洛抬了抬下巴,意思是喊他过去坐。


夏光坐在对面刷手机,看见洛洛来了,把烤过的吐司推了过去,“凑合吃吧。”


“是挺凑合。”焉嘉戳了戳自己那份。“不用”是假不用,反正夏光怎么都会给他也来一份。“不好吃的话我俩就出去吃。”焉嘉的长手圈住洛洛的肩膀。


洛洛咬了口吐司,转头看焉嘉,“挺好的啊。”


“听见没有!听见没有!”夏光激动划重点。


“就是烤面包机定个时而已。”焉嘉表示很简单的事不要炫耀。


夏之光懒得跟他争,把一个小方块推到洛洛面前,“最后一小盒黄油给小朋友。”


“不不。”洛洛摆摆手,“给嘉嘉吧。”


“他不是小朋友,不用给他。”夏光说。


“不是……这团里究竟谁最小?”焉嘉看不懂了。


夏光装作一脸震惊,“你不是嘉哥吗?”


“……你行……”焉嘉低头咬了口吐司,举起大拇指表示respect。


洛洛转过脸去疯狂憋笑。


最后黄油还是焉嘉抹面包上吃了。


***


把臭臭塞回猫箱花了三个人快20分钟。


夏光被焉嘉勒令坐在餐桌上别挡路,因为追了5分钟后三个人发现猫逃夏光逃得最快,现在已经钻到沙发底下不出来了。


“亏我还陪它玩了这么久,之前喂完药就该把它塞回去。”夏光坐在桌面上,垂着两条长腿后悔。


“手段那么粗暴,不记恨你才怪。”焉嘉说。他和洛洛两个人趴在地上,一左一右往沙发底下看,手里的逗猫棒死命地晃。


无法,最后焉嘉只好把沙发掀了。布偶逃无可逃,被逼到墙角兜头抓住。


“谢谢光光,谢谢嘉嘉。”洛洛拎着猫箱去门口换鞋。焉嘉和夏光到了出门的时间,他也得回家了。


“口罩口罩。”焉嘉跟在后面提醒。


“我的口罩……”洛洛只剩单手在全身的口袋里一通狂摸。


夏光在客厅里把沙发复位,听见玄关的动静刚想说“我给你拿个新的吧”,转头就看见焉嘉熟门熟路地从鞋柜抽屉里翻出新口罩,垂着头两只手给洛洛戴上。


他低头去摸手机,发现赵磊已经来了消息:“我录完音了。你们过来接我吧一起过去。”


***


出租车来了,夏光头也不回地上了副驾驶,回头嘱咐洛洛拿着箱子小心,方向要朝前否则猫可能会晕车。


焉嘉进了后座,从洛洛手里接过猫箱,按着夏光的指示放在座位中间,安顿好了,又听见夏光跟司机一通规划路线,“嗯对,先送后座的去这里,然后是这里……是,还要再接个人,最后我们三个一起到这里下。”


路上三个人各自刷手机。焉嘉把手机放在膝盖上看视频,一边隔着笼子逗猫。


“你和光光还有磊哥去干嘛啊?”何洛洛还是免不了好奇。


“那个……以前的朋友,生日聚会。”焉嘉解释地语焉不详。


“哦……懂了懂了。”洛洛笑得一脸狡黠,“传统团建活动。”


“光光再见,嘉嘉再见。玩得开心。”十五分钟后洛洛到了,焉嘉帮他把箱子递出去,朝着车窗外挥挥手。


***


再绕路去接赵磊。


“哇你们可真慢。”赵磊上车的时候带进来一股寒风。焉嘉往一旁让了让,让赵磊把琴塞了进来。


“先送了洛洛。”夏光在前面解释。


“洛洛怎么了?”赵磊随口八卦。


“是臭臭生病了,帮忙照顾了一晚上。”夏光说。


焉嘉看累了视频,放下手机,双手揉了揉眼睛。


“合理。”赵磊点点头,看到焉嘉的动作就笑了,“嘉哥你这样好像揉脸的海獭。”


“揉脸的什么?”焉嘉抬起脸,刘海盖眼,一脸懵逼。


“海獭啊,”赵磊补充道:“之前光光跟我说的。”


“海獭揉脸是因为眼睛太冷了,”夏之光忍不住杠上来,“不是为了卖萌。”


“我哪里有卖萌。”焉嘉纠正。


“但光光觉得你很萌啊。”赵磊笑。


焉嘉转头,盯着前面的夏光看。


夏之光闭嘴了。


***


最后团建合影还是要挨在一块儿照。


- FIN -


 
评论(16)
热度(145)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阿矾 | Powered by LOFTER